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趟我們去神農宮,主要目的是要看看有沒有關於掌門遇襲的線索。」在前往襄陽城的馬車上,水清瑤跟游同塵解釋著:「可是今次掌握事情關鍵的是巫山派,要從他們身上取得資料大概會十分困難。」
 
武林五大派中,八八門以獨特的奇門遁甲之術力壓群雄;神農宮則在藥毒方面天下無雙;至於白鹿派就注重個人修為專精內功與拳掌。本應各門派在各自的領域都獨領風騷,唯獨臨霜劍門與巫山派同是練劍為主,因此兩個門派一直心存芥視並對方為死敵。
 
馬車一直往北走了四天終於到達目的地。襄陽城對外運輸四通八達,除了是商業重鎮也是前往神農宮的必經之地。
 
午時的襄陽城熙來攘往。由於這是小珣第一次看到這樣繁華的街道,自從踏入城門後小珣都表現得十分雀躍。
 
「我們先在襄陽休息一晚,明天再起程前往神農宮。」水清瑤說:「游師弟你先帶小珣周圍看看吧,我和矜兒就到身後的客棧打點一下。」
 




「嗯,水師姐我們回頭見。」
 
游同塵跟水清瑤暫別後,小珣就蹦蹦跳跳的拉住他到處逛。由於襄陽鄰近中原和川渝地區,食物方面十分豐富而且偏向鮮辣,香氣濃郁。其中襄陽牛肉麵更是十分受歡迎的特色小吃,單是看著市集小店的伙記端上熱騰騰的牛肉麵也讓人垂涎三尺。
 
小珣忍不住跑到賣牛肉麵的小店,卻不小心撞上一位高大的劍客而跌在地上。
 
「嗚,對不起。」小珣慢慢站起來,低頭道歉。
 
「哼,所以我才不喜歡這種庶民的地方。」年青劍客沒有理會小珣。
 




反而隨行的同伴卻對小珣喊道:「別擋著我們的路!」然後把小珣再次推跌在地上。
 
「喂!你們別太過份啊!」游同塵走近並扶起小珣。
 
劍客就如看見垃圾一樣望著游同塵,「神農宮下的襄陽城真是沒有文化。像你們這種賤民看見本少爺就應該迴避。」
 
游同塵心想眼前人使劍之餘,又會隨便就提到五大派,便問:
 
「難道你是巫山派的人?」
 




劍客不屑回應,而旁邊的隨從就答道:「你連少爺也不認識?當今少年英雄武功最高的人是誰?每個人都會回答是巫山派白騰遠!」
 
游同塵看見白騰遠等級21,比起水師姐跟大師兄稍為高上1個等級。不過說成天下無敵般也未免太過狗眼看人低了。
 
「不管你是白騰遠還是黑騰遠,在我眼中巫山派的武功也是平平無奇,只是能夠欺負手無寸鐵姑娘的程度。」
 
白騰遠看見游同塵手中的劍,便說:「拔劍吧,就讓我示範給你看巫山派的劍法。三招之內,必置你於死地。」
 
「如果你三招之內不能打敗我,你就跟被推跌的姑娘道歉。」
 
「哈哈,就憑你可以接到我三招嗎!」
 
說時遲,那時快,白騰遠一劍劈向游同塵的頭頂。游同塵速度及不上對方只能勉強舉劍嘗試擋著──可是白騰遠的第一劍是虛招,劍還沒有落下就如靈蛇一般從奇怪的角度繞過游同塵的防守,直刺向他左肩穴道。
 
游同塵不知道這就是巫山派的上乘劍法,神女十二劍的「幽蘭聚鶴」。劍法彷如巫山雲霧變幻莫測,游同塵被刺中後企圖掙扎卻發現全身氣力盡失動彈不得。




 
第三招,游同塵眼睜睜看著對方的劍揮向自己的頸,一切看起來已經無法逆轉──忽然間一股暖流湧進全身,游同塵再次感到氣力充沛就架起劍迎著白騰遠的劍刃。
 
「住手!」
 
喊停二人的是水清瑤。
 
「這不是臨湘劍門的水女俠嗎?」白騰遠有點訝異地說。
 
「白兄,我們家的游師弟多多得罪了。」
 
「什麼,這個人是臨湘劍門的嗎?就憑這個等級1、不對……是等級2的人嗎。」
 
水清瑤跟矜兒望向游同塵,就如白騰遠所說,現在他的等級竟然變成2了!
 




等級2?游同塵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就在剛才跟白騰遠對招之間居然升等了?現在自己的等級上限變成2,到底是什麼原因?
 
「哼,小子這次就算你走運吧。」白騰遠冷笑著說:「下次有機會再戰的話我會告訴你什麼是等級的差距。」
 
「等等!」「游師弟別節外生枝了。」
 
小珣拖著游同塵的手說:「游哥哥別理會那個人了。那個人感覺很可怕……」
 
不過游同塵還是心心不忿。原本以為自己武功已經進步了不少,但當面對高手就連出招的機會都沒有。他有一種預感,自己終有一日會再次對上白騰遠。到時候真的有方法打敗這個不可一世的傢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