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武林五大派,臨湘劍門掌門水中天與他的妻子阮采蘋,就以「湘夫人劍」、「湘君劍」名震江湖。可是這兩套劍法一向只傳水家,所以水清瑤身為水家獨女確實是千金之軀。游同塵這回誤打誤撞在破廟救了水清瑤,雖然是萬分驚險,卻是他人生中最幸運的一天。
 
游同塵自然不忘把握機會,與水清瑤一同回衡山,希望能拜入臨湘劍門。
 
「我在這裡敬游少俠一杯!並代本門感謝游少俠救了小女一命。」
 
在衡山芙蓉峰,臨湘劍門逍遙殿上,水中天設宴答謝游同塵的英勇行為。
 
「哈哈,見義勇為乃習武之人應當做的事情,又何足掛齒。」游同塵爽快地笑著回應。
 




同席的矜兒聽了之後不是味兒。事實上她是唯一了解當時情況的人,游同塵一來不是主動請纓和凶臉人對抗;二來亦不是自願為水清瑤犧牲性命。可是有口難言,只能無奈看著游同塵成為了救人英雄。
 
「爹,游少俠願意冒死救我,這才是最難能可貴的。」水清瑤微笑說。
 
「這是因為我一向敬佩臨湘劍門的俠義精神。實不相瞞,我這次來衡州城就是希望能夠拜水掌門為師,鋤強扶弱,為武林出一分力!」看到游少俠一臉正經地說,矜兒又不禁笑了一聲。
 
「爹,我也推薦游少俠加入臨湘劍門。雖然他天分不高,但俠義心腸,這才是習武最重要的一點。」
 
還沒待水中天回答,臨湘劍門的大師兄敖維就插口說:「即使游少俠有俠義之心,但練武最後還是要講能力。以他的等級來說恐怕不太適合吧。」
 




「可是本門的基本武功沒有等級限制,即使是等級1也可以習得。」水清瑤道。
 
「理論上這是沒有錯,但本門武功博大精深,要等級1的人學習也太勉強了。」敖維說:「而且不學武功也是替游少俠著想。江湖凶險,沒有天分的人習武只會危害自身安全。」
 
難聽一點的話就是臨湘劍門的負累,敖維的暗示正是這個意思。
 
「如果大師兄你擔心的話就讓我──」
 
「我有一個建議。」這個時候二師兄松子桑打斷了二人的話,「不如讓我親自指導游弟武功,一個月後再由掌門考核如何?假如掌門滿意的話就可以讓游弟加入臨湘劍門,相反如果一個月後游弟武功沒有進展,就只好認命了。」
 




「這個提議不錯。」掌門水中天說道:「雖然我欣賞游少俠的志氣,但行走江湖最後也是要靠自己。一個月後就由我來測試游少俠是否適合加入本門吧。」
 
雖然還沒有答應,但至少有機會加入門名。游同塵聽了後便說:「沒有問題!我一定會在一個月內努力學習的!」
 
「好,那麼就先拜託松子桑照顧一下游少俠了。」
 
「師父,我明白了。放心交給我吧。」松子桑答應的同時,也對大師兄敖維打眼色。這個時候,游同塵還不察覺自己已經成為了敖維跟松子桑的眼中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