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帶小珣重回臨湘劍門,但在正門外游同塵已經感到一種奇異的氣氛。
 
平日自由進出的臨湘劍門,現在竟有數名弟子正在把守。究竟自己不在的這數十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守門弟子看見兩個陌生人前來,便喊停了游同塵和小珣:「現在本門不方便接客,請回!」
 
游同塵便取出了臨湘劍門的令牌,解釋自己也是同門中人。
 
「啊,你就是那個等級1的人吧。但不是已經死了嗎?」
 




畢竟游同塵的資歷尚淺,同門沒有很多人認得他的樣子。所以諷刺地他的等級就是他的名牌。
 
「這個嘛,的確是差點死掉,幸好被旁邊的姑娘救回。」
 
守門弟子打量著小珣,並對游同塵說:「你是同門弟子自然可以入內,但同行的姑娘還是請回吧。現在本門不方便接客,這是規矩。」
 
就在游同塵感到徬徨之際,一把漂亮的女聲傳來說:「有什麼事情嗎?」
 
「水師姐!」
 




水清瑤看見游同塵,感到難以置信就走近游同塵並雙手摸著他的臉。至於旁邊的矜兒則驚訝地說:
 
「光天化日何方妖孽這麼猖狂!你不是已經死了很久嗎?」矜兒數著手指,「難道是七七四十九天後你來作告別的?」
 
「七七什麼啦!我可是活生生沒有死啊!」
 
「太好了……」水清瑤簡單的三個字雖然沒帶什麼感情,但游同塵卻隱約看見她雙眼通紅。他知道水清瑤曾經為自己擔心,而現在亦因為自己沒有死去而高興。
 
「小姐要小心這個人啊,妳看他還不知道在哪誘拐了一位小姑娘。」矜兒指著小珣說。
 




「小珣只是想跟著游哥哥周圍看看這個世界而已,沒有被游哥哥拐騙呢。」小珣回答說。
 
「對啊,小珣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被山賊襲擊差點死去,還好有小珣照顧我才得已保命。我又怎會做出恩將仇報的事情。」
 
「果然是山賊呢,」水清瑤說:「雖然游師弟失蹤之後我們有派人去搜索,不過都沒有發現。後來本門發生了大事情,不得已只好放棄了搜索……」
 
「話說我不在的這數十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在這裡也不方便講話,游師弟跟小珣就先進來再說吧。」水清瑤望向小珣便感到奇怪,「咦?小珣沒有等級嗎?」
 
游同塵解釋說:「小珣自小就在偏僻的山村生活,不知道什麼是等級。可能因為自小與世無爭所以沒有等級吧。」
 
雖然水清瑤不太相信,但也沒有深究下去。因為她一直認為人不應該分等級,這也是水清瑤對游同塵抱有特別感情的原因。
 
 




由於接下來要說的江湖事情跟小珣無關,水清瑤便叫矜兒帶著小珣到其他地方休息,而自己就跟游同塵來到練武場的一個涼亭坐下。
 
「在游師弟你不在的日子發生了很多江湖大事,不過最重要關於本門的事情你一定要知道。」水清瑤憂心忡忡的樣子,「水掌門日前被刺客所傷,雖然能夠保住一命,但過了很多天也沒有醒過來。現在只好由掌門夫人暫代掌門之位。」
 
水清瑤口中的掌門跟掌門夫人其實就是自己的父母,這樣講只是代表她正以臨湘劍門弟子的身分說話。
 
「最後有沒有抓到刺客?」
 
「沒有抓到。而且同一時期武林五大派的其他門派也發生類似意外。」
 
根據水清瑤所說,巫山派跟白鹿派的長老也被刺客所殺。但說到最轟動的還是八八門掌門的失蹤。就連公認武功最高的人也遭遇不測,令到武林五大派都人心惶惶。
 
而且更重要的是八八門掌門的另一個身份──當今武林盟主。相傳只要能夠受封武林盟主就可以得到至高無上的力量,可是武林盟主之位一直都被八八門壟斷,其他人想要證實這個傳說也沒有辦法。
 
現在盟主失蹤,正常來說魔教的嫌疑是最大。但各門派為了武林盟主之位亦開始勾心鬥角。據說巫山派就認為他們長老是被神農宮劇毒所殺而打算對他們興師問罪。




 
「其實明天我就會和矜兒起程往神農宮了解情況。」水清瑤說。
 
「只有水師姐和矜兒嗎?」
 
「嗯,始終是去別的門派,人太多有點不禮貌。不過我希望游師弟能夠跟我一起,未知游師弟意下如何?」
 
「當然沒有問題啊!但水師姐為什麼選上我呢?」
 
「只是忽然有這種想法,現在還不能說什麼。」
 
其實游同塵也不埋會什麼原因,只要能夠跟師姐闖蕩江湖、實現自己當大俠的夢想,身體裡武痴的血都燃燒起來。即使只有等級1,但靠著新學的祝融八式能夠走多遠也是十分期待。
 
「只是我有一個要求,可以讓我帶上小珣嗎?」游同塵問。
 




「嗯,我沒什麼反對的理由,我自己也有帶矜兒一起。只不過你要好好保護小珣的安全。」
 
「沒問題。就算要付上我的性命我也會保護小珣的!」
 
因為小珣已經是游同塵心裡面最重要的人,只是游同塵沒有想到這一趟也把純真的小珣捲到江湖的腥風血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