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游同塵等人回到客棧休息。游同塵獨自在床上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他回想起白天與水師姐的對話:
 
「游師弟你怎麼升級了?這樣太奇怪。」
 
「我也不知道……但只是升級而已,大家不也會升級嗎?這樣很公平嘛。」
 
「不對。其他人是『等級提升』,但游師弟你是『等級上限提升』。這根本是天壤之別!」
 
「喔……這是很罕見的嗎?」
 




「不是罕見,是前所未聞!不論是等級1還是等級上限提升,這個世上大概就只有游師弟一人是這樣。」
 
每個人在出世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他的等級上限,然後他只能夠在等級的框框下生活。雖然很諷刺,但在這個祟尚武力的社會裡面,人從來都沒有自由;要是你的等級上限很低,怎樣努力也無法改變現狀。
 
成功是先天的優勢,不是後天的努力。
 
「可是游師弟你的等級上限卻提升了,換言之你是能夠靠後天努力成長的人。在你的身上有『無限』的可能性。」
 
游同塵臥在床上,舉起手,望著自己的手掌。無限嗎?現在自己的等級上限還可以繼續提升嗎?
 




游同塵按捺不住想要變強的心情,於是一個人離開客棧走到郊外練劍。任何人要升等首先要累積實戰的經驗,因此他在深夜的竹林中找了一些野犬當練劍的對手。
 
結果訓練了半個時辰,游同塵還是停留在等級2,看起來這就是他現在的等級上限。不過一輪運動後整個身體都輕鬆起來,可以回客棧好好睡一覺吧。
 
就在游同塵打算離開之際,從竹林深處竟傳來打鬥的聲音。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游同塵放輕腳步、靜悄悄地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打鬥和叫喊的聲音越來越接近,游同塵躲到樹後把頭探出,然後他看見有六、七個赤裸上身的男人跟一位穿著十分華麗的少女站在竹林的空地中間。
 
游同塵感到少女有危險,正要出手保護少女的時候卻被少女手中的九節鞭嚇退。在游同塵眼前是這樣一個奇怪的畫面:少女一邊咒罵,一邊揮舞手中鋼鞭抽打著所有半裸的男人。可是一眾男人都沒有反抗的意思,難道這是大城市富家女流行的玩意?
 




游同塵仔細觀察少女,年紀輕輕正值青春年華,樣子又是十分甜美,可是下手卻非常凶狠。無論男人怎樣求饒少女都沒有停手。
 
「本小姐就是喜歡打!你們有種就反抗啊!」
 
但是男人都沒有反抗,只是繼續跪在地上央求她的原諒。游同塵不明白,少女雖然鞭法純熟像是習武之人,但等級只有12明顯比身邊的人低。為什麼沒有人敢反抗少女呢?
 
月黑風高、小橋流水,但在竹林深處卻是這種異像。游同塵認為還是不惹他們比較好,便轉身離開。
 
「是誰?」少女的感覺比常人靈敏,一聽到樹枝被踏斷的聲音便向聲音的方向飛出銀針──
 
黑暗中銀針有如流星一樣,穿過竹林樹影,直刺進游同塵的背上。游同塵把銀針拔出,接著少女就走過來得意地對自己說:「你中了本宮的馬醉針,這兩天都會手腳無力,別想作無謂反抗了。」
 
游同塵聽見後十分驚慌,全身就軟起來坐在地上。他回想起水清瑤曾經提起過馬醉針是神農宮的獨門暗器,就連像馬一樣的龐然巨物只需一針就能夠讓牠全身麻痺,有如喝酒般醉倒在地上。於是他問少女:
 
「妳是神農宮的人嗎?」




 
「本小姐沒有叫你說話,你就不能說話!」
 
少女立即用九節鞭抽打游同塵。游同塵被打後看見身上的傷痕雖然不深,但就隱約留著紫色的粉末。看來這位少女武功不高,卻滿身毒物暗器十分危險。
 
少女再次呼喝游同塵:「你現在應該會感到頭暈而且呼吸困難,十分痛苦吧!只要本小姐每抽你一鞭,你就會越來越難受!所以你識趣就聽聽話話別亂打主意。」
 
不過游同塵冷靜下來後發現少女說的所有徵狀都沒有出現。他不旦沒有頭暈,亦沒有手腳無力。他記起自己就連朱陵石室的毒氣也免疫傷害,大概少女所用的兩種毒藥也是對他無效吧。
 
但少女已經放下戒心,或許這是絕好的機會?既然少女是神農宮的人,而神農宮又被指是殺害巫山派長老的幕後凶手。接近她可能會有什麼線索吧?
 
「很好,現在本小姐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不用想其他事。」少女繼續說:「這麼晚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我是來打野狗練劍的。」游同塵思緒十分混亂,只能實話實說。
 




「等級2?還真弱,所以只能夠跟野狗打吧。害我還以為有什麼好玩的,真沒趣。」少女瞬間對游同塵失去了興趣,就用看著流浪狗一樣的眼神望著他說:「好吧,本小姐心情好就放過你,回宮休息好了。不過今晚的事情你就當作沒有看見。」
 
「等、慢著!」游同塵想叫停少女,但少女已經完全對他失去興趣,怎樣喊也沒有理會。於是游同塵情急之下站起來伸手打算拉住少女──
 
少女突然轉身,游同塵的手竟然抓在少女的胸上!
 
少女滿臉通紅,原本凶狠的氣焰立即變成受委屈少女般,「你!你!你這個大淫賊!還不把手挪開!」
 
竹林中鋼鞭的聲音此起彼落。翌日早上,當小珣來到游同塵在客棧的房間卻發現空空如也。當天也再沒有找到游同塵的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