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青風幫幫主孫寒已經使出數百招,但沒有一招可以碰觸到南宮碧的身體。
 
不過南宮碧一直拆招防守,所消耗的集中力遠比起放手攻擊的孫寒來多得。南宮碧自知已經接近極限,便轉以致柔劍法的「斷字訣」打算結束這場比試。
 
雖然轉了口訣,可是南宮碧的劍路並沒有大改變,就連擂台上的孫寒都沒有察覺到南宮碧的意圖。孫寒依然圍繞南宮碧不斷出劍尋找空隙,但他不知道他的劍身每次都被南宮碧截中相同位置而擋下──劍鍔之上十寸二分、分毫不差。配合南宮碧手上的「食鐵劍」,顧名思義每次交劍都會「吃掉」對方劍刃,不知不覺間孫寒的劍已經被砍出了缺口,孫寒卻沒有為意。
 
孫寒更使出他的奪命絕技──但還是被南宮碧的劍尖擋下。而且南宮碧以劍尖壓在孫寒劍上的缺口,猛然一震,孫寒的劍就鏗鏘地斷開兩截。
 
孫寒大感愕然,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南宮碧用劍指向自己的頸──這是今場比試裡南宮碧第一次以劍尖指向孫寒,也是最後一次了。
 




第四輪──第一場比試:南宮碧勝。
 
 
雖然孫寒不明白自己的劍為什麼會輕易被砍斷,但真相卻逃不過台下一直觀看比試的白騰遠。尤其是南宮碧為了拖延時間在台上拆了數百招,所有動作已經刻印在白騰遠的記憶之中。
 
因為只要自己今天打贏游同塵,最後的對手就是南宮碧──白騰遠重來沒有把游同塵放在眼內,只是對南宮碧格外留神。
 
「第一場比試勝負已分,請第二場比試的對手上台。」
 
白騰遠應大會主持踏上擂台,卻沒有發現游同塵的蹤影。




 
「姓游的不會是害怕我,就夾著尾巴逃走吧!」
 
擂台下巫山派弟子聽見白騰遠的話,都紛紛起哄大笑。
 
「雖然有點失望,但既然對手不出現,這場比試就是我勝出吧?」白騰遠問比劍大會的主持人。
 
不過主持人拿不到主意,想請示水清瑤的意見但亦找不到她。正當主持人六神無主的時候,擂台外忽然傳來一把洪亮的聲音──
 
「巫山派未免太過狗眼看人低了!」接著游同塵乘風飛至,從半空中跳到擂台上,「臨湘劍門游同塵在此領教高招!」




 
白騰遠看見游同塵,便說:「呵呵,你來到就最好了。我還在愁沒有人給我『試藥』。」
 
游同塵臉色一沉,說:「『那個』果然是被你偷了嗎?」
 
白騰遠笑而不語,更加面目可憎。游同塵打從心底發誓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不可以讓他毁了水清瑤的幸福。
 
 
第四輪──第二場比試:
 
游同塵(臨湘劍門、等級4) 對 白騰遠(巫山派、等級21)
 
 
「游同塵,剛才你問我的問題,我現在就告訴你吧。」
 




說畢,白騰遠就運起巫山派的自家內功。相傳巫山派的開山祖師運行此內功時真氣有如雲霧繞身,故名「雲霧心法」。不過後來巫山派專研劍術變化,再沒有如開山祖師般內力深厚之人可以達至此境界。
 
然而,眼前的白騰遠竟然重現真正的「雲霧心法」!游同塵肯定他不止偷、而且還吃了自己的九鼎煉心丹,感到十分氣憤。
 
「看來巫山派出了一個賊匪呢。」
 
游同塵亦不甘示弱,得到凶臉人替自己打通奇經八脈,游同塵內力有所增長。縱使及不上九鼎煉心丹的效果,但已經足夠讓游同塵駕馭敖維的「以氣御劍心法」。
 
「我要讓所有人我白騰遠就是天下第一劍!」
 
白騰遠騰雲駕霧,一劍指向游同塵,把這場比試的氣氛從一開始就推往至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