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藻小姐……還是像以往一樣出手快、狠、準呢。」游同塵苦笑說。
 
「在怪本小姐殺死那些人嗎?」姬藻怏怏不悅的樣子。
 
「不會。畢竟姬藻小姐是神農宮的千金,貿然出手給巫山派知道也很難解釋吧?所以才不留後患,也是為我好。」
 
「誰人為你好!」姬藻臉紅耳赤的揮鞭打向游同塵,卻給避開了。
 
「喂,小心別傷到小珣啊。」
 




「哼,一直都有不同的女人圍在你的身邊,我哪顧得這麼多!」姬藻說著的同時,出手亦越來越狠。
 
游同塵看見姬藻無故發起脾氣,只好努力去討好她:
 
「沒有啦,我身邊的女孩又怎及姬藻小姐那樣高貴美麗,我一直也有想念妳啊。」
 
「真的?」姬藻猶豫了一會,又再生氣地說:「不,我才不相信你呢!你們男人為了水家大小姐打生打死,好不知醜!水家大小姐有什麼好呢!」
 
「妳說得對,水家大小姐又算得上是什麼!如果姬家大小姐妳也辦比武招親的話我一定第一個報名參加!」
 




「真的?」姬藻又猶豫了一會,同樣地再次變得生氣地說:「不,你連本小姐送給你的東西都可以丟掉,我才不會相信你!」
 
接著姬藻把小木盒拋給游同塵,游同塵認得那是裝著九鼎煉心丹的木盒,就問:
 
「怎麼木盒會在妳手上?」
 
「本小姐自然有辦法取回自己的東西。只是你隨便把它送給別人,你的心裡面還有沒有我……送給你的禮物?」
 
「是那個白騰遠那混蛋偷走小木盒,於是我就一劍把他殺死。妳說我多麼重視妳送給我的禮物。」
 




「真的?」姬藻再猶豫了一會,這一次突然傳來車伕的偷笑聲。
 
「對不起三位大爺,」車伕連忙道歉:「經過一番廝殺本以為你們都是十分危險的人,但剛才看見你們兩口子在耍花槍,落差太大就不禁笑了出來。」
 
「誰跟他兩口子了,信不信我打死你!」姬藻滿臉通紅的叫嚷著,「還有別忘記就是因為你把他們出賣,才會招惹殺生之禍!」
 
「請女俠原諒小人吧!」車伕低頭合十,「小人也是被巫山派的人要脅,逼不得已才做出此等事情,實在懊悔不已。」
 
「哼,事情始末本小姐自然知道,才會留你一條狗命。」
 
游同塵感到意外,便說:「原來姬藻小姐一早洞悉巫山派那幾個人的陰謀,擔心我的安危就一直跟蹤和保護我們嗎?」
 
「少、少臭美了!本小姐才沒有擔心你呢!只不過不甘心我送給你的東西被丟掉才追上來,沒有其他原因!」
 
此時車伕把馬匹拉過來,微笑說:「無論如何很抱歉對你們造成了困擾,也感謝你們教訓了巫山派那些流氓。雖然馬車毀了不能送你們到襄陽,這兩匹馬就當是我向你們陪罪的吧。」




 
「哼,算你識相。」姬藻接過馬匹,就問游同塵:「你去襄陽做什麼?」
 
「我打算去神農宮拜會姬藻小姐的父親大人啊。」游同塵回答道。
 
「見、見我爹爹?」姬藻以為游同塵要來提親,便害羞起來低聲說:「我……還沒有準備好啊……」
 
「但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想立即去神農宮找姬掌門喔。」
 
「那……沒辦法吧,本小姐也跟你一起走。」
 
「啊,那就太好了。」游同塵騎上馬背,並準備拉小珣上馬的時候,小珣卻被姬藻抱走了。
 
「不能讓你抱其他女孩子,妳跟我來。」姬藻問小珣:「妳叫什麼名字?」
 




小珣報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就跟了姬藻上馬。
 
「嘛,喜歡游哥哥的應該不是壞人吧。」
 
如是者,三個人就騎著兩匹馬,向著襄陽進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