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的對手今早被發現伏屍在衡州城的其中一條大街上。」矜兒對游同塵說:「而且是一劍封喉,還來不及反抗就死了。」
 
「但他不是什麼無名小輩,他可是九華派的高徒啊。昨天我看過他的武功也很不俗。」
 
九華派雖及不上「武林五大派」,但論劍法的話也算是天下四強,與天劍門齊名。
 
「所以有人在背後說是你昨晚趁他不為意時偷襲他呢,因為他死了的話你就是最大的得益者。」矜兒補充說:「當然他們也沒有證據就是了。清者自清,你亦無須過份擔憂。」
 
「不過參賽者在比劍大會期間被殺,怎樣想也不可能是巧合。」
 




「別想太多,我就叫你要專心觀察今天的比試啦。」矜兒不耐煩地說:「第三輪以後會重新分配對手,所以今天勝出的人全部都可能是你明天的敵人啊。」
 
然而,當游同塵望向擂台時,今天的第二場比試就剛好結束。緊接著第三場比試的參賽者走到擂台上,四周傳來熱烈的歡呼聲。
 
 
第二輪──第三場比試:
 
南宮碧(天劍門、等級18) 對 何英(龍虎幫、等級18)
 
 




「是我的錯覺嗎?」游同塵問:「怎麼在場觀戰的婦女比之前多了?」
 
「因為是南宮公子吧。」矜兒回答道:「南宮公子的俊俏外面可說十分有名。」
 
「總覺得不高興……如果下一輪對手是他,我必定要教訓一下他。」
 
「南宮公子也不是等閒之輩,對上的話你別出洋相就好。」
 
擂台上的比試開始,游同塵對於南宮碧的劍法感到十分新奇。目前為此游同塵所接觸的劍法都是以輕靈多變為主,每一招都是經過精心設計和部署,目的就是以各種方法攻擊敵人的死角。
 




可是南宮碧的「致柔劍法」卻沒有這種威勢。他的每一劍都淡然無奇,而且讓人感覺是放棄進攻。
 
「你沒有留意到嗎?」矜兒對游同塵說:「南宮碧的劍尖從來沒有指向對手。」
 
小珣就好奇地問:「劍尖不指向對手有什麼特別?」
 
矜兒回答:「長劍的擊法有很多種,但歸根究底最常見的就是『劈』和『刺』。其中以刺的攻擊距離最遠、速度最快,所以用劍尖指向對手就算沒有其他動作都能夠給予對手壓力。」
 
試想像一下自己的喉嚨被別人劍尖指住就可以了。頂尖高手甚至可以單靠劍尖上的延長線來鎮住對手。
 
可是游同塵越來越想不通,「那南宮碧是用什麼方法擊敗之前的對手?」
 
「嘛,大概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擂台上二人的劍縱横交錯,不過由一開始到現在都是何英壓制著南宮碧,沒有給予南宮碧任何反擊機會。




 
不過游同塵注意到何英的表情,便問:「明明南宮碧看起來是處於劣勢,但為什麼何英越來越焦急呢?」
 
這時候「鏗鏘」一聲,何英的劍竟然斷開兩截了!
 
「唉,就只有你不知道。昨天的比試,南宮碧也是斬斷對方的劍迫使對手投降。」矜兒說。
 
「究竟怎樣可以辦得到?明明南宮碧都沒曾主動攻擊!」游同塵心想如果自己的祝融劍被斬斷的話,也不知該如何向小珣交待了。
 
「這就是天劍門的秘密了。」
 
第二輪──第三場比試:南宮碧勝。
 
 
之後輪到白騰遠的比試,但沒有懸念,是白騰遠的表演時間。結果第二天的全部比試在午時前結束,游同塵亦因為對手缺席而勝出。




 
第二天比試結束後擂台上只剩下八個名字,而現在就要分配明天的對戰選手。
 
第一個被抽出的名字是游同塵,而他的對手是──敖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