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白騰遠的雲霧真氣在陽光下消散了,」矜兒說:「這樣就不用霧裡看花,可以看清他神女十二劍的真面目。」
 
「可是游哥哥右手流了很多血,這樣沒問題嗎?」小珣問。
 
「嗯,他的動作的確變遲鈍了……不過比劍最重要的不是手、而是眼。用雙眼洞識對手的意圖、看穿劍招的破綻,就能先發制人……至少游同塵不是瞎了眼還不至於絕望……」
 
矜兒雖然嘗試為游同塵辯護,但她緊握拳頭愁眉不展,就連小珣亦看得出矜兒說話沒有自信。
 
說時遲,那時快,白騰遠並沒有被雲霧消散而動搖,他的劍如閃電般再次向游同塵劃過去!明白到神女十二劍每一式都是虛中帶實,雖眼前劍影無數,游同塵就定睛在白騰遠的手腕希望可以識破虛招。
 




然而,手腕的轉動才是神女十二劍的精髓。只見白騰遠的手腕不停扭動,手中長劍就越來越難捉摸,不經意間劍刃已經貼在自己胸前但右手卻不聽使喚,結果又捱了一劍。
 
白騰遠得意地說:「別以為憑你這黃毛小子就可以破解巫山派深奧的劍法。」
 
不過在捱完劍以後,痛楚令到游同塵更加清醒。換著是敖維的話剛才一劍自己應該是必死無疑!但白騰遠斬的卻是沒有力道,游同塵終於察覺到白騰遠的劍法與自己所知道的根本分別。
 
游同塵所學習的劍法一向以腰帶劍,勁力從腰經肩到臂至腕;而白騰遠的劍法靈活詭變,一劍劈在中途就突然改變方向,不得不以手腕催勁,因此力道就有所減弱。
 
游同塵心想:「白騰遠那傢伙的劍法或許沒有想像中厲害……如果是大師兄的話他會怎樣對付白騰遠呢?」
 




回想起自己跟敖維對戰的畫面,敖維真氣灌注長劍一揮,即使游同塵能夠擋下也被彈開數丈。游同塵在想,自己能夠做到相同的事情嗎?
 
此刻,白騰遠正迎面劈來「天碧松巒」,但游同塵已經放棄了防守;他模仿敖維的以氣御劍,猛力由上而下揮舞──雖然白騰遠的劍比較快,斬下來的同時更擊退游同塵,但游同塵隨後的劍氣同樣轟中了白騰遠!二人同時間吐出一口鮮血。
 
「這一劍是我稍勝吧。」游同塵笑起來對白騰遠說。
 
「臭小子想以命抵命嗎?」白騰遠抺去口邊鮮血,「只是想不到你瘋成這樣,下一次不會再讓你碰得到我!」
 
說畢,二人再次交劍。始終白騰遠劍法優於游同塵,這一次他點劍點中游同塵劍招的弱點,然後再往上撩在游同塵的右肩劃出一道血痕。
 




「就是說你沒有辦法跟我鬥吧!瞧你的右手已經不能使勁,還想贏我嗎?」白騰遠喝道。
 
「右手不能使勁就換左手!」游同塵把劍拋到左手,瞬間感到奇怪的差異。
 
當左手持劍的時候,游同塵發覺他所修練的劍法全都派不上用場。一直以來所有套路都假定是右手握劍,現在左手甚是不靈光,揮舞祝融劍亦不成劍招。
 
「竟然離經叛道左手使劍,我看你是黔驢技窮罷了!」
 
白騰遠一口氣使出「阮公上升」、「暮雨朝雲」、「池澤聖泉」,劍刃如風擺柳劃在游同塵眼前;而游同塵再次不顧性命,以氣御劍平白地直刺向白騰遠!白騰遠不願像剛才「以命抵命」般的互劈,想回防卻因為游同塵左手使劍找不著他的弱點,只能轉手腕斜劍而擋──
 
兩劍相交,白騰遠的劍竟抵擋不住「鏗」聲彈開!縱使游同塵這一劍刺不中白騰遠,但已經逼使白騰遠退後數步。
 
白騰遠一向自視過人,卻居然被一個等級低於自己這麼多的人擊退,難免感到奇恥大辱。
 
「原來是這樣。」擂台下的矜兒恍然大悟,「白騰遠的劍法比游同塵高明得多,游同塵要跟他比劍法自然沒有勝算。不過現在游同塵左手握劍,他的劍再不是劍法的主體、而是內勁的載體……這樣跟敖維的理念一模一樣!」




 
敖維當初也只是以最入門的劍法就可以壓制游同塵,所以在他的武功裡面,劍法從來不是重點。
 
水清瑤同時亦慨嘆:「這是以拙勝巧的道理,原來敖師兄已經創出這麼一套技法……現在由游師弟繼承,希望他可以把敖師兄對於劍術的理念發揚光大。」
 
至於白騰遠,他已經被殺意充昏了頭腦,雙眼瞄著游同塵幾個致命的位置。既然游同塵放棄防守,要麼刺向喉嚨、要麼刺向心臟,總之就要殺死他!誰管他什麼比試的規矩!
 
最後白騰遠的眼睛停留在游同塵的喉嚨,他決定要以飄忽不定的劍法一劍封喉──
 
「游同塵避開!」矜兒感覺到白騰遠的殺意,就往擂台大喊。
 
「不,我早知道你想殺死我,」游同塵胸有成竹地說:「雖然我看不破你的劍路變化,但我會在終點抓住你。」接著游同塵竟然單手接住白騰遠的劍刃,同時間左手的劍已經貼在白騰遠的頸上!引來一陣高呼聲。
 
「游哥哥贏了嗎?」小珣捉住矜兒的衫袖問。
 




「白騰遠的巫山派劍法本應是變幻莫測,但他殺意太重反而露出了意圖,所以劍刃被游同塵赤手接下了……」矜兒對於結局感到很意外,「嗯,比試點到即止──」
 
不過白騰遠老羞成怒,掙扎斬傷游同塵捉住自己劍刃的手,更一劍插穿了游同塵的胸口!
 
游同塵感到非常痛楚,本能地揮劍反擊,白騰遠立即身首異處!
 
雖然大家都明白「點到即止」是不可能的,但萬萬沒有想過二人竟然是互相殺戮一般的情境,看得在場觀眾十分驚訝。尤其是現場巫山派的弟子更加衝了上台想討回公道。
 
不過這一切游同塵都看不到了。白騰遠這一劍把游同塵刺至重傷,游同塵眼前一黑,所有感覺都被切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