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重德的計劃失敗,他只好帶著自己的人與巫山派一同離開主殿。漸漸地主殿上只剩下姬重武父女與游同塵身邊的人。
 
「游同──」「游哥哥!」
 
正當姬藻想叫游同塵名字的時候卻被小珣搶先一步,小珣已經跳進游同塵的懷抱裡。
 
「小珣不好意思,要妳擔心了。」游同塵輕撫小珣的頭。
 
「不要緊,游哥哥沒事就好了!」
 




姬重武看見主殿只剩下游同塵等人,就走近游同塵說:
 
「游少俠你現在方便嗎?我有話想跟你說。」
 
看見游同塵拖住小珣的手,又跟水清瑤對望,姬重武便補充道:「你的朋友一起跟來也可以。」
 
「沒問題,我也有事情想跟姬掌門解釋。」
 
說畢,游同塵等人就跟隨姬重武離開主殿。不過沒想到姬重武竟然是帶游同塵走到神農宮的禁地裡面。
 




所謂禁地,其實只是一個上了鎖的地下密室。不過密室十分寬敞,而且有一些通風的氣道,令人有一種十分清涼的舒適感。
 
「這裡說話應該是最安全的了。」姬重武說。
 
「明明就有紫朱君影草被偷走吧?真的安全嗎?」矜兒打斷了姬重武的話。
 
「呵呵,矜兒妳說話還是跟以往一樣不客氣呢。」
 
游同塵看見矜兒和姬重武的對話,便問:「說起來矜兒原本是神農宮的人嗎?」
 




「沒錯。因為神農宮跟臨湘劍門一直關係很好,所以我們也送矜兒給水家,希望她可以成為水家小姐的玩伴。」姬重武苦笑說:「始終練武的地方一個女兒家有時候會很寂寞,你看我們藻兒經常出走到城外遊玩就明白了。」
 
「爹別把我拖下水,你不是有話要跟那個姓游的說嗎?」
 
「嗯,是關於游少俠身上的君影火華之毒。」
 
「啊!別誤會!」游同塵慌忙地否認:「剛才我在大殿上說被姬藻小姐下毒只是權宜之計,沒有這回事的。」
 
「這個當然吧,要是本小姐親自下毒你還有命在這裡說話嗎?」
 
「藻兒,剛才要不是游少俠出手相助,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妳不是應該要感謝游少俠嗎?」
 
「爹,你不知道這個姓游的怎樣欺負女兒!他……總之就是欺負了女兒!」
 
「呵呵,想不到世間上還有人可以欺負藻兒呢。」姬重武看起來很高興,「不過說回正題,游少俠身上的毒是怎樣來的?」




 
「姬世伯,原本應該是魔教中人對我用毒的。」水清瑤打岔解釋:「不過游師弟為了救我才讓矜兒以換血大法交換了我身上的毒血。」
 
「游少俠果然是性情中人。」姬重武思考著,「但這裡就奇怪了,為什麼魔教會有君影火華之毒?」
 
「其實也不止是那一次。」游同塵對水清瑤說:「雖然我沒有告訴水師姐,但我跟小珣被山賊追殺的時候,山賊也是死於劇毒而且口吐紫紅色的血。那個大概也是君影火華。」
 
姬重武十分訝異,「只是區區山賊也用上君影火華?這樣說魔教不是在神農宮偷取紫朱君影草,他們更像是已經掌握栽種紫朱君影草的方法。」
 
「當然其中一個可能性就是神農宮私底下勾結魔教呢。」矜兒不留情面地說。
 
「矜兒妳的懷疑很合理。」姬重武沒有生氣,反正表示同意:「因為君影火華是神農宮其中一種最神秘的毒,向來都是由掌門負責保管。不過我可沒有跟魔教做什麼勾當。」
 
「神農宮也不只有你一個掌門吧?」矜兒說。
 




「妳的意思是以往的掌門嗎?也有這種可能性。但如果此話屬實,那就代表神農宮很久以前就已經跟魔教有關係。」姬重武神色凝重,看來事情比想像中複雜得多。
 
游同塵感到神農宮正處於內憂外患,便說:「或者現在神農宮也有魔教的間諜吧?那個姬重德不就十分可疑?」
 
「這個我也沒有辦法……重德不論用毒的功夫和武功,甚至等級都跟我一模一樣。所以他一直不服氣只能做二當家……如果重德當真是魔教的奸細就麻煩了。」
 
「姬世伯不用擔心,如果他真的是魔教奸細始終會露出馬腳的。到時候我水清瑤必定會幫助姬世伯。」
 
「有妳這句話我就很放心了。而且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不能稱呼妳做清瑤了吧。」
 
「咦?」游同塵不明白姬重武的話。
 
「我想清瑤之後會親自跟游少俠交待。不過在你們回去臨湘劍門前我想替游少俠準備一份禮物以表謝意。」
 
「禮物?」




 
「嗯……我還沒有想到送什麼禮物,但如果你想娶藻兒作為答謝的話我作為父親也不會反對的,呵呵。」
 
「爹別亂說話了!」姬藻說:「不過假若要送禮物的話不如就送那個東西吧?那個東西本身女兒都不喜歡。」
 
「是那個東西嗎?不錯。」姬重武對游同塵說:「游少俠也看見藻兒等級12不是練武的材料吧。但年輕的時候我一直都想藻兒繼承神農宮掌門之位,於是煉製了一種秘藥。」
 
姬重武走到地下室的藥架看著,然後取出了一個小木盒,說道:「這木盒裡面裝有五顆『九鼎煉心丹』,乃是我為藻兒煉製的禁藥,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丹藥的存在。」
 
「那麼它的功效是怎樣?」游同塵好奇的問。
 
「只要服用九鼎煉心丹,接下來的一個時辰裡面你的內丹修為會大幅提升,內力亦會比起平日增強超過一倍。」姬重武解釋說。
 
「那不就很厲害嗎?簡直是每個人夢寐以求的仙丹啊!」
 




「唯一的缺點就是每顆九鼎煉心丹都需要十分長的時間煉製,所以十分珍貴。」
 
游同塵受寵若驚,問道:「送這樣珍貴的東西給我可以嗎?」
 
「這原本是藻兒的東西,現在她想贈給你,反而你想拒絕了?」
 
「怎麼會呢,感謝姬掌門和姬藻小姐!」游同塵對姬重武父女鞠躬說。
 
 
結果在巫山派鬧上神農宮的三天後,山上的天氣遂漸轉好,然後巫山派跟游同塵亦相繼下山離開神農宮。
 
可是,正當游同塵以為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可以輕鬆一下之際,水清瑤卻終於對游同塵開口:
 
「游師弟,我這次回師門之後就要嫁人了。」
 
「欸?嫁給誰?」
 
「正確地來應該是我要選夫君,成家立室然後接掌臨湘劍門。」水清瑤告訴游同塵:「再過數十天,立春過後,臨湘劍門就會舉行天下比劍大會,以招有能之士入贅水家協助我打理臨湘劍門。」
 
──游師弟你要參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