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過後,陵園回復一片平靜。
 
在小珣的悉心照料下游同塵很快就康復過來。可是自從事件之後小珣總是愁眉深鎖,平日天真的笑臉已經很久沒有看到。
 
或許當天差點被強暴的經歷對小珣做成了心理陰影嗎?不過游同塵不敢問她,只是盡量寵愛她希望她可以忘記不開心的事。
 
這段日子游同塵與小珣經歷了一生人裡面最充實的時刻,兩人早已互生情愫。不過因為小珣的陰影二人中間始終有一層隔膜。
 
有一天,小珣開口問道:「游哥哥,你會不會討厭小珣?」
 




「我最喜歡就是小珣,怎會討厭呢?」
 
「可是……當天那個壞人……強吻了小珣,可能小珣已經懷了那壞人的兒子……」
 
「欸?」難不成小珣最近都在擔心這件事嗎?但游同塵知道是自己罪魁禍首,心裡有點兒內疚。
 
「游哥哥不回答,果然是嫌棄小珣了嗎?」
 
「不是這樣。」游同塵不好意思地說:「其實親吻會生小孩子是我騙妳的,所以妳不用擔心。」
 




「是說謊嗎?但游哥哥什麼時候說真話,什麼時候說假話,小珣現在分不清了。」
 
「因為生小孩的儀式需要一對互相喜歡的男女,所以我希望妳想清楚才騙妳而已。」
 
「游哥哥剛才說過最喜歡小珣,小珣也喜歡游哥哥。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吧?」
 
小珣的臉頰染上一層紅暈,在游同塵的眼中小珣已經不再是小姑娘,而是含苞待放的少女。
 
「那麼我們來做一次真正的儀式吧……」游同塵溫柔地抱著小珣,把二人之間最後的一道隔膜打開。當晚紫蓋峰頂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初雪靜靜地飄落到陵園的草地上。
 




 
翌日早上,陵園的中央鋪上了一層薄雪,景色彷彿跟以往完全不一樣。
 
「那個……現在還痛嗎?」游同塵問。
 
「有一點點,想不到原來要生小孩是這樣痛的。」
 
「聽說真正生小孩的時候會更加痛喔。」
 
「咦?有點害怕呢……」小珣苦笑著說。
 
「對了,小珣。我想到陵墓的石室看看可以嗎?那裡有一些奇怪的劍法我想學習。」
 
「不過那裡可能還殘留了毒氣,好像有點危險?」
 




「應該沒問題。其實當日我也有吸入那些毒氣,但不知道為什麼毒氣對我沒有影響。」
 
「說起來之前幫游哥哥療傷的時候也發現到奇怪的事情,游哥哥的血是紫紅色就像中了毒似的。」
 
游同塵記起第一次是從水清瑤身上看見紫紅色血的。之後矜兒用「換血大法」救回水清瑤,換言之自己不就流著那種毒血嗎?或許也是這個原因才會不受毒氣所傷吧,畢竟早就已經是一個「毒人」。
 
「游哥哥始終還是想回到外面的世界吧?不然也不會想學劍。」
 
游同塵知道小珣不能離開陵園,如果自己一個人走就太對不起小珣了。
 
當然小珣也同樣知道游同塵的想法,「不要緊的,游哥哥就去學習石室的劍法吧。學成以後小珣有話要跟游哥哥說。」
 
「什麼話不可以現在說嗎?」
 
「不行喔,想知道是什麼的話就早點學會石室裡面的劍法吧。」小珣微笑道。




 
 
之後游同塵每天都苦練石室裡面的劍法。一個月後,游同塵已經掌握了祝融八式的基本,也達成了小珣的要求。
 
於是小珣告訴游同塵:「游哥哥,如果你想回到外面的世界也可以喔。」
 
「可是小珣妳要繼續留在陵園裡嗎?」
 
「游哥哥還記得小珣的職責吧?小珣是朱陵大帝的婢女,所以小珣的一生都只能服侍朱陵大帝。」
 
「嗯……我記得。」游同塵無奈地回答。
 
「可是小珣也說過,石室裡面的寶劍只有朱陵大帝才能揮舞。現在游哥哥已經練成石室裡面的所有劍招,能夠自由揮舞寶劍。所以游哥哥就是我的新主人了,游哥哥去哪裡小珣也會跟隨的。」
 
游同塵十分感動,便大力抱著小珣,「我會帶妳看世上最美麗的事,吃世上最吃的烤魚!」




 
「不過這是有條件的,游哥哥不能把陵園的事情告訴給任何人,包括游哥哥的劍和劍法。」
 
「嗯,我知道了。」
 
當晚游同塵與小珣度過了在陵園裡的最後一個夜晚。第二天他們把入口埋起來便離開了陵園,一同回到臨湘劍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