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止,八卦八詐門的絕頂高手,八神護法之螣蛇。在他師兄計權失蹤後一直暫代掌門之位,可說是現時天下間最有影響力的人。
 
沒錯,最有影響力的不在首都豫州洛陽,而在豫州山陽。事實上司馬止正坐在山陽雲台山、茱萸宮的偏廳上聆聽關於各地的報告。
 
「冀州,平均等級14.064,下降0.301,等級30以上者0人;荊州,平均等級18.656,下降0.801,等級30以上者2人──水中天死後只剩下神農宮的姬氏兄弟……」
 
天下間的事情都化作一堆數字,不斷從少女的口中說出。她的名字叫司馬幽如,是司馬止的養女;二十出頭,卻憑著超凡的算術成為八神護法之九天,別號九天玄女。
 
司馬止聽到報告的一半,有感而發地說:「計權那老頭失蹤後就把這堆麻煩事留給我處理,還好有如兒幫助,果然是我的乖女兒。將來八八門就要靠妳了。」
 




司馬幽如沒有回應,繼續像機械一般報告各地等級的數字。
 
「聽起來這世界的平均等級都在下跌,是太過安逸了嗎?」司馬止摸一摸下巴的鬍子,「人一安逸就會起異心,是時候要製造一場大災難了。」
 
「不過自從計掌門失蹤以後,武林盟主的位置亦一直懸空,長此下去會削弱八八門的控制能力。」司馬幽如沒有表情地說:「在找回計掌門之前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合適。」
 
「唉,死掉還好,最麻煩是那老頭只不過是失蹤,想再任命武林盟主重設等級系統也辦不到。」司馬止搖頭嘆息,「我們一定要盡快找到計權的下落……有沒有『蝴蝶人』的消息?」
 
司馬幽如回答:「雖然知道計掌門在失蹤前夕跟一個手臂有蝴蝶疤痕的人會面,但那個蝴蝶疤痕的人的身分還是查不到出來,亦不知道他的行蹤。」
 




「那麼,那個等級上限會提升的小子呢?如果『蝴蝶人』捉走掌門是想造反的話,他一定會接觸那小子吧。只有他才是我們八八門的最大威脅。」
 
「爹說得對,這也是我們一直留游同塵活口的原因,就是想利用他引出捉走計掌門的幕後黑手。很可惜暫時游同塵身邊還沒有什麼可疑的人物。」
 
「究竟『蝴蝶人』為了什麼原因捉走計權?」司馬止目露凶光,「我恨不得『蝴蝶人』索性把計權殺死,好讓我繼任武林盟主之位。計權這個人太過婦人之仁,成不了大事。只有我才可以重新制訂武林的新秩序。」
 
「這種事只能夠在女兒面前說,被其他護法的人聽到就會有麻煩。」
「嗯。還有其他事情要報告嗎?」
 
司馬幽如屈指計算,「說起來,司天監李日超還有二十一天就要退休了,皇上希望八八門可以引薦新的人選。」




 
「這等小事就由妳作主吧,我不想理會那昏君。」
 
「女兒明白。」
 
然後司馬止就告訴司馬幽如:「如兒,妳現在只要專心調查『蝴蝶人』就好。不如這樣吧,妳就去接近姓游的小子,這樣應該可以更接近事情的核心。」
 
「沒問題,放心交給女兒去辦。這件事情的失敗率是接近零。」司馬幽如冷淡地回應,就像沒有個人意志一樣。她接下命令後腦袋裡面只剩下如何接近游同塵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