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日夜晚,我終於收到社辯決賽嘅題目,「通識科應該定為選修科」,我哋係反方。

其他人似乎都係同一時間收到條題目,即刻喺whatsapp group到傾。

Serena:「記住我哋係反方 即係通識科應該係必修科」
我;「分工係咪同上次一樣?」
Serena:「玩下新意 見你牙尖嘴利 試下玩副辯 我玩結辯 再搵人玩埋嗰兩個位佢」
我;「頂我上次表現出色 做咩冇得繼續玩結辯」
知秋;「表現出色?上次你驚到爭啲連稿都唔記得 lol」
我;「好囉 fine」



就係咁,我就俾人安排做咗副辯。

一收到題目,我就開始著手寫稿,再寫埋rebuttal。

好攰呀。

每一次我溫書或者寫稿,做到好攰嘅時候,我就好掛住嘉瑜。但係當我諗到佢都係同我做緊同樣嘅嘢,都係一樣捱緊眼瞓嘅時候,我就覺得好心酸。

呢個比賽快啲完啦,好冇?



「豬 你瞓未?」

「未呀」

「未就好喇 同我一齊探討吓條題目」

「你點睇呀hong sir」

「講就唔難嘅 搵料先係最難」



「+1」

「你都覺得唔難 咁真係幾簡單」

「你而家即係質疑我嘅能力姐?」

「唔夠膽」

「到時決賽 我贏is a must」

「咁大口氣」

「到時你咪知」



連嘉瑜都咁有信心,我唔可以放鬆,繼續備戰,如果唔係到時輸咗真係好柒。

呢個時候,有人whatsapp我。係Yvonne。

「知你呢排同Serena瘋狂備戰社辯好辛苦 所以我決定為你同佢特別提供*全科notes*服務 你想要邊科嘅notes 我盡量上堂抄/問人借 就當係幫下你 順便幫自己溫下書 記得社辯要加油!!」

睇到呢段whatsapp,真係好窩心,估唔到會有一個人可以係你最需要嘅時候幫到你手。

我成日覺得,抌低左Yvonne個條友真係戇鳩。不過冇用啦,Yvonne經歷過呢段感情之後,似乎都唔想再搵第二個男仔,你而家返黎搵佢都冇用。

易慌張,我撐你架! 

結果第二日我返學,見到Yvonne好努力咁抄notes。

「喂。」我走埋去。「抄緊邊科?」



「幫緊Serena抄緊bio,啱啱問白文翰借嘅。」

「如果我想要中史notes,你比唔比到我?」

「而家教明朝,easy啦,我幫你梗係冇問題。」

佢突然望住白文翰借比佢份notes,若有所思。「呢個究竟係e定a呀,屌。」

我望一望,笑咗出聲。「Diarrhea呀,e同a都有呀。知唔知點解呀?你平時做開啲嘢囉。」

「姐係咩呀屌。」

「肚屙呀哈哈哈!!!!」



「康洛文我屌你老母!」佢攞住份借返嚟嘅notes追住我嚟打。

唉,白文翰躺著也中槍,份notes就此遭殃。

不過,我都要多謝佢,至少佢間接幫咗我哋,多咗時間準備社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