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敖維認真起來對游同塵連環揮劍,擂台下竟突然變得肅靜;所有觀眾都屏息靜氣、害怕稍為分神就追不上敖維的劍。
 
而面對敖維凌厲的攻勢,游同塵只是拼命閃躲。一方面游同塵想仔細觀察敖維的動作、另一方面也想拖延時間消耗他的功力。不過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二人等級相距太遠,全力應對大概只拆十招就可以升級,游同塵還打算保留實力就只好避開敖維的鋒芒。
 
敖維看見游同塵只是閃避,就使出「迴風落雁」在原地旋身往游同塵的下盤掃劍,游同塵見狀就躍後──但敖維依然在原地旋轉,在轉第二圈的時候他放出的劍氣竟搶先在游同塵落地前撲至。
 
游同塵無法在半空中迴避,便運功架劍抵擋──劍氣撞到游同塵的劍身,游同塵的雙手頓然麻痺、全身一震口吐鮮血。
 
「萬里歸雁劍的『迴風落雁』根本沒有此種變化,」游同塵心裡吃了一驚:「就算精通此劍法的松子桑也不可能辦得到,這明顯是大師兄自創的變招。」
 




可是敖維接著的動作更加嚇呆了游同塵。只見敖維的長劍快速打圈,劍氣從劍尖轟出!這套動作就像祝融八式的「力拔三垣」,游同塵反應不及只能硬擋,卻被彈到擂台的邊緣。
 
「為什麼……大師兄你會這一招?」
 
雖然動作不盡然相同,但效果卻是一樣。然而敖維冷靜地對自己說:
 
「原來可以這樣控制劍氣的流動……」
 
「難道大師兄只是透過觀察就領悟了『力拔三垣』的御氣方法?」游同塵非常震驚,而且只不過是擋了兩招就已經受到嚴重內傷,只能勉強站著。
 




「很有趣,但游同塵你不會這樣快就輸了吧?」
 
「別笑說了……現在還沒開始呢!」
 
這回輪到游同塵進攻,原本打算至少可以挽回一點劣勢,但沒想到在進攻時二人的劍少不了碰撞,一旦雙劍碰撞游同塵就被劍氣震開。
 
事實上敖維已經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每一招既是防守亦是進攻。就算游同塵有九鼎煉心丹的幫助但內力仍然輸敖維一大截,勉強施展祝融八式後已經破綻百出,攻守逆轉。
 
「太令我失望了,游同塵。」敖維把手上的真氣源源不絕地灌往長劍,並對游同塵使出經過內功加持的「湘回九曲」,真氣連環刺中了游同塵身上不同穴道!
 




只聽見游同塵慘叫一聲就倒下,傷痕累累、毫無反應。台下觀眾看見勝負已分,紛紛為敖維送上歡呼。
 
「游哥哥……快點站起來啊……」只有小珣在看台的另一邊默默支持著游同塵。
 
而小珣身旁的水清瑤就對她說:「妳的游哥哥右手仍然緊握著長劍,比賽還沒結束。」
 
果然,幾秒過後游同塵被真氣包圍,慢慢地站了起來;縱然滿目瘡痍,但感覺卻比一開始時更具威勢。
 
「正常來說我已經輸了一次,」游同塵對敖維說:「但我是打不死的,你每打贏我一次,我就會變得更加強!」
 
「喔,原來升級了嗎。」敖維看見游同塵不只等級提升,連意志都比之前更加堅定。於是他重新架起劍勢說:「你要復活多少次,我就把你打倒多少次!」
 
看見游同塵忽然升級至等級3,台下觀眾的氣氛再推上另一個層次。這個時候越來越多人反過來支持游同塵,希望可以親眼見證奇蹟的發生。
 
唯獨是白騰遠看得不耐煩,「那小子又升級了,跟我上次在襄陽城對打一樣。明明等級這樣低但內力和等級明顯不相稱;又懂得一些奇怪的劍法,越來越可疑了。」




 
白騰遠繞過圍觀的人,靜靜地走到後台準備室。因為工人都忙於欣賞比試,而且白騰遠也是比劍大會的選手,就沒有人理會白騰遠在這裡做什麼。
 
白騰遠看見游同塵帶來的行囊。平日行囊都是由矜兒保管,但現在只能任由白騰遠翻找。
 
「這個盒子刻有神農宮的記號……」白騰遠拿起裝著九鼎煉心丹的木盒,心裡產生疑問。
 
當然游同塵不知道白騰遠正在翻他的包裹,游同塵現在只是全神貫注在與敖維的第二回合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