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街上的小販陸續收攤回家;襄陽城內回復一片悠閒的氣氛,跟小珣現在的心情正好相反。
 
「即使找遍整個襄陽城也沒有人見過游哥哥呢……」
 
「該怎麼辦?」矜兒問水清瑤:「剛剛聽說巫山派的人馬已經來到襄陽附近,不只白騰遠一人。看起來在神農宮將會有大事發生。」
 
「沒錯。」水清瑤說:「雖然我也擔心游師弟,但沒有線索的話再找下去也無濟於事。已經不能再耽誤行程了,我們明天起行前往神農宮吧。」
 
「可是游哥哥……」
 




「游師弟一個人擊退山賊的時候妳也有看見吧。現在他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小伙子,我還是對他有信心的。反而小珣妳不會武功,自己一個人亂走的話反而會令我不放心。如果妳出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懂得如何向游師弟交待。」
 
「小姐說得對,小珣妳明天跟我們一起去神農宮吧。或許那個游同塵自己先一步去到神農宮也說不定。」矜兒安撫著小珣說。
 
小珣只好默默地點頭,跟水清瑤回客棧休息。
 
 
神農宮位處襄陽西邊的山脈高原上,入冬後整個世界只有兩種顏色:蔚藍天空與冰霜森林。幸好的是今天早上天氣不錯,而且地上的積雪不厚,所以上山的路比想像中輕鬆一點。
 
只是一路上小珣都愁眉不展,矜兒看見她的樣子便跟她聊天說:




 
「小珣,等會兒可以看見很漂亮的景色喔。」
 
「可是到處都是冰天雪地呢。」小珣沒精打采地回應。
 
「嘿嘿,這樣才能讓妳大開眼界啊。」
 
一路走,在遠方的藍天下竟然是色彩斑斕的植物園。矜兒便遙指著該處山峰說:「那裡就是神農宮了。神農宮四周圍種滿不同季節的植物,每一天也有花朵盛開,很漂亮喔。」
 
「哇──!」小珣不小心踏在冰塊上差點摔倒,幸得矜兒及時捉住她的手。




 
「小珣妳在擔心別人之前先要好好照顧自己嘛。」
 
「謝謝妳,矜兒姐姐。」
 
「嘛,不用客氣。雖然我討厭那木頭游同塵,但還是很喜歡小珣的。」
 
之後矜兒一直拖住小珣的手走到神農宮正門前。神農宮的弟子看見三位漂亮的少女前來並沒有感到驚訝,並笑著跟她們打招呼:
 
「矜兒,好久不見了!矜兒旁邊一定是臨湘劍門的水女俠吧?掌門有交待過水女俠這幾天會光臨神農宮。」
 
「你好,我就是臨湘劍門的水清瑤。可以麻煩你轉告給貴掌門知道水清瑤來找他嗎?」
 
「沒問題,我先帶水女俠妳們入宮內歇腳吧。這天氣上山一定很辛苦了。」
 




「好的,拜託你。」水清瑤點頭示意感謝。
 
「我想水女俠和矜兒也知道神農宮內種滿有毒的植物,妳們隨行的同伴要小心一點呢。」
 
「沒問題。」矜兒拉著小珣的手回答說:「我會好好看著小珣的。」
 
 
水清瑤、矜兒與小珣三人來到神農宮的客廳,神農宮的弟子也為她們端上了熱茶。不久後,神農宮的弟子就叫水清瑤一人到掌門的書房會面。
 
水清瑤走入書房,只見神農宮掌門姬重武正在看書,便低聲說:
 
「姬掌門你好。」
 
「是清瑤嗎,果真是女大十八變呢。」姬重武把書放下,「上一次看見妳的時候好像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不知道妳還記得嗎?」
 




「嗯。姬世伯是家父的親友,家父經常也跟清瑤提起在江湖上能夠稱兄道弟的就只有姬世伯一人。」
 
「哈哈,只不過水兄他曲高傲寡而已,在這片江湖上難有知心朋友。他能夠娶到水夫人真的是他的褔氣。」
 
姬重武看見水清瑤沒有吭聲,便說:「抱歉,清瑤妳現在一定很擔心令尊吧。」
 
「擔心也沒有法子。清瑤來是想了解有關神農宮的謠言。」
 
「嗯,妳給我的信我也看過了。是關於神農宮毒殺巫山派長老的事情吧。但這件事和令尊的事件有關係嗎?」
 
「清瑤也不肯定,但感覺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件都不是巧合。」
 
姬重武嘆氣說:「所以妳才長途跋涉親自來到神農宮呢。不過令尊發生意外後,妳也應該知道自己現在的身分吧?妳獨個兒來這裡沒有問題嗎?」
 
「姬世伯的意思是……?」




 
「大概很快就要決定臨湘劍門的繼承人了吧?這件事對於臨湘劍門來說固然很重要,但對於妳來說更加是人生大事,不是嗎?」
 
「現在清瑤沒有時間思考自己的事情。我只是想盡快找到襲擊家父的凶手而已。」水清瑤沒有感情地說。
 
「真是很了不起呢。這麼年輕就要背負那麼大的壓力和責任,而且又這樣出色,跟我家的犬女差天共地了。我們的藻兒還是整天在城裡面遊玩,今天還不見了蹤影。」姬重武苦笑著,有感而發。
 
但水清瑤感到話題越扯越遠,便再次問道:
 
「為什麼巫山派會懷疑是神農宮殺死他們的長老呢?姬世伯有沒有頭緒?」
 
「要說原因的話我大概也猜得到。不過這不方便告訴給妳。我只能夠說神農宮做事一向光明磊落,沒有用毒殺過五大派的任何人。」
 
「但是姬世伯知道巫山派結集人馬,正準備來神農宮嗎?」
 




「嗯,我知道。」
 
「這一定會有大事發生。如果有什麼可以幫忙的請儘管告訴清瑤。」
 
姬重武苦思一會,然後語帶悲傷地說:「這可說是我和神農宮的劫難。妳講得沒錯,之後發生的事我也沒有信心可以解決。不過我活到現在也沒什麼好害怕,唯一憂心的只是藻兒……如果我有什麼不測的話,可以拜託妳幫我照顧姬藻嗎?」
 
姬重武的回答超乎水清瑤的想像。這麼說來姬重武是有死亡的覺悟了?其實五大派高手紛紛遇襲,就只有神農宮安然無恙,下一個遭到毒手的是姬重武也許不算意外。可是神農宮沒有殺害巫山派長老,那為什麼姬重武會有這種打算?
 
「姬世伯拜託的事清瑤自當全力辦妥,所以請姬世伯不用擔心。雖然清瑤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但也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呵呵,有其父必有其女呢。妳跟水兄一樣愛伸張正義。」
 
「家父經常教清瑤,習武的目的就是要幫助其他人,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這也是清瑤一直以來的信念。」
 
「很好,相信水兄也會因為妳而自豪的。」姬重武對水清瑤說:「這兩天妳跟妳的朋友就待在神農宮休息吧。大概兩天後巫山派的人就會上來。」
 
「謝謝姬世伯。」
 
雖然姬重武有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告訴水清瑤,但水清瑤感覺到姬重武只是不想她捲入麻煩,是出於善意的。所以既然姬重武拜託她照顧姬藻,水清瑤也想看看姬藻是一個怎樣的姑娘。
 
當然這時候水清瑤還不知道兩個失蹤的人其實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