我抱起了Joyce,Joyce卻在我胸前輕輕打了兩下。
 
「我不是說過不准了嗎?」她說著一張臉都脹紅了。
 
「這個不准,那個不准,做人還有甚麼意味啊?」我問她,一邊把她放在地上,
 
但見Joyce一張瓜子臉,皮膚白裡透紅,實在美得不可方物。
 
其實似Joyce這般的相貌也好,
 




至少一個標準美女應有的,她都有了。
 
一個女人太漂亮或許不是一件好事,
 
像往時Jane走在我身邊,偷眼瞧她的人很多,
 
可真正敢與她親近的,卻沒有幾個。
 
其實男人都怕女人長得太美麗,
 




尤其像Jane那種美麗得不真實、冷艷得不可褻瀆的女人。
 
這種女人,一夜霧水情緣尚可,
 
可真的當上女友,就會發覺女人長得太美麗其實是一種罪過。
 
未結識時,你會覺她神聖不可高攀,
 
可到交往了,你又怕她被人搶去。
 




整天憂心沖沖自己的另一伴出軌,這種煎熬不好承受,
 
世間上任何的關係都是建基於「信任」二字,
 
沒有信任,甚麼也不是。
 
美麗的女人都是壞的,
 
記得殷素素的遺言?
 
不就是叫只有十歲的無忌要小心女人?
 
對,女人都愛騙人,而且越美麗的女人越會騙人,
 
你帶個越美麗的女人回家敘見長輩,他們越是要不喜歡,




 
從來娶媳只求淑女,不理相貌好醜,
 
智人都是娶醜婦的,諸葛亮就有個黃阿醜。
 
 
 
就是選了個長得平平凡凡,不過不失的女人,
 
想要塗點脂粉,卻也不可過多,
 
從來艷是俗,淡是雅,
 
一個女人心腸如何良善,抹上了濃濃妝容,仿佛就變成了個大淫婦來,
 




朱柏廬寫家訓,說「妻妾切忌艷妝」,我想大概就是想到這一節。
 
這是一個抗拒不同的社會,
 
行事有規範、談吐有規範、打扮也有規範。
 
你可以選擇與別的去生活,你有自由的權利,
 
但你得先承受旁人的冷眼,
 
從來太前衛的人,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怪胎,不管是思考或是打扮。
 
做人不要走得太前,明哲保身才是處世之道,
 
只是我們好像都忘了,




 
那些改變世界的人,其實就是走在最前頭,被人們稱為「瘋子」的那些人。
 
 
 
想得太遠了,
 
酒醉未醒,思想脫了綁,這也不怪得我,
 
還是說回Joyce好了。
 
Joyce當然不醜,
 
而且美得很,只是美得不出眾,
 




但她的平易近人,才是她最吸引之處。
 
與Joyce親近你不會擔心,你不會感覺距離,
 
她就是那麼的單純,那麼的和藹。
 
Joyce從來不乏追求者,只是不知她為何會選到我身上,我都不知道,
 
但有一個對自己痴情的人,想也不是壞事,
 
我苦戀著Jane是如此的難熬,想Joyce苦戀著我也不好受,
 
或許我以後待Joyce好一點,
 
他朝因果循環,Jane也會回到我身邊,
 
或許 ……. 或許 ……
 
Joyce掙了開來,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
 
「獎勵你的,」她笑道,一個梨窩迷人得很。
 
「獎勵我就讓我陪你一起洗澡啦,」我沒她奈何。
 
「James,」Joyce忽然摟著我,依偎在我的懷裡,「我們的日子長著呢,
 
我早當了自己是你的人,待以後結婚才 …… 那 ……. 那個 …… 也不遲啊。」
 
「那我們明天一早就去結婚好啦,」我信口說來,其實也無此意思。
 
「當然不可啦!」Joyce的反應大得嚇人,也是我預料之外,「James啊,
 
一個男人該當要事業有成才可以成家立室,知道麼?
 
我不是不願意跟你熬日子,只是不可以這麼衝動行事啦,
 
做甚麼事也該有個打算,而且要有計劃,
 
你如此意氣,想到就去做,活像個長不大的小孩,這叫我怎麼放心 ……?」
 
Joyce說著兩個眼眶紅紅的,但她今早吃過苦,知道要把眼淚忍住。
 
「你說的總是對的,我不夠你說就是。」我也懶得與她辯。
 
「嗯,」Joyce見我不反駁,又再我臉上親了一下,「獎勵你的。」
 
我心下暗暗好笑,但又隱隱覺得淒涼,
 
以後我要過的日子,難道就是這種向她擺著尾巴,以換一個唇印的日子?
 
「你洗澡吧。」我說。
 
Joyce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浴室,
 
她很有記心的把門鎖鎖上,這一響「撻」的一聲,實在響徹心間。
 
我沒有多想,走到餐桌前,見是一碗熱烘烘的牛肉麵,
 
我拿起筷子,粗粗的吃過,
 
Joyce的廚藝不錯,與Jane在一起就不會有這種生活的小滋味。
 
我把碗筷隨意的留在桌上,然後走回房中,鋪好被褥,
 
我想這夜Joyce怎麼也會睡在我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