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乏力只是一瞬間的感覺,甚至可能只是錯覺。游同塵在充滿毒氣的石室內呼吸竟完全沒有問題。但他沒有時間去找原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想方法離開石室。
 
游同塵回到石棺前,用石棺裡的劍刃把手上麻繩割斷,再把劍拾起。
 
「祝融劍。」他把刻在石棺蓋底的文字唸出。
 
可是祝融劍一點也不像是什麼神兵利器。它的劍刃乍看之下是殘破不堪,東歪西倒的根本不像是一把劍。劍身頗重,但因為劍刃不是完全的筆直,重心十分奇怪,隨便揮劍也可能把劍甩開。
 
不過游同塵手上沒有其他兵器,只能賭在這把祝融劍上。他雙手高舉著祝融劍,然後猛力斬向石門──但是石門絲毫無損,什麼寶劍根本是胡扯的吧!
 




於是游同塵望向四周看看有沒有其他有用的東西。他見到石壁上盡是一些奇怪的圖騰,就像是正在弄劍的連環圖般。
 
「祝融八招──力拔三垣」,這是其中一組圖騰的題字。游同塵仔細一看,發現圖騰中人正在揮舞彎彎曲曲的長劍,跟手上祝融劍一模一樣。難道這是祝融劍的正確用法?
 
游同塵嘗試模仿圖騰中人,右手慢慢以劍劃著圓形的同時,左手也相對地做出一些奇怪的動作。結果十分意外,左右手就像互相呼應一般,原本劍身重心奇怪的感覺也隨之消失。
 
不過圖騰中人最後沒有出招,游同塵的劍尖轉了數圈就放了下來。究竟這是什麼鬼東西?真的是劍招嗎?
 
游同塵繼續模仿圖騰,漸漸發現劍尖每轉一圈,劍的力量也隨之增大,有如所有真氣慢慢累積到劍尖之上。而且圖騰最後一幅圖竟與第一幅圖相連接,游同塵重覆打轉十數圈後,自覺已經到了極限只好把劍刺出去──劍尖輕碰石門,石門竟頓然爆開!
 




這是何等的威力。但為何這麼厲害的寶劍跟劍招會沒有等級限制呢?不對,這陵園根本沒有等級的概念,就像小珣一樣。
 
「小珣到底現在怎麼樣?」
 
游同塵當然不知道此刻小珣被山賊首領捉住。小珣一口咬在山賊手臂上並掙扎逃走。山賊大怒,就一手抓住小珣卻只能把小珣的外衣扯開,露出半個酥胸。
 
「哦,還以為是未發育的女孩,但看來是剛好成熟呢。」
 
小珣哭著逃出屋外,但很快山賊就追了上來並把小珣壓倒地上。
 




被壓在底下的小珣越是反抗,山賊就越感興奮。山賊捉住小珣的頭,強吻著她的臉頰。
 
「快住手!」
 
游同塵趕到來看見山賊想強暴小珣,怒不可遏,連等級的差距都忘記衝前向山賊斬下去──
 
山賊回身一刀把游同塵的劍彈走,然後腳踹在游同塵的腹部痛得游同塵立即跪倒。
 
「等級1的也想跟我等級18打嗎?太不自量力了!」
 
山賊迅速地向游同塵斬了三刀,游同塵只能擋到其中一刀,另外兩刀分別斬到自己的左臂跟右腿上。
 
「好猛的刀法,根本完全招架不住。」游同塵心感不妙,但山賊沒有給他喘息的空間,又再快刀斬向游同塵。
 
這一次山賊斬了八刀,游同塵亦只能擋下三刀,因此全身傷痕累累。




 
但游同塵因為決心要保護小珣,什麼痛楚都感覺不到。他回想起石室內「力拔三垣」的劍招,就開始用劍尖劃圓嘗試跟山賊的快刀對抗。
 
山賊又再向游同塵斬出八刀,游同塵卻只能勉強把最危險的一刀擋下,結果傷得越來越重。所謂「力拔三垣」的劍招根本就像演武,實戰中完全派不上用場。
 
不對,抑或要把套路融入平常劍招裡面?游同塵不再刻意模仿圖騰,而是把劍尖劃圓的動作隱藏於對他熟識的利涉湘川劍法之中。接著山賊向他斬出九刀,竟然通通被游同塵擋下!
山賊對游同塵的劍法感到不可思議。
 
這不可能是臨湘劍門的劍法。臨湘劍門是近代劍法的模範,每招講求快、狠、準。但這小子剛才的劍招卻是十分累贅,效率不高,與近代劍法背道而馳。不過,縱使這小子的劍法笨拙,卻像是深不可測,感覺稍有差池就會被這小子殺死。
 
山賊抱著覺悟,決心在接下來的十招使出渾身解數,務求把游同塵置之死地。游同塵看見山賊的快刀閃動,便架劍擋住並順勢劃圈。一刀、兩刀、三刀、開頭四刀都被游同塵勉強擋下來,同時間游同塵的劍尖每轉一圈劍速就更快,到最後一刀時游同塵的劍竟然跟山賊的刀一樣快!
 
山賊在最後一刀施展出家傳絕技──刀的軌跡一分為二從不同角度同時斬向游同塵;游同塵亦感到劍尖上的真氣累積己成,便向山賊刺過去──
 
山賊的刀立即斷開兩截,連同本人被游同塵劍尖的真氣彈出數丈之外!




 
這就是只練外功的極限。山賊沒有內功護體,游同塵這劍招可說是他的天敵。
 
「嘖,我不可能會敗給等級1的小子!」山賊站起來把半斷的刀架在小珣頸上,「小子你已經滿身傷痕,就算打持久戰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識趣就投降吧,不然我就殺死這小姑娘!」
 
「游哥哥!」「太卑鄙了!」
 
「我也不想這樣做啊!」山賊喊道:「要不是被那個人威脅,我也不會捲入這種麻煩事!還見到你這怪人根本倒霉透了!」
 
「那個人?」游同塵問道。
 
「對,就是那個載面具的……啊啊啊!」
 
在說話途中山賊竟忽然口吐紫紅色的血,面容扭曲並倒在地上。
 




「小珣什麼也沒有做過……」小珣呆呆地望著山賊的屍體。
 
因為紫紅色的血與面具,游同塵不得不把山賊跟笑臉人連上關係。
 
難道山賊是受魔教指使要搜索寶物?而寶物就是我手中的祝融劍和石壁上的祝融八式嗎?
 
還沒有時間思考這些問題,眼前一黑,游同塵就因為失血過量昏倒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