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是早上,但衡州的天空一片昏暗,為這場大戰制造緊張的氣氛。
 
巫山派「神女十二劍」,旦為朝雲、暮為行雨、變幻莫測。原本已經是鎮派的上乘劍法,但其最大威力卻要配合「雲霧心法」才能完全展現出來。
 
白騰遠反手由下向上撩劍,貼身劃出鋒利的弧形。這一招「幽蘭聚鶴」看似速度不快,卻頓然幻化成一片劍影;在雲霧真氣裡面劍刃撲朔迷離,游同塵認為自己擋不下對方的劍就把心一橫,以攻代守,直劈向白騰遠的中心線──
 
可是卻落空了,劍影之中白騰遠已經墊步閃到游同塵的左邊並使出「瑤姬望霞」。這一招劍尖未到,劍氣先至;劍氣先擊中游同塵下腹的氣門將他定身,接著劍尖才真正刺向游同塵──游同塵雖然收劍不及,卻以劍柄擋下並以「還反五車」回敬白騰遠。
 
如果是昨天的游同塵未必可以這樣反擊,但他在修練「以氣御劍心法」後使劍更加得心應手,劍隨心至,準確無誤地接下白騰遠的劍招。
 




神女十二劍素來以變化多端著名,不過游同塵的祝融八式同樣千奇百怪,看得台下觀眾拍案叫絕。這場比試是真正劍法比拼,跟之前敖維以內功壓倒對方的感覺完全不同。
 
「還好白騰遠的武功始終以劍招套路為主,」台下的矜兒跟小珣說:「要是像敖維那像得到九鼎煉心丹的話,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但反過來說,游同塵的劍招沒有九鼎煉心丹的幫助這個損失也十分大。當然後悔亦無補於事,眼前白騰遠的劍雖不及二師兄快,亦沒有大師兄的霸道;卻十分詭異狠毒,只要一點差錯就隨時被殺。
 
游同塵心想,其實只要找到白騰遠劍招的破解之法,這個人其實比大師兄容易對付。不過要破招又談何容易?白騰遠根本沒有給予游同塵思考的空間,第二輪的劍招又殺到來。
 
迷霧中兩道劍影從上下分途刺出,一虛一實、一死一生,名為「點額登龍」:點額而還抑或鯉躍龍門,全在一念之間。游同塵難辨虛實,唯有且戰且退尋找對方劍招的破綻。
 




「你最初的氣勢往哪裡去了?」白騰遠高聲道。
 
不過游同塵經過這幾天與高手過招,武藝修行已變得成熟;他清楚白騰遠的實力高於自己,想贏他就絕對不可意氣用事。
 
而且今場比試游同塵沒有姬藻送給他的內力,也沒有矜兒送給他的提升等級優勢;他再沒有本錢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凡事應該小心為上。
 
「這句話應該換我說呢。你自稱天下第一劍為什麼連一個等級4的人都打得這麼辛苦?」游同塵試圖挑釁白騰遠。
 
「少囉唆!你想死的話就讓我成全你!」
 




游同塵心想明明是他首先囉唆,白騰遠這個人真的很麻煩。不過看來他是性急子,一開始就已經招招奪命沒有留力的打算;既然這樣只要一直撐下去,或者就可以看得見曙光。
 
「神女十二劍雖然注著劍招變化,但就算每招盡出,始終套路會出現重複:出現重複就有規律、有規律就可以預測、可以預測就有機可乘。」
 
這是出場比試之前水清瑤給游同塵的意見。能否在自己被打敗之前找出白騰遠的破綻就變成了勝負的關鍵。
 
不過他沒想到白騰遠能以真氣繞身,讓人完全看不透他的劍法。這一刻就連一直觀看比賽的水清瑤都摸不清白騰遠的套路。
 
接著白騰遠雙手抱劍而立,雙膝微曲;劍往後穿、再踏前往游同塵刺。游同塵想橫劍抵擋,但白騰遠的劍卻憑空消失!
 
游同塵大驚,連忙躍後閃避時已經太晚──白騰遠的劍由下往上插在游同塵右手的前臂!游同塵右手立即麻痺,但因為經脈運轉早已和劍連成一體,就算沒有感覺依然緊握著祝融劍。
 
「嘿嘿,你還可以支撐多久呢?」白騰遠面目猙獰地笑著。
 
游同塵看見傷口不淺,就隨意揮劍確認一下傷勢。縱然可以勉強繼續,但已經無法收放自如,這樣根本沒有辦法跟白騰遠對抗。




 
就在游同塵心灰意冷的時候,衡州城的天空雲開見日,一道陽光照在擂台上,白騰遠繞身的雲霧竟然開始散退!
 
「這就是名副其實的『曙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