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輪──第一場比試:
 
南宮碧(天劍門、等級18) 對 孫寒(青風幫、等級18)
 
 
當矜兒和小珣來到比劍會場時第一場比試已經開始了。只見南宮碧一如既往以防守為主,劍法滴水不漏,擂台下面的觀眾卻看得有點兒沉悶。
 
矜兒走到後台的準備室,沒有發現游同塵的蹤影,卻有一位臨湘劍門的弟子來找自己。
 
「水清瑤小姐吩咐,如果妳們想找游師弟的話可以跟我來。」




 
「游同塵怎麼了?」矜兒問。
 
「這裡不方便說……」臨湘劍門的弟子面有難色,令到矜兒有不好的預感。
 
但別無選擇,矜兒她們跟著那名弟子來到離廣場不遠的莊園,在其中一間客房裡面看見水清瑤和游同塵,可是游同塵一直睡在床上沒有反應。
 
「小姐,游同塵怎麼還在睡呢?」矜兒問水清瑤:「而且他的看起來很像很辛苦?」
 
「今早在城外發現他的時候已經是這樣沒有反應。」水清瑤說:「我看過在游師弟身旁掉下的『以氣御劍心法』,估計游師弟因為強行修練此法導至內力反噬,現在無法駕馭體內真氣所以一直昏迷不醒。」




 
敖維留下的「以氣御劍心法」是把體內真氣的周天運行伸延至劍身,彷彿長劍就是自己手臂的延長,從而達至人劍合一的境界。
 
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成的。只不過敖維早已把衡湘心法練至最高的第十重,並打通奇經八脈;體內真氣已經進入先天無為之境,收放自如。
 
相反游同塵由於等級的限制,衡湘心法一直停留在第一重。內息只限於在任、督二脈運行,強行修練「以氣御劍心法」就很容易走火入魔──情況有如洪水不能疏導引致山洪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水清瑤告訴矜兒:「此事暫時只有臨湘劍門少數人,還有天劍門的南宮公子知道。因為我拜託了南宮公子在擂台上盡量拖延時間。如果游師弟不能出戰而白騰遠不戰而勝,這樣對南宮公子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我們有辦法救到游同塵嗎?」矜兒問。




 
「只有內功深厚的人幫助游師弟疏導體內真氣,游師弟才可以醒過來。不過擁有深厚內功的人在臨湘劍門裡面就只有爹爹和大師兄……」
 
但水中天已經離世,敖維亦身負重傷,換言之沒有人可以救到游同塵了。
 
「還有一個人可以幫到游同塵……」矜兒低聲地說。
 
「是誰?」
 
「凶臉人。白鹿派的『仙人三疊功』乃五大派之中最上乘的內功心法,而凶臉人也擅於這法,應該可以幫到游同塵……」
 
「原來還有這方法。矜兒妳可以聯絡到凶臉人嗎?」
 
「但凶臉人恨不得想殺死我們,不可能會幫助我們吧。」
 




「我會跟他們做交易,無論如何要讓游師弟醒過來。這也是矜兒妳在信中提及對抗八八門的其中一個重點。」
 
「那……我就把『四臉人』叫來吧……」看見水清瑤的意志堅定,矜兒只好答應水清瑤的要求。
 
 
矜兒同為魔教的「四臉人」,他們有一套互相聯絡的方法。而且「四臉人」最近都埋伏在衡州城內,要聯絡「四臉人」剩下的「兩臉」十分簡單。
 
問題只是他們會不會應邀出現而已。
 
可能因為武林中人都齊集在衡州城廣場欣賞比試,賭她們不會在大會期間節外生枝,結果笑臉人和凶臉人很快就出現在水清瑤她們面前。
 
「叛徒!妳特意叫我們來是要我們幫妳收屍嗎?」兇臉人罵向矜兒。
 
「『凶』先稍安毋躁。」笑臉人比較冷靜,便說:「這次叫我們來的人恐怕是水家大小姐吧?」
 




本來正邪不能兩立,但笑臉人悠然自得的其中一個原因來自他的實力。在這客房裡面笑臉人武功最高,比起水清瑤還高出一截;所以笑臉人不害怕水清瑤她們,他反而想知道究竟水清瑤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感謝兩位前輩前來,今日本人有一事相求,」水清瑤望向睡在床上的游同塵,「我的朋友身負嚴重內傷,素聞白鹿派的『仙人三疊功』威力深厚,希望可以請凶臉人替我的朋友運功療傷。」
 
「妳這婊子是瘋了還是找死?」凶臉人大叫,卻被笑臉人阻止:
 
「慢著,水小姐妳的話不止於此吧?你的朋友應該是今天比劍大會的參賽者,如果妳想他趕及參加大會應該是會給予我們什麼好處?」
 
「嗯。如果你們願意替我的朋友療傷,我就以水家大小姐的身分投靠魔教。」
 
「欸?」不止矜兒嚇了一跳,就連一向冷靜的笑臉人都感到非常意外。
 
「如果你不相信本人的話,我可以修書立證並蓋上水家蓋印給予你們保管。他日當我登上臨湘劍門的掌門之位,臨湘劍門就暗中聽命於八八門。這樣對你們來說應該是百利而無一害吧?」水清瑤補充說:「這樣的話矜兒也是你們的人,希望你們不要對矜兒出手。」
 
「那小子和矜兒真的值得妳這樣做?」笑臉人顯得半信半疑。




 
但自從八八門掌門失蹤以後,八八門的影響力亦慢慢被動搖。如果得到水清瑤的幫助或者可以立下大功;就算水清瑤反口的話他們也保有她與魔教內通的證據,可以把臨湘劍門隨時抹殺。
 
因此笑臉人最後也答應水清瑤的要求,吩咐凶臉人為游同塵療傷。然而凶臉人雖然是千萬個不願意,亦只能無奈聽從笑臉人的命令;以「仙人三疊功」打通游同塵的經脈,疏導他體內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