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尤其是絕對不可以告訴其他人我的身分。」南宮碧只是在游同塵耳邊留下這一句話,然後就匆忙離去。
 
「南宮公子走得很急呢,還打算替他煎藥療傷。」矜兒說。
 
「嘛,他應該沒大礙吧。」游同塵回應:「天色也不早了,忙了大半天我只是想回客棧休息。」
 
「可是聽小姐說你明天的對手是那個白騰遠,你這樣子有把握可以贏到他嗎?」
 
「唯有賭在大師兄留給我的武功心法吧,」游同塵從懷中取出敖維的秘笈,「還有姬藻的九鼎煉心丹……咦,好像把九鼎煉心丹留在比劍大會的準備室裡面?」
 




「這麼重要的東西怎可以隨便放啊!沒有我照顧你就亂來了。」矜兒不禁嘆息。
 
「對呢,所以妳要一直留在我身邊啊。」
 
「我是小姐的丫鬟,不是你的丫鬟啦。」
 
「早晚我們全都都是一家人喔。」
 
 
可是,當游同塵等人回到準確室,打開行囊後卻發現裡面裝著九鼎煉心丹的小木盒不翼而飛。而且周圍沒有其他人,游同塵想找人問也找不到。




 
於是矜兒便生氣地問游同塵:「你肯定木盒是放在裡面嗎?」
 
「小珣也記得游哥哥今早把木盒放在裡面的,應該沒有錯。」
 
「難道是被人偷了?」游同塵只好從最懷的情況想。
 
「這樣就麻煩啦。怎樣看最像是會針對你的人就是白騰遠啊!」矜兒說。
 
本來二人的差距已經夠大了。如果九鼎煉心丹落在白騰遠手上,此消彼長,真的不敢想像。




 
「那麼我要繼續提升等級上限才可以跟白騰遠打──」
 
「你就想得美!在我和小珣面前想找其他女人嗎!」矜兒用手刀打在游同塵的額上。
 
「姑奶奶饒命啊,只是說笑而已。你現在把我打傷我明天不用出戰啦。」
 
「嘻,矜兒姐姐回來實在太好了。這情景只不過一天沒見,但感覺很懷念。」
 
矜兒和游同塵聽見後同感尷尬。而且矜兒心裡還是有一點內疚:
 
「小珣妳不會害怕矜兒姐姐是魔教的人嗎?」
 
「小珣不知道什麼是魔教喔。」
 




小珣的微笑讓矜兒輕鬆下來。她輕撫小珣的頭說:「真是可愛的孩子,被游同塵吃了太過可惜。」
 
「如果小珣是被我吃掉的話,我就是被妳吃掉喔……」游同塵望見矜兒盯著自己,「只是說笑而已,呵呵……不如說回正題吧。關於明天和白騰遠的比試……」
 
 
當晚回到客棧後,游同塵一直研究敖維留給他的秘笈直至夜深。雖然小珣和矜兒原本都堅持要陪著游同塵練功,但不消一會就互相依偎睡著了。游同塵只好抱她們回床上休息,而自己就獨個兒到衡州城外繼續修練敖維的武功。
 
 
當矜兒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第四天的比劍大會也差不多要開始。
 
「小珣,該起床了。」矜兒輕拍仍然在熟睡的小珣。
 
「矜兒姐姐……早安。」小珣睡眼惺忪的慢慢爬下床,「游哥哥呢?」
 
「我也不知道,醒來的時候游同塵已經不在房間了。」矜兒說:「可能他自己先到比劍大會的會場準備?」




 
「那矜兒姐姐,我們也到廣場看看吧。」
 
「慢著,小珣妳也不是小丫頭了,要重視一下打扮呢。」說著的同時矜兒便為小珣整理剛睡醒的凌亂長髮。小珣也心情很好在哼著歌,別人看的話就像一對感情十分要好的姊妹。
 
然而,這時候在比劍大會的會場上,已經開始上演第一場的比試:南宮碧對上青風幫幫主孫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