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哥哥,矜兒姐姐不在嗎?」小珣早上來到矜兒的房間,但只看見游同塵一個人。
 
「小珣,妳來得正好。」游同塵把矜兒交給水清瑤的信遞給小珣,「可以拜託妳今天先跟水師姐一起嗎?還有這封信是矜兒給水師姐的。」
 
「嗯,明白了。」小珣點點頭,「今天第一場比試就是游哥哥呢,我會在台下支持游哥哥的。」
 
小珣離開客棧後,游同塵便回到自己房間,帶上九鼎煉心丹的木盒準備今天的比試。
 
雖然游同塵很想知道現在矜兒的下落,但目前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既然矜兒臨別吩咐一定要勝出比劍大會,今天對敖維的比試就非勝不可。
 




游同塵對自己說:「現在我的等級上限是4,這是矜兒送給我的禮物……我一定會好好運用這份禮物來擊倒大師兄的。」
 
 
這段日子矜兒與小珣都會陪著游同塵到衡州城廣場參加比試,如今獨自一人,雖然有點傷感,但同時間亦讓游同塵的腦筋特別清晰。他在路上不斷苦思今天的對策,然後很快就來到比試場。在熱鬧的人海之中,游同塵看見遠處有兩個熟識的身影。
 
敖維正在與水清瑤商討什麼似的。當水清瑤看見游同塵之後便轉身離開,而敖維就走向游同塵打招呼:
 
「想不到你是我第三輪的比賽對手呢。」
 
「大師兄……」游同塵凝視望著敖維。




 
「哦,你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敖維問道:「你現在的眼神跟昨天完全不一樣,是已經有所覺悟的目光……不過也沒關係,不管怎樣我也只會全力打敗你,讓你輸得心服口服罷了。」
 
「沒問題,我這邊也會全力迎戰大師兄的。」
 
「哼,這樣才是臨湘劍門應有的風範。這場比劍大會我們才是主人家,絕對不可以在賓客前失禮。」敖維望向擂台,「今天無論我們誰勝誰負,我們其中一人也會代表臨湘劍門繼續出戰……當然,勝出的人只會是我,水清瑤也是屬於我的。」
 
「誰知道呢,前天二師兄也是認為他一定會贏。」
 
「松子桑?小丑而已。他根本配不上水清瑤。」敖維冷笑問:「你知道水清瑤剛才跟我說了什麼嗎?她說像你這種人根本配不上這個舞台。」




 
「水師姐不可能這樣說的,只不過你在瞎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
 
「我武功比你高得多,難道我還要用這些下三流的招數來對付你嗎?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敖維冷笑幾聲後就走到比劍大會的後台,準備即將開始的比試。
 
天下比劍大會已經來到第三日,剩下的參賽者亦只餘下八位。
 
 
第三輪──第一場比試:
 
游同塵(臨湘劍門、等級2) 對 敖維(臨湘劍門、等級20)
 
 




「游同塵,你準備好了嗎?」敖維沒有像第一天那般輕視游同塵,相反已經拔出劍準備出招。
 
「我已經準備好隨時領教大師兄的高招,請賜教!」
 
比試開始,敖維手中的長劍慢慢凝聚真氣,真氣之強就連肉眼也能看見。於是游同塵就想起之前矜兒對敖維的評價:
 
「大師兄敖維與松子桑不同。雖然二人只相差1等級,但實力卻差天共地。松子桑的劍法以輕靈為主,他能夠把萬里歸雁劍練至爐火純青,但其他方面的修為卻不太行。」
 
相反,敖維天生就是一個練武狂。除了只傳掌門的湘君湘夫人劍,敖維在二十歲那一年就已經把其他臨湘劍門的武功練到登峰造極,甚至是完美到不能再進步。
 
於是在接下來的六個年頭裡面,敖維每天都潛心修練衡湘心法,內力深不可測;目的在於以氣御劍,在完美的劍招之上增加驚人的破壞力。
 
就連水清瑤也認為自己沒有本事打贏敖維,因此矜兒一直不希望游同塵會對上他。
 
然而,在游同塵面前阻擋去路的正是敖維。敖維橫空一揮,劍氣從刃而出,光影劃破長空直撲向游同塵──游同塵選擇不作正面交鋒,往右一躍勉強迴避了劍氣。




 
「那麼我就作為大師兄指導一下你吧,游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