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
 
當你在讀這封信的話,就代表你願意幫助小姐達成心願呢。雖然你不能夠跟小姐成親,但依然願意為小姐付出讓我感到很高興,果然我的眼光沒有錯。
 
原本我的計劃是讓你跟小姐一起對抗八八門,可惜事情有變,有了南宮公子和天劍門的出現令到小姐行動多了顧忌。現在只有你可以自由行動,所以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
 
不過先說在前頭,這件事情絕對不輕鬆;尤其是白騰遠被你這個無名小卒殺死而威名掃地,巫山派上下為了重振聲威勢必要將你公開處死。加上你已經被逐出了臨湘劍門,武林正派大概不會希望跟你扯上關係,所以這段日子你行走江湖一定十分凶險,並且孤立無助。
 
就算對魔教和八八門而言你也是一個眼中釘,因為你能夠提升等級上限,變相是一個系統錯誤的存在。事實上他們有人主張要先把你除去,只不過八八門的代掌門希望可以利用你去找一個人才會留你活口。
 




那是一個手臂有蝴蝶疤痕的人。根據八八門的情報網,那個人暗地裡一直有跟各派掌門聯絡,甚至八八門的計權掌門失蹤前夕也有跟那人密會。如今計權掌門失蹤,八八門上下都在全力尋找那個蝴蝶疤痕的人。
 
八八門相信那個人捉走計權掌門是存心造反,因此我們要打破八八門對天下武林的控制,那個人或許會是一個很重要的盟友。
 
所以拜託你了,去找手臂有蝴蝶疤痕的人吧!
 
矜兒
 
 
游同塵走到地底湖邊,坐在草地上把矜兒的信讀畢。他感覺自己越是知道更多,就越有更多疑問。所以現在要找手臂有蝴蝶疤痕的人,但又應該往哪裡找呢?
 
「蝴蝶疤痕的人一直暗地裡跟各派掌門聯絡嗎?」游同塵自言自語道:「可能水掌門也有跟那個人有聯絡,但他已經不在了……剩下有點交情的就是神農宮的姬掌門,不知道蝴蝶疤痕的人有沒有找過他呢?」




 
「只要去問問看就知道嘛。無論到哪裡小珣都會跟隨游哥哥喔,這是嫁哥隨哥呢。」
 
「嗯,謝謝妳。」
 
於是游同塵休息了一天,然後就帶著小珣離開了朱陵洞。臨別之時游同塵回望芙蓉峰,百感交集。可是為了避免替水清瑤增添麻煩,現時還不能夠去回去臨湘劍門。
 
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會是何月何日了。
 
 




當天下午,游同塵和小珣下山到衡州郊外,找馬車打算去襄陽拜訪神農宮。
 
「你、你們是想去襄陽嗎?請稍等一下……」馬車的老闆不知怎的,一聽見游同塵問價就十分緊張。
 
接著馬車老闆帶來了三個年輕人,並跟游同塵說:「他們都是打算去襄陽的。現在出發四天後就抵達襄陽城郊,每位收二百錢,有沒有問題?」
 
「嗯,沒有問題。」而且自己沒錢買馬匹,要去襄陽就只能利用比較便宜的馬車。不過游同塵掏出了四百錢的同時,亦仔細打量著新來的三個人。游同塵從那幾個人的呼吸吐納大概猜到他們有修練內功,定必師承某門派,不得不加以提防。
 
游同塵抱著小珣上馬車,接著那三個人也跟上了縫布車廂中。這台是四輪的長馬車,體積不大不小,剛好可以坐進五位乘客。
 
──喀喀、喀喀,馬車老闆身兼車伕,一語不發地駕車往北走。過了一會,馬車走到叢森裡面,林路起伏不定;游同塵在車廂內閉目養神,而小珣則曲身伏在游同塵膝上睡覺。
 
至於同行的三人,他們不時露出殺意,令游同塵相信他們只是嘍囉的級別。
 
突然聽見馬匹嘶叫,馬車在途中急停下來,而車廂內的三人一起亮劍──但游同塵早已催勁凝在左手的掌心,只是使出「龍虎二劍」的左手掌法,一掌就把其中一人轟出車外!馬車亦同時被轟出一個大洞,車廂就立即塌下來。




 
「游哥哥……發生什麼事了?」小珣被打鬥聲音吵醒,然後游同塵把她拉了下車說:
 
「小珣留在我的身後不要動。」
 
但下車後,叢林裡突然冒出十多個劍客,原來游同塵一早已經被人包圍起來。那些人大喊:
 
「姓游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游同塵大概知道他們是巫山派的人,於是左手拖著小珣,右手揮舞祝融劍;以一敵十,卻完全沒有處於下風。
 
「你們忘了白騰遠是我的手下敗將嗎?單憑你們就想制服我未免太過天真了吧!」
 
縱使游同塵還是等級4,但他擁有不符合等級的寶劍和武功,更加被打通全身經脈能夠以氣御劍,一般的下級弟子已經不是游同塵的對手。
 




游同塵為了保護小珣,不閃不避,踏在原地不斷迎擊一眾巫山派弟子。先是一招「力拔三垣」把右邊數人轟至十丈之外,然後回身以「天綱八魁」封死了背後的人的任脈血氣。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我亦不想有無謂的殺生,你們滾吧!」游同塵大叫。
 
巫山派的弟子看見敵不過游同塵本來打算逃走,但其中一人看見車伕抱著頭瑟縮在樹下,便架劍脅持車伕對游同塵說:
 
「如、如果不想有無辜的人因你枉死,你就放低劍──」
 
殊不知,那人的話說到一半就已經面容扭曲,左頸中了一針,雙眼反白倒在地上!
 
「什、什麼人?」其餘巫山派的弟子十分慌張,左顧右盼,但竟然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幾秒過後,全部巫山派的弟子都頸中銀針死亡。
 
「游同塵,本小姐不是有告訴過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的道理。」一位少女的黑影在叢林中走出。只是看外表的話完全想像不到她是這樣狠心的女孩子。
 
不過或許正是她的狠心,車伕才得以從巫山派的手中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