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慢慢睜開眼睛,發覺自己仍然身處於木屋之中。窗外正下著大雪,白雪覆蓋整片森林。
 
游同塵記起前一晚他在襄陽城外碰到一位變態千金,而且發生了一點誤會。於是那位千金和她的半裸男部下就把自己捉走,並不斷用千奇百怪的方法折磨自己。
 
就在游同塵回想昨天的時候,一眾人打開木屋門,刺骨的風雪立即吹進屋內。
 
「姬小姐,外面的雪越刮越厲害,恐怕今天我們也要留在這裡避雪。」姬藻的部下說。
 
「真沒趣,留在這兒無聊得很!」姬藻瞟眼游同塵,「唯有繼續找這個人出氣好了。」
 




「姬姑娘,妳是神農宮的人,我也是臨湘劍門的人,咱們應該是好朋友啊!何必要折磨我呢。我昨天也解釋過,我只是想打聽有關神農宮和巫山派之間的衝突而已。」游同塵說。
 
「你這個無耻之徒還在狡辯!你佔了本小姐便宜,如果要放過你的話本小姐何以在江湖立足!」姬藻原本白晳的臉蛋變得通紅,就抽起九節鞭再打向遊同塵。
 
一般的鋼鞭都比較沉重,其實不適合像姬藻那樣纖弱的女子使用。不過姬藻的鋼鞭有經過改良,鋼節中空而且裝滿有毒的「惡紫粉」。因此她的九節鞭打人不太痛,但紫色粉末滲到皮膚裡面卻會令人產生噁心的感覺。
 
「那只是意外。而且我摸了妳一下,妳亦鞭了我十下,大家就扯平吧?」
 
「還在胡說八道,氣死我了!」姬藻在懷裡取出白色小瓶,不懷好意地說:「只好試一下這瓶新藥,應該最適合用來對付你這個大色狼了。」
 




姬藻走近游同塵並打算給他喂藥,可是游同塵終於感到不耐煩便一手把她的藥搶過來並調轉灌她喝。
 
「咳、咳……明明中了本小姐的馬醉針,為什麼你還可以動……」
 
「我沒空跟妳們玩了。之前我的確對姬姑娘做了失禮的事,我只能求妳原諒。」游同塵對姬藻鞠躬,然後拾回放在一角的配劍打算離開。
 
「你們這群蠢材,快給我攔住那個姓游的!」姬藻命令著她的手下。
 
不過,大概是被灌了藥的關係,姬藻的臉頰越來越紅潤,聲音也變得比平常妖艷。
 




「可惡……嗯……這藥太厲害……」姬藻全身冒汗,慢慢躺在地上;只見她瞇著眼不停大力呼吸,胸口的起伏再加上誘人的呼吸聲,毫無疑問剛才她服下的是催情藥了。
 
「怎麼你們這群蠢蛋還在呆愣著……快點……替本小姐捉住那個人……」
 
姬藻的六名手下互相看著對方,似是有了共識,便亮出匕首對姬藻說:「不好意思,其實我們是受命要殺死小姐的。不過姬小姐全身毒物,我們只能一直等待機會。現在可好,有這個姓游的小子誤打誤撞制服了小姐,我們就沒有顧忌。」
 
「你們造反了嗎……我爹一定會追究的……你們敢對本小姐做什麼……神農宮上下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妳還以為神農宮還是由姬重武掌權嗎?恐怕現在他也自身難保了。而且我們只要把那小子殺死就可以把所有罪名推到臨湘劍門身上,這小子出現得實在太好。」
 
「怎麼可能……難道你們是叔父的人……?」姬藻看見自己被背叛,心裡的恐懼都浮現在臉上。
 
「妳下去問問閻羅王吧!」
 
正當男人用匕首刺向姬藻的時候,游同塵就使出祝融八式的第四式「龍圖四瀆」。四瀆者、「江河淮濟」四水,能通百川於海、能出雲雨千里──原本稍微彎曲的祝融劍突然變得有如江水一樣飄盪,更把男人手上的匕首捲走!一時間男人不知道這是他的錯覺還是游同塵的劍真的捲曲起來。




 
「這小子竟然一直被鞭打還可以生龍活虎的,難不成天生喜歡被虐嗎!」男人驚訝地說。
 
「嘖,我可在趕時間沒空理你們,就速戰速決吧。」比起之前巫山派的白騰遠,眼前這幾個男人都顯得微不足道。
 
眼見游同塵用詭異的劍法將敵人輕描淡寫地逐一擊倒,姬藻原先以為游同塵只是一個又沒用又好色的無耻之徒,現在卻漸漸對他改觀。
 
「姓游的……明明你武功這麼高……你之前都是故意讓我打你的嗎……?」
 
「我不就說了嗎,我只是想打聽一下神農宮的事情而已,不是故意跟妳作對的。」
 
游同塵把最後一個造反的部下擊倒,一眾部下看見大勢已去只好跪地求饒。
 
「我不喜歡殺人,你們走吧。」游同塵冷眼說。
 




「感謝大俠饒命!」當眾人正慌忙地站起來時,姬藻卻向著他們丟出「美人彈」──頃刻間煙粉籠罩著在場的所有人,當煙粉被窗外的風吹散時造反的六人已經倒在地上沒有呼吸。
 
「所以妳一早就對妳所有部下都預先下藥吧?然後再放煙就可以把他們毒死。」游同塵對姬藻說。
 
「嗯……這就是侮辱本小姐的下場……」姬藻喘息的聲音越來越激烈,全身冒汗把衣衫都弄濕,隱約可以看見她的紅色內衣。
 
姬藻看見游同塵盯著自己,便瞪著他說:「別打本小姐的主意……不然我就切了你的子孫根……」
 
「好了好了,我不盯著妳就是。那麼我可以走了嗎?」
 
「不行……剛才你沒聽見我爹有危險嗎?我要回神農宮……」
 
「這樣說起來妳就是姬掌門的女兒?可是外面這麼大雪,妳還是先留在屋內休息嘛。」
 
「你好狠心……竟然打算留低一個弱質女子在雪山裡……」




 
游同塵心想剛才姬藻面不改容地殺了她六個部下,這是哪門子的弱質女子?不過他沒時間爭論,而且要是不順應她的話又不知道會有什麼麻煩事。
 
「那妳想我怎樣?」
 
「你背我回神農宮……」
 
「好吧,這樣我們就互不拖久了。」
 
游同塵把姬藻背起,二人肌膚互相緊貼著。游同塵對姬藻說:「嘛,妳整個人好像燒了的番薯一般燙呢,在下雪天中最適合用來取暖,還不錯。」
 
姬藻輕聲回應:「少說廢話……嗯……快把本小姐送回神農宮……」
 
「喂,別吹我的耳朵啊!還有別在我的背上磨蹭,我可不是妳的洩慾工具!」
 




姬藻大力抓著游同塵的胸說:「蠢材!是你把本小姐變成這樣的……嗯……快點……快點走啊……」
 
就這樣游同塵在漫天風雪中默默背著發燙的姬藻,一步一步踏著積雪回去神農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