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的人群聲逐漸遠去,不經意間只剩下鳥鳴蟲叫和流水淙淙。清風送爽、花香四溢,游同塵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躺在一個很親切的地方。
 
「這裡是……朱陵洞……小珣的家?」游同塵環顧四周,他認得這裡是與小珣同居了數十天的房間。回想起以往的日子,心情就放鬆起來。
 
「游哥哥你終於醒過來啦!」小珣推開了木門,看見游同塵便說:「小珣現在就打水給游哥哥喝呢。」
 
「小珣,慢著……」游同塵慢慢坐起來,問:「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記憶好像有點模糊……」
 
「游哥哥已經睡了好幾天,現在最重要就是好好休息啊。」
 




「好幾天……?對了,我不是在參加水師姐的比劍大會嗎?我為什麼會在陵園裡?」
 
「比劍大會已經結束了喔。」
 
「結束了?那誰人勝出?巫山派的白騰遠嗎?」游同塵十分焦急便觸痛了胸口的傷,心臟快要裂開似的。
 
「游哥哥先冷靜一下嘛,你的傷還沒有痊癒。」小珣輕撫游同塵的頭,「白騰遠已經死在游哥哥的劍下了……忘記了嗎?」
 
「姓白的被我殺死?不……我記不起來。那麼誰是比劍大會的優勝者?」
 




「就是那個漂亮的大哥哥呢,好像姓南宮來著……」
 
「南宮碧嗎?」
 
「嗯。」小珣點點頭。
 
「原來是南宮碧贏了嗎……所以他會跟水師姐成親?」
 
「好像是這樣,」小珣始終不太懂得外面世界的事情,只能努力回想一些陌生的名詞,「漂亮的大哥哥會入贅水家,之後水姐姐會正式繼承掌門位置……姐姐他們兩個門派締結姻親,好像會合在一起?」
 




游同塵有親眼確認過南宮碧是女兒身,聽見她們要成親自然感到奇怪。可是為什麼自己回到了陵園?這個更令游同塵想不通。
 
「看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我的記憶只是停留在跟白騰遠比劍的畫面……可以告訴我之後的事情嗎?」
 
「因為游哥哥在擂台上殺死了白騰遠,巫山派的人都十分生氣。」小珣有點害怕地說:「他們說比劍志在交流劍術,不應取人性命,就紛紛要求懲處游哥哥。」
 
「是嗎……看來我替水師姐添了麻煩。」游同塵感到不好意思,「那後來怎樣了?」
 
「水姐姐為了平息事件就把游哥哥逐出臨湘劍門了。」
 
「欸?」或許考慮到水中天掌門已經仙遊,大師兄又身負重傷,臨湘劍門現時只剩下水師姐與她的娘親獨力支撐。水師姐為了門派的發展,大概不想得失巫山派吧……
 
「所以水姐姐說不能再保護游哥哥,就叫小珣帶游哥哥躲起來。」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外面的世界果然太複雜了,也有很多討厭游哥哥的人想殺死我們。游哥哥,我們留在陵園生活不好嗎?」小珣像小貓咪一樣半身伏在游同塵膝上,讓游同塵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和溫暖。
 
「想起來……其實我能夠和小珣在一起已經很開心,我還在追求什麼呢?」
 
「如果游哥哥願意留在陵園的話,小珣一定會好好侍奉游哥哥的。」
 
游同塵閉上眼睛,回想起自己的夢想。他當初因為想當大俠所以拜入臨湘劍門;之後因為對水清瑤一見鐘情,希望可以在喜歡的人面前揚威就參加比劍大會。
 
但到頭來也只是一場空,自己還是嫩得很。什麼大俠,什麼英雄,這些根本稱不上是夢想,只不過是年少時候的白日夢罷了。
 
「但是這裡沒有矜兒呢。」游同塵顯得有一點失落。
 
「矜兒姐姐說要幫助水姐姐實現夢想,所以就不能陪游哥哥了。」
 




「是喔,夢想嗎……」
 
「小珣會很努力、很努力地填補矜兒姐姐的份兒喔,就連水姐姐也讓小珣幫游哥哥忘記好嗎?」小珣溫柔地說:「水姐姐要跟其他人成親,游哥哥一定很難過了吧?」
 
「的確,我喜歡水師姐不想其他人搶走她……不過如果是南宮碧的話還好吧,就是有一點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那游哥哥打算怎樣?」
 
游同塵沉默了一會,便說:「我決定了。我還是要離開陵園。」
 
「可是外面很多人想殺死游哥哥喔……留在這裡跟小珣生小孩不好嗎?」小珣臉紅了起來。
 
「巫山派那些混蛋根本麻煩,他們早晚也會對水師姐不利的。而且我答應了矜兒要跟水師姐共同對抗八八門,雖然我還不知道詳細,但既然應承了心愛的女人,我又怎可以反口呢。」
 
游同塵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什麼大俠的料子,但水清瑤可是真真正正的女俠。他還是想幫水清瑤達成心願。而且更重要的是,水清瑤和南宮碧只能是掛名的夫妻,自己還是有機會可以把水清瑤搶過來!




 
「所以小珣還是不能代替矜兒姐姐和水姐姐呢。」小珣笑著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小珣只是覺得矜兒姐姐真的說得沒錯。」小珣站了起來,在旁邊書桌上取出一封信,「是矜兒姐姐吩咐小珣要用美色留住游哥哥呢,果然是小珣不夠美色嗎?」
 
「怎麼會呢,小珣最可愛了。」游同塵抱起小珣親了一下她的額,「但為什麼矜兒要吩咐妳這樣做?那封信是矜兒留給我的嗎?」
 
「矜兒姐姐說如果有決心要幫助水姐姐的話,就把這封信交給游哥哥。」
 
於是游同塵把信打開,裡面是矜兒拜託游同塵要做的事情。其中一句是這樣的:
 
 
『去找手臂有蝴蝶疤痕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