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的芙蓉峰雲霧繚繞,翌日早上,游同塵滿心期待地走到練武場上觀摩臨湘劍門的弟子練武。不愧是武林五大派,練武的場面比起家鄉武館威風得多。
 
最初是套路的演習,練武場上數十名弟子一同操練臨臨湘劍門的入門劍法。游同塵自小就醉心武術,但即使他經常偷看其他武館的訓練,亦未曾看過這樣高明的劍法套路;更莫說是之後的對練套路,簡直是要了游同塵的命,心裡激動得很。
 
難怪大家都說,能夠加入武林五大派就是人生的大贏家。游同塵心想只要他把眼前這套劍法融會貫通就不用再害怕街上流氓了。
 
「他們正在練的是本門入門劍法──利涉湘川劍。」二師兄松子桑忽然出現跟游同塵說。
 
「入門劍法,即是二師兄將會教給我的劍法吧?」
 




「沒錯,一個月後掌門就會考核你這套劍法的掌握程度,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我會盡力學習的!」
 
松子桑沒有回應,只是苦笑著,然後開始為游同塵講解臨湘劍門的歷史。
 
當年開山祖師遊經衡州,深深被南嶽衡山之壯麗與湘水之清秀所感動。有曰:「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智──就如流水一樣淡然卻變化萬千;仁──則像山一般安穩且氣勢磅礡。開山祖師以衡山湘水的神韻悟出一套「衡湘心法」,從此逍遙於武林而未逢敵手。到晚年就隱居於芙蓉峰並創立了臨湘劍門。
 
因此,要理解臨湘劍門的武功,就必先從衡湘心法開始。其修練方法就如山一樣地坐穩,並想像體內經脈如河水一樣流通全身;每通一個周天,內息就會更加沉實。內勁收起來是山,放出來是水,到最後收放自如時就是大成。
 




「只要掌握衡湘心法裡面的調息之道,練起任何武功都能事半功倍。」松子桑把衡湘心法的手抄本交給游同塵。
 
游同塵翻了幾頁後只感到眼花撩亂,根本就看不懂裡面寫什麼。
 
「不要緊,我會慢慢解釋給你心法的要訣。」
 
「感謝二師兄!」
 
雖然松子桑表面上看來熱心教導,但其實他故意把心法要訣說得十分抽象,十二正經與奇經八經脈也是模糊地略過。如是者在最初的十天松子桑只是故弄玄虛,並沒有教授游同塵真正的心法要訣。
 




之後的十天,就是教授臨湘劍門的輕功──秋雁步法。但因為游同塵還沒有領悟到心法要訣,沒有內息幫助始終不能駕馭這一套輕功。
 
最後十天,終於是最重要的一環,亦即是之後掌門用以評核的入門劍法──利涉湘川劍。可惜,正如松子桑所說,只要掌握到衡湘心法學武功就是事半功倍,不過現在情況剛好相反而已。
 
一月之期轉眼就過,游同塵眼見明天就是掌門考核入門劍法的日子,今晚還是一個人獨自在練武場苦練劍法。
 
月黑風高之夜,混亂的劍聲此起彼落,毫無章法。游同塵一想到明天就可能被逐出臨湘劍門,心情就變得煩躁,整個套路就越來越不像樣。
 
這個時候水清瑤的丫鬟矜兒剛好走過練武場,便對游同塵說:
 
「啊,果然等級1的就是一事無成。」
 
游同塵很想反駁,卻找不到反駁的話。因為矜兒所說的都是實話。
 
「大木頭你太過笨了,」矜兒冷眼說:「你以為松子桑是真心教你武功的嗎?」




 
「其實我也感到奇怪……但為什麼二師兄要對我不好呢?」
 
「你是真的不知道嗎?」矜兒嘆氣搖頭,「就是因為你救了我家小姐啊。」
 
「救水清瑤和二師兄教我武功又有什麼關係?」游同塵感到不解。
 
「本門最有名的劍法你知道是什麼嗎?」
 
「不就是湘夫人劍與湘君劍?」
 
「湘夫人劍與湘君劍需要夫妻共同合擊才可以發揮最大威力。但這兩套劍法向來不傳外姓只傳水家,而掌門只有小姐一位千金,這意味什麼你不會想不通吧?」
 
──誰能跟水清瑤一起,那個人就是臨湘劍門的掌門接班人。除了擁有水清瑤這位絕色美人外還可以繼承臨湘劍門的鎮門劍法。
 




「所以大木頭啊,任何人接近水小姐就是跟大師兄過不去。敖維這個人一早就認定自己是水家的未來女婿,而松子桑又是敖維的爪牙,自然是想把你趕走啦。」
 
「什麼?原來娶到水女俠還有這種福利?」游同塵雙目生輝。
 
「錯重點啦死淫賊!你再這樣下去明天以後就見不到小姐了。」
 
「那可以怎麼辦?我的好矜兒妳會教我武功?」
 
「嘔心死了,」矜兒本能反應退後兩步,然後丟下了一部手抄本,「這是小姐十年前學習衡湘心法時所用的手抄本,上面寫有她自己對每一句心法的見解。小姐是武學天才,見解自然一針見血,就算是猴子看了也會懂吧。」
 
游同塵把手抄本拾起,打開來看果然比松子桑的解說簡單得多。
 
「太感謝妳了矜兒!」
 
矜兒臉紅了起來,「笨、笨蛋!才不是為了幫你才這樣做的!只不過之前在破廟我把你打昏,現在就當作是補償啦!」




 
游同塵只是全神貫注在水清瑤的手抄本,沒有回應矜兒的話。
 
「真是一個武痴,到底有多愛武術啦。」矜兒自言自語地說:「不過只剩下一晚,能夠學懂多少就看大木頭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