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游同塵接受考核之日,臨湘劍門的大人物都齊集在逍遙殿上。松子桑低聲對敖維說:
 
「哈,那小子太好騙了,等會我們就看他出洋相吧。」
 
敖維冷笑道:「我早幾天也有看過那小子練劍,根本狗屁不通。子桑你這次做很好,大快人心。」
 
接著游同塵在眾人的目光下步入逍遙殿,只見他氣定神閒,更讓敖維生厭。
 
掌門水中天對游同塵說:「準備好了嗎?」
 




「沒問題。就讓我給師父看我這套利涉湘川劍法吧。」
 
游同塵拔劍出鞘,就立即使出一招「夜渡湘川」,既快且狠;緊接著「湘回九曲」,一招刺出九種變化,可說是利涉湘川劍法最難掌握的劍式。
 
游同塵的套路雖然稱不上精妙,但如果以一個月的標準來說卻是合格有餘。敖維看見游同塵的表現就馬上瞪眼松子桑,松子桑自然膽戰心驚。這樣下去游同塵一定可以通過考核,到時候要受罪的可是自己。於是松子桑把不安的心情壓下來,笑著道:
 
「游弟這套劍法套路練得不錯,就是單調了一點,不能把這一個月苦練的成果展現出來。不如就由我跟游弟來對練套路吧!」
 
松子桑在同輩中排行第二,只是二十四歲就已經有19等級。雖然武功略為不及水清瑤,但已經是同門中的後起之秀。跟只有等級1的游同塵對練,明顯就是要游同塵當場出醜。即使是相同的劍法,游同塵根本沒有機會可以跟松子桑拆多於三招。
 




此時古靈精怪的矜兒卻附和說:「好啊!但二師兄跟游公子等級差太遠了,不如大家也禁用內功,單拆外功招式對練利涉湘川的套路吧!」
 
水中天沒有大反應,只是點頭示意允許。松子桑便鬆了一口氣,再怎樣說即使不用內功,要令只有等級1的遊同塵出醜根本易如反掌。
 
至於遊同塵,因為昨天矜兒告訴他松子桑這人立心不良,便對他萌生敵意。看見是對練的機會亦一心只想打倒松子桑,沒有考慮過等級的差異。
 
「矜兒妳真狡滑。」旁邊的水清瑤說:「妳知道利涉湘川劍是從易經裡『利涉大川』中悟出。」
 
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即是面臨湍急的河流,只要有合適的船就能化險為宜,反客為主。河流是真氣的流動、船則是利涉湘川的劍法套路。現在要禁止內功,無疑變成陸上行舟;推舟於陸,勞而無功,身必有殃。
 




水清瑤跟松子桑相反,從來沒有輕視利涉湘川這套入門劍法。正是這個原因她一眼就看破了矜兒的意圖。
 
逍遙殿上,就在松子桑接過遊同塵三招後,亦終於察覺到這套劍法的制肘而變得急躁。另一方面,由於遊同塵之前被松子桑誤導,這十數天一直在沒有內勁幫助之下練習利涉湘川劍,現在大家一同禁止內功反而對他有利,雙方原本的等級差距竟然慢慢消失。
 
敖維心想:「那個叫矜兒的小賤人一定知道遊同塵之前沒有內功仍在練劍,所以才想出這個方法教訓松子桑要他體驗相同情況。松子桑這個垃圾就連被一個丫鬟玩弄都不知道!」
 
游松二人對拆十數招,松子桑最終沉不住氣強行使出「湘回九曲」──一共九刺,每刺比上一刺驚險。遊同塵勉強擋下開頭八刺後已經露出破綻,松子桑的劍直刺向遊同塵的左肩──

鏗鏘一聲,松子桑竟然把劍甩出飛到地上!在沒有內功輔助下松子桑始終不能駕馭這套利涉湘川劍。
 
眼見已經沒有扭轉局勢的餘地,敖維只好出來裝好人打完場道:「太精彩了!師父,弟子認為游兄弟雖然資質不高,但沒有影響到他練武的決心。再加上他的俠義心腸,我也推薦游兄弟加入臨湘劍門。」
 
松子桑聽見敖維已經放棄自己亦無心戀戰,無奈地把劍拾起放回劍鞘。
 
水中天冷靜地道:「不錯,就如敖維所說。今天我就收遊同塵為徒,大家沒有異議吧?」




 
逍遙殿內鴉雀無聲,只有矜兒暗自笑著。至於一向沒有太多表情的水清瑤亦露出了微笑,與松子桑的憔悴形成強烈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