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裡了,跟我來吧!」
 
「這裡可是襄陽的太守衙門啊!姬女俠妳神通廣大得可以自出自入嗎?」
 
回到襄陽,姬藻第一時間帶游同塵和小珣來到襄陽的太守衙門,收集最近採花賊出現的線索。
 
「這裡的韋太守跟我爹可是好朋友啊。」姬藻跟衙門的侍衛打招呼,看起來他們都認得出姬藻的樣子,就讓她隨意走入衙門。
 
「這個叫衙門的地方好有氣勢呢……裡面的人比起臨湘劍門和神農宮的人還要嚴肅……」小珣有點不自在地拉著游同塵的衫袖。
 




「我也是第一次進來官門。」游同塵說。
 
「就讓本小姐帶你們見識一下吧。」
 
姬藻得意地帶游同塵他們走進衙門的大廳,卻沒有看見韋太守。正當她想找人問的時候,李師爺就過來跟姬藻說:
 
「姬小姐今天什麼風吹妳來呢?」李師爺恭恭敬敬地說,但他心裡面同樣認為姬藻是一個喜歡惹麻煩的大小姐,只是想快點打發她離開。
 
「嘿嘿,你們走運了,本小姐聽聞最近襄陽出了一個採花賊,就特意來幫手緝拿採花賊歸案。」
 




「那個……豈敢勞煩姬小姐呢?」李師爺露出勉強的笑容。
 
「難道有什麼不滿嗎?」
 
「不是這個意思。但對手是無惡不作的採花大盜,但萬一小姐千金之軀出了什麼意外,我恐怕難以向貴派掌門交待啊。」
 
「放心吧,我帶了武功高強的下人來保護我。」
 
眾人望向游同塵,但李師爺看見他只有等級4,反而變得更加擔心。
 




姬藻看見大家都不太信任游同塵,又望見游同塵一副寒酸的外表和自己相差甚遠,便打量著游同塵說:「看來有必要從外表方面著手……而且還需要一個響亮的名號……」
 
「欸?妳想打算對我做什麼?」游同塵有不好的預感。
 
「正所謂人靠衣裝,本小姐待會就幫你裝扮一下吧。現在還是先處理好採花賊的案件。」姬藻便問李師爺:「知道那個採花賊通常會在什麼地方犯案嗎?」
 
「呃,那賊人沒有特定的習慣,襄陽城內城外到處都有人見過他犯案。不過採花賊只會在三更過後闖入少女閨房,而且把少女拐到城西的山林。我想那採花賊在襄陽城西可能有藏身之所。」
 
「就只有這些情報嗎?難怪一直不能捉到那個採花賊啦。」姬藻抱怨道。
 
 
接著姬藻帶游同塵離開衙門,來到一間專門替達官貴人造衣服的裁縫店,並命令裁縫師傅要立即替游同塵準備一套華麗的衣服。
 
「那個……太華麗的話行動起來也不方便吧。」游同塵問姬藻:「而且有這個必要嗎?」
 




「明明你的武功不錯,就是穿得寒酸別人才瞧不起你。對了,你還需要一個響亮的名號,這樣才可以累積名聲。」姬藻苦思了一會,然後開口說:「從現在開始你就叫做『華藻大俠』吧!」
 
「等等,這又是什麼玩意呢?」
 
「『步光之劍,華藻繁縟』。一聽就是高貴華麗的劍客,這樣才可以打出名堂!」不過姬藻心想,最重要還是游同塵的名號要有自己的名字,這樣才可以讓他無時無刻記掛自己。
 
「但名號應該是別人給予的吧,自己稱呼自己的名號會很不好意思。難道當我看到採花賊的時候要高呼自己是『華藻大俠』嗎?」
 
「沒錯!快點把衣服換上,接著還要去宣傳一下我們要去捉拿採花賊!」姬藻信心十足地說。
 
「怎樣宣傳?」
 
「就去人多的飯店說一下!」
 
游同塵縱使感到尷尬,但他已經被姬藻搞得頭昏腦脹,感覺什麼也沒有所謂了。最後他只好繼續和小珣一起跟著姬藻走,直到天黑回客棧準備三更的捕賊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