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練氣就到此為止吧。」在臨湘劍門芙蓉峰的空地上,矜兒負責指揮游同塵的特訓,而小珣則坐在樹蔭下凝望著他們倆。
 
「矜兒老師,這段日子我都只有修煉內功。水師姐的特訓筆記應該還有其他項目吧?」游同塵抱怨道。
 
「別吵,我再看一看。」矜兒打開水清瑤交待的筆記,然後從包裹裡面取出兩部劍法的手抄本並交給游同塵。
 
「這是『青天芙蓉劍』與『萬里歸雁劍』的劍譜?」游同塵問:「難道水師姐想我修習這兩套劍法嗎?」
 
「怎麼可能呢,你這個等級2的笨蛋沒有資格領悟這兩套上乘劍法啦。只不過這次比劍大會你可能會遇上你的師兄,把劍法熟讀至少可以更加了解對手吧──小姐的筆記是這樣說的。」
 




「水師姐真的很用功,劍譜上都記載她對於每一招的理解,包括劍招的優點缺點。」游同塵隨便翻了幾頁,「不過距離正式比賽還有一個月左右,看來要多花時間才可以把它們讀完一遍。」
 
矜兒便輕蔑回應:「其實你也沒有勝算吧,不明白為什麼小姐想訓練你呢。只靠臨湘劍法的入門武功能夠打贏天下高手才怪。」
 
「我可是有秘密武器喔。」
 
「你是說那幾顆藥丹?還是你那把爛劍?拜託你就換一下你的佩劍吧,其他人看見還以為臨湘劍門在欺負新人。」
 
「這劍可就是我的秘密武器,比試的時候妳自然會明白了。」
 




「最好是這樣啦,」矜兒無奈地說:「雖然我不認為你可以勝出比劍大會,但至少別輸得太難看嘛。不然就辜負小姐的一番苦心。」
 
「妳說得不對,我參加比劍大會就是想贏第一。」游同塵沒有半點猶豫。
 
「別做夢了,太逞強可能性命不保喔。而且有什麼原因你要非贏不可呢?你上一次在神農宮當眾羞辱白騰遠,如果比賽你們對上的話,我可不認為他會輕易放過你。」
 
「沒有其他原因。大家都說白騰遠跟敖維勝出機會最高吧?但假如水師姐要跟他們結婚我就是不喜歡。」
 
「你喜歡我們小姐嗎?那小珣怎麼辦?」
 




「我喜歡小珣跟喜歡水師姐沒有衝突。我也喜歡矜兒妳啊。」
 
「哼,你們男人都是這樣,別以為我也像小珣那樣好騙。」矜兒面不改容地說:「如果你想贏到比劍大會的話,你就求神拜佛在對手分配上面會抽到好籤。」
 
小珣插口說:「雖然小珣不能跟游哥哥練武,但如果是拜佛的話小珣可以跟游哥哥一起拜喔。」
 
游同塵回應道:「這樣說起來,比劍大會的賽程將會在十天後公佈。屆時就知道我以後的對手會是怎麼樣,真令人期待。」
 
「別想太多了,快點熟讀小姐給你的劍譜吧。」
 
 
隨著天下比劍大會的日期越來越接近,衡州城這段日子的客棧早已經沒有空房,甚至連城外的旅店都是擠滿了來湊熱鬧的人。
 
十天以後,到了公佈比劍大會詳細的日子,各門各派的好手很早就已經來到衡州城的中央廣場上。眾人看見一個十分寬廣的擂台已經搭建在廣場中間,多大的排場,就不難想像臨湘劍門在衡州城的影響力了。
 




「快看!」其中一個武林人士指著西邊大街方向,在那裡有數十人正在走向廣場中間,「那就是巫山派的人吧,雖然他們只派出首徒白騰遠出戰,但終究要講氣勢還是帶上了其他弟子。」
 
「而在另一個方向來廣場的就是臨湘劍門的弟子了。」
 
隨著兩大劍派走到擂台之上,大家再次感受到天下比劍大會的威勢,大概只是僅次於推選武林盟主的比武大會而已。
 
這邊廂,臨湘劍門這一次派出了三名弟子參加大會,包括二師兄松子桑。他一直對於在逍遙殿上敗給游同塵而懷恨在心。
 
「游兄弟,我一直都希望能夠在所有人面前再與你交手呢。」人群中,松子桑笑著對游同塵說。
 
「是嗎?那麼千萬別在被我打敗之前就輸給其他人了。」游同塵也笑著回應。
 
矜兒和小珣跟在沒有參加大會的臨湘劍門弟子後面,矜兒看見游同塵和松子桑二人對話就跟小珣嘆息說:「其實臨湘劍門只是為了宣示實力,所以連今天公佈對賽分配都搞得這麼大排場。明明還沒有開始比試,他們就差不多要打起上來了。男人都是這樣笨的生物嗎?」
 
擂台上,臨湘劍門代掌門阮采蘋作了簡短的致辭後就對現場的人說:「現在我就公佈天下比劍大會的三十二位參加者,還有詳細比試的日期。」




 
游同塵……敖維……松子桑……白騰遠……白布的直幅上寫了這些熟識的名字,然後在場人員把白布掛在擂台之上隨風飄盪。
 
接著是比試的詳情,今次大會總共有三十二人採取淘汰制,因此要在大會勝出的話就要連續打贏五個對手。
 
就在七天後,接連五天裡面每天都會舉行一輪比試;因此休息的時間不多,如何在比試裡面溫存體力也可能是勝負的關鍵。
 
這樣看的話盡量不要連續對上強敵會比較有利。不過事與願違,在比試分配表格上面,游同塵第一場的比賽對手就是二師兄松子桑。
 
「嘿嘿,真是令人期待呢,游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