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湘劍門掌門水中天,最終還是返魂乏術。他離世的時候正好是水清瑤從神農宮回來的那一天,之後水清瑤為了準備父親的身後事就很少露面了。
 
可是作為臨湘劍門的繼承人,水清瑤同時也要處理自己的婚事。天下比劍大會的消息已經傳遍整個武林,只要是三十歲以下又未娶妻者都可以報名參賽。不論是為了抱得美人還是想得到名聲地位,所有練劍的人都不想錯過這次機會。因此短短十數天已經吸引了無數武林人士來到衡州城碰運氣。
 
「聽說臨湘劍門的大師兄敖維與巫山派白騰遠也會參與比劍大會啊!」
 
衡州城的酒家裡面到處都可以聽到比劍大會的話題。其中一個消息比較靈通的劍客就跟在場的人說:
 
「刀劍無情,各位要參加比劍大會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若論劍法,年輕一輩武功最高就是臨湘劍門和巫山派的兩名首徒吧。但假如他們首先碰上或許會兩敗俱傷,其他人就有機可乘了。」
 
其他酒客也七嘴八舌地發表自己的意見。
 
「天下劍法就以臨湘劍門和巫山派最為精妙。如果白騰遠勝出比劍大會,再把臨湘劍門的劍法融會貫通,假以時日就沒有人可以用劍打羸他啦。」
 
「到時候白騰遠就不再是少年英雄第一人了。甚至有能力問鼎武林盟主之位,打破八八門的壟斷。」
 
「可是我猜臨湘劍門始終比較喜歡由自己的弟子勝出吧,畢竟他們與巫山派關係不太好。這次比試也在間接決定哪個門派才是天下第一劍,火藥味甚濃啊。」
 




「只不過臨湘劍門裡面,比較有希望的除了大師兄敖維就是二師兄松子桑。之後再想不到其他有名氣的後起之秀了。」
 
客人的討論沒完沒了,但在酒家的一角卻有幾個人只是靜靜地吃著小菜。
 
「即使提起臨湘劍門,也絕對不會有人說起你的名字呢。」矜兒一邊喝酒一邊對游同塵說。
 
「還真的不習慣沒有水師姐在場,但還是聽見妳的聲音。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妳是水師姐的附屬品。」
 
「真是沒禮貌。我也不想跟你一起的,只不過是依照小姐的吩咐來幫助你而已。還好有小珣在,我當作陪小珣就好。」
 




「可是妳不用陪水師姐嗎?畢竟她現在也應該很難過。」
 
「小姐才沒有你想像中那麼軟弱。」
 
游同塵、矜兒、小珣三人在衡州城的酒家裡打聽消息。但小珣對於江湖事情沒有興趣,只對游同塵和矜兒在喝的酒水十分好奇。
 
「小珣還不可以喝酒呢,女兒家喝醉了的話會有危險。」矜兒沒收了小珣手上的酒杯。
 
「但小珣看見游哥哥和矜兒姐姐都很喜歡喝酒嘛。」
 
「因為姐姐是大人啊,小珣年紀還小不可以喝酒。」矜兒對小珣解釋,可是小珣還是不服氣,便說:
 
「小珣才不是小孩子呢。可能比矜兒姐姐更加『大人』喔。」小珣問:「矜兒姐姐有跟游哥哥做過生小孩子的事情嗎?」
 
「喂!游同塵!」矜兒猛力拍枱,在場的客人不禁望向他們三人。




 
而游同塵沒有料到小珣突然這麼說,也不懂得如何反應,只是默默地繼續喝酒。
 
「雖然我有懷疑過,但原來你已經對小珣出手了嗎?」矜兒小聲說:「我問你是什麼時候出手的,果然是你失蹤的那段日子?」
 
「大概是這樣吧,妳就別再追問這種私人問題了。」游同塵回答說。
 
然後矜兒一個人自言自語道:「看來是這樣沒錯了……」彷彿她已經知道了游同塵身上的秘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