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你哋社辯準備成點?」

「好好呀 贏is a must」

「係喎 你哋辯題係咩」

「政府應該增加免費電視牌照數量 正方」

認真,我覺得嘉瑜條題目仲好講過我嗰個。



「輕鬆啦 你係咪做主辯呢? 定係副辯?」

「估錯咗 我咩都唔洗講 負責寫稿就ok」

「總算你有啲自知之明」

「而家我好失禮你咩?」

「唔係失禮我 係失禮成個社」



就係咁,佢嬲咗我。

不過,佢嬲我仲好,我可以專心執稿。

「知秋姐 我搵咗啲關於運動員薪酬嘅資料 你睇下啱唔啱使」

「thx 不過唔好姐姐聲咁叫我 我細過你[laughcry]」

「係喎 慣咗lol」



「不過你都唔好叫我妹妹[laughcry] 好難聽」

「okok」

「你啲料好ok呀 可以擺埋落rebuttal稿到 thankyou」

「搞掂就可以send比 Serena 啦」 

傾完資料嘅問題之後,睇嚟嘉瑜仲嬲緊我,今次耐咗啲,嬲咗半個鐘。

都唔知佢嬲咩?

嗰晚,我同王知秋執好晒啲資料之後,就一次過send晒比 Serena 睇。

「好快手 最鐘意呢啲效率高嘅partner」



「梗係啦 你嘅partner係我喎」

「係咩[smirk]」

「不過都要好嘅主辯」

「把口啷過油 唔驚嘉瑜嬲?」

「屌 咪提喇 佢而家好似真係嬲緊我」

「雖然唔知你哋搞乜嘢 不過氹下佢啦傻佬」

其實 Serena 講嘅嘢都有道理,話晒佢都係我嘅女朋友,唔可以得佢一個付出,我自己都要俾啲嘢佢。



「豬 sorry呀 我講笑架咋」

佢好快就覆咗我。「傻啦,你估我真係嬲咩[laughcry] 唔覆你都驚到咁」

屌!俾人fake咗!

跟住唔知點解,我應承咗佢,買個新嘅公仔畀佢。

「唔該。」我歎息一下,個公仔真係好貴!

「公仔呀公仔,點解你可以貴成咁,我呢個禮拜應該連飯都唔駛食呀。」

於是,我跟住嗰個禮拜,每一日都痴唔同人嘅餐。

「喂,請我食個餐啦申屠,呢排冇錢。」



「冇帶咁多錢出街,麥樂雞6件要唔要?」

「照殺。」

申屠捧著個餐兜,坐係我對面。

「點呀,呢排搞乜冇晒啲錢,過咗大海賭輸錢?」

「屌你啦,唔係。」

「唔係輸錢,咁姐係女人啦。嘉瑜姐咁大洗嘅?」

跟住,我就同佢講咗關於個公仔嘅事。



「嗱,我都有女朋友,我都明你個難處。」

「唔係喎,莉曦似係賢妻嚟個喎,真係有我嗰個咁大洗?」

「你有所不知喇,佢心細,但係食量大。我懷疑佢每日食嘅嘢比我仲要多。萬一要我請佢食嘢,咁到時要黐餐嗰個係我。」

「咁好似嘉瑜好啲喎。」

「不過,呢啲錢係要洗下嘅,自己個老婆仔開心下,你都開心嘅,係咪?」

「我個荷包最唔開心。」

「算啦,呢啲返唔到轉頭架啦,你諗下點樣可以令嘉瑜唔再使你啲錢啦。」

「唯有係咁。」

各位巴打,有冇咩拍拖慳錢大法?

順手like下:https://www.facebook.com/Jenmen-1568099093209378/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