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家,又有Yvonne姐幫手抄notes,我真係發咗達,日日上堂度稿,份稿一定會係驚天地,泣鬼神咁勁。

寫下寫下,開始覺得我應該可以應付到副辯呢個職位。而且我諗論點同論據駁人個方面都幾出色(人哋話嘅,係咪真係勁我唔知),所以我對自己都有少少信心。

不過比賽呢家嘢,冇話百分之一百會贏嘅,未落到場,會發生咩事都唔知。

「喂,文哥,今晚歐聯曼聯對拜仁,睇唔睇?」陳天元屋企又係村屋,有部大電視,好過睇imax。

「聽講你老豆老母唔喺香港喎,係咪上你屋企先?」



「梗係啦,我搵埋申屠同白文翰架啦。」

「申屠上你屋企搵你個妹姐。」

「屌。」

「咁如果我搵埋嘉瑜去o唔ok架?」

「佢肯去咪得囉。」



我即刻問我前面嘅嘉瑜。​「喂,嘉瑜姐,你去唔去呀?」

「去睇波?ok呀。」

「我又要去!」

「Serena?你都有睇波嘅咩?」

「少少啦,不過最主要係想同你汁下份稿姐。」



「又要搞公事,唉。」我真係命苦,難得搵到嘉瑜一齊睇波,我都要用埋呢啲時間去做公事。

「你唔驚我聽晒你哋份稿咩?」嘉瑜即刻好得戚。

「係喎,Serena,你要睇就唔好帶啲稿上嚟啦。」

「哦,好囉。」

都係嘉瑜醒目。

「喂,咁姐係你哋個個都去啦?我買定啲嘢上嚟,其他你哋自己搞掂佢啦。」

就係咁,5B班最大睇波團上線啦。

我打個電話返屋企。「阿媽,我今晚要上同學屋企做project呀,今晚應該要通宵。」



「咁姐係唔返嚟食飯啦,咁我煮少份啦。」

「好,聽日見。」

老母真係好。

我,嘉瑜,Serena,白文翰,同埋Yvonne(唔知點解最後加入咗)就係學校附近食咗啲嘢,之後成班人喺兆康站都等等,等天元接我哋上去。

點知,天元突然打電話比我。「文哥,我有啲嘢做緊,你識路,你帶佢哋上嚟先啦。」

結果,我搵咗一陣路,先去到佢屋企。

上到去,見到天元係度執緊嘢。



「到啦?而家仲好早,眼瞓嘅入房訓下先,除咗最大個間房唔入得之外,其他隨便入。」

Serena第一個入去訓。「我頂唔順,瞓陣先,開波個陣叫我。」

「咁唔眼瞓嗰啲呢?」

「過嚟啦文哥,我哋等埋申屠過嚟,早場有一場莫斯科對馬體會,直踩兩場。」

「好,challenge accepted。」

過咗冇幾耐,申屠都過埋嚟,再加上嘉瑜捱眼瞓都要同我睇,咁就四個齊腳,等第一場開波。

開波冇幾耐,馬體會已經壓住嚟打。

「屌!哥斯達呢球都唔入?冇人mark喎!」申屠睇到扯晒火。



我氣定神閒咁渣住罐雪碧。​「係呀,應該比你射就會入,你去打馬體會啦。」

「佢哋肯請我,我咪去囉!」

最後,雖然哥斯達入返球,但係後防唔爭氣,失返一球,一比一打和,好彩馬體會一分都夠出線。

「屌七十分鐘打後馬體會條防線真係危到禁爆平安鐘。」申屠仲未回神。

「唔係個俄佬前鋒把握力差,馬體會一分都冇。」

吹吓吹吓,啲女人都開始醒,我哋一早開晒嘢食嘢飲迎接佢哋。

歐聯夜,實在太好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