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知道下一個對手是大師兄敖維的時候,比起游同塵本人,矜兒卻顯得更加震驚。
 
「看來運氣已經走到盡頭了……」矜兒失落地說。
 
「如果想勝出大會的話早晚也會對上大師兄吧,我可沒有想過逃避喔。」游同塵說。
 
「不是這個問題啊。比劍大會三十二個參賽者之中,唯有敖維與白騰遠是另一個層次,你根本沒有機會贏。」
 
「還沒有開始,怎樣斷定沒有機會呢?」
 




「沒有機會就是沒有機會啊!」矜兒大喝,把旁邊的小珣嚇得顫抖。意識到自己失態後矜兒便一個人跑離了廣場,游同塵想追上去卻因為廣場擠得水泄不通,只能眼睜睜看著矜兒的身影消失。
 
「其實矜兒姐姐最近很古怪……晚上的時候小珣想找矜兒姐姐一起睡的,但每一晚矜兒姐姐的房間裡面都沒有人。」小珣擔心地說:「游哥哥不如你今晚找矜兒姐姐看看吧。」
 
「嗯……」
 
 
當晚矜兒若無其事地回到客棧,並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於是游同塵便敲了矜兒的房門──叩叩,沒有反應。
 
「矜兒,妳可以開門讓我進來嗎?」




 
依然沒有反應,但敲門時感到房門沒有上鎖,游同塵就輕輕推開房門入去矜兒的房間。
 
「矜兒妳在寫信嗎?」進房間後,只見矜兒把信紙收到書枱的抽屜裡,而書枱上面還放著紙筆。
 
「這麼晚你來少女的房間是想幹什麼呢?」矜兒冷淡地回應。
 
「那個……矜兒妳最近怎麼了?小珣很擔心妳呢。」
 
「那你會擔心我嗎?」




 
「當然我也擔心妳啊。」
 
「為什麼?因為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游同塵沒有半點猶疑。
 
「喜歡我的話就抱我吧。」矜兒透水的雙眼一直凝視著游同塵,把游同塵的靈魂俘虜。
 
「抱……的意思是?」
 
「把我當作你的女人抱啊……難道因為我不及小姐漂亮,也沒有小珣可愛,所以你沒興趣?」
 
如果說水清瑤是大家閨秀,性格穩重喜怒不形於色;那麼矜兒就是小家碧玉,性格率直活潑。游同塵其實在衡州城遇見她們兩人早已經是一見鐘情,自然是不想拒絕眼前的邀請。
 




可是這種感覺是什麼呢?為什麼矜兒會這樣積極?究竟矜兒有喜歡自己嗎?
 
但看見矜兒楚楚動人地依偎在床上,那些理性的問題游同塵早已拋諸腦後。
 
游同塵同樣坐到床上,右手輕撫矜兒的臉,左手攬著矜兒的纖腰。矜兒便在游同塵的耳邊說:「你真的喜歡我嗎?如果你只是純粹想抱我的話你會後悔的。」
 
「我喜歡矜兒。尤其這段日子妳幫了我很多,令到我更加肯定自己是十分愛妳。我可以為妳做任何的事,所以我想妳每天都開開心心。」
 
接著二人就再沒有說話,只是以行動互相回應對方;越是愛著對方,動作也越是激烈。這一晚矜兒需要游同塵、游同塵亦需要矜兒。
 
可惜春宵苦短,為了準備明天的決戰,在魚水之歡後矜兒便服侍游同塵上床作息。窗外皎潔的月亮落下,天空漸漸亮起來。當游同塵醒過來後卻發現矜兒已經不知所縱,剩下來的只有兩封分別交給游同塵和水清瑤的信。
 
 
游同塵……我實在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但我首先要表明我自己的身分。我根本不是什麼神農宮出身陪著伴小姐的丫鬟,我真正的身分是魔教的奸細,也是八八門的奸細。
 




這世界有一個秘密是八八門一直不想其他人知道的,那是關於我們每一個人「等級」的秘密。「等級」在上古時代並不存在,正如小珣一樣。「等級」是八八門為了控制所有人而「製造」出來的。
 
原本所有武功、所有武器都沒有等級的概念;八八門把每個人、每件物件都給予等級的限制,目的只是想把所有資源保管在一小撮人的手上。另一方面,八八門也建立了魔教作為敵人。名門正派想升等級就要討伐魔教,八八門就藉此控制名門正派的升級進度。
 
更甚的是,每當他們發現有潛質的人,八八門就會給指示魔教要除去那個人。
 
明明是這樣扭曲的社會,不過我們所有人活在等級的世界太久了,已經不以為然,直至我遇上水清瑤小姐。
 
小姐她很討厭把人分成不同等級,更加不認同一個數字就代表了一個人。我在小姐身邊的日子漸漸被小姐感染,可是我明白沒有人能夠與八八門作對所以我一直選擇逃避。
 
不過游同塵……你是特別的人。如果你有喜歡的女孩,而那女孩又喜歡並且願意把初夜獻給你的話,你的等級上限就會以倍數上升,所以當你抱了小珣之後你的等級上限由1變成2;但另一方面,如果你跟不是真心相愛的女人行房,你的等級就會立即降回1。
 
關於這個秘密我想是跟你的父母有關係,但詳細原因我也不清楚。
 
我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例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喜歡你。




 
或者在破廟裡面差點把你害死讓我十分內疚,可是你卻完全沒有在意,也不責怪我。我一直生活在魔教與臨湘劍門之間,唯一能夠讓我輕鬆的時間就是跟你一起的時光。或許是這樣我已經不知不覺地喜歡上你,游同塵。
 
所以如果你真的喜歡我的話,你現在的等級上限已經變成4……只是我一定不敢看你的等級……因為我害怕你其實沒有喜歡我。
 
現在至少我可以留下美好的回憶離開。所有背叛魔教的人後果也跟巫山派的長老一樣,所以你不用再找我了。
 
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勝出比劍大會,跟小姐一起對抗八八門,解放這個世界。
 
至於方法我會在另一封信告訴給小姐的。
 
愛你的矜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