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噹!「關好門窗,小心火燭!」
 
兩個更夫提著燈籠打著鑼,一步一步走過襄陽大街小巷。
 
「已經是三更天了。」姬藻坐在客棧廂房的窗邊,「游同塵你準備好了嗎?」
 
「其實要準備什麼呢?」游同塵打呵欠,開始羨慕正在隔壁房間熟睡的小珣。
 
「靜一點。」
 




姬藻閉起雙眼,纖纖玉手把長髮紮後;露出了雪白的肌膚,同時微微晃動耳朵。游同塵看著現在姬藻的動作十分性感,可惜她比起矜兒還要潑辣一百倍,自己實在吃不消。
 
就在游同塵看得入神的時候,姬藻輕聲說:「我聽到有少女掙扎的聲音。」
 
「咦?可是我什麼都聽不到喔。」
 
「本小姐自小就訓練暗器飛鏢,聽風辨色是基本功,當然聽見的東西比你多。」
 
「天生的順風耳嗎……」看來是不可能私底下說她的壞話,「那麼是採花賊有所行動了?」
 




「有可能,跟我走!」
 
於是二人立即動身走到街上。意外的是,姬藻的輕功比游同塵好得多,跑了一會游同塵幾乎追不上她。幸好走了不久,姬藻就放慢腳步,說:
 
「掙扎的聲音消失……採花賊的輕功不錯,但因為他拐帶著婦女逃走,腳步聲比較沉重,就逃不過本小姐的耳朵……聽起來他正在往西北方向跑。」
 
「可是西北方向再沒有路了。李師爺說過那採花賊會把少女捉到城外面,難道他打算翻過城牆嗎?」
 
「以他的輕功來說應該不困難。而且城裡面回聲較響,如果讓他逃到城外,我就再追蹤不到他的腳步聲了。」
 




「那我們也走上城牆截下他──」此時游同塵醒覺過來,差點忘記自己只有等級4的輕功,「不,我們還是在他躍上城牆之前截下他吧,以免夜長夢多。」
 
「嗯,我們一直跑,大概很快就可以見到那個淫賊了。」
 
繁星下飛簷走壁,彷彿整個世界只剩下游同塵和姬藻兩個人。但目前的處境一點都不浪漫,游同塵拼盡全力才可以追得上姬藻的腳步。
 
「找到他了!」姬藻指著遠方路上的黑影,但游同塵卻看不清那是什麼。他只是想大概姬藻自小訓練暗器所以眼力亦比較好吧?
 
話音未落,姬藻便擲出她最擅長的馬醉針,迫使遠方黑影急忙迴避。果然,黑影肩上抬著一位衣衫不整的少女,看來那個人就是游同塵他們要找的採花賊了。
 
「大膽狂徒,竟然在光天化日下強搶民女!」姬藻瞬間躍到採花賊的面前。
 
「什麼是光天化日,妳腦袋有問題嗎?」採花賊把肩上的少女拋下,但少女好像被點了啞穴,只是發出嬌聲,沒有呼救。於是採花賊取出匕首指向姬藻,「雖然妳腦袋有問題,但臉蛋還不錯,要不要跟大爺快活一下?」
 
「呸!游同塵,快點給本小姐教訓那個淫賊!」




 
接著游同塵拔劍揮向採花賊。本來匕首跟長劍對戰就已經處於劣勢,而且採花賊只有輕功了得,外功卻是平平,游同塵輕易就把他的匕首勾走,並掉在地上。
 
「嘖!臭小子,大爺不跟你玩了。這姑娘就當送給你比翼雙飛吧!」
 
正當採花賊想逃走的時候,竟然有人從背後捅他一刀!
 
原來是被拐帶的少女拾起了匕首,並將匕首深深地插進採花賊的小腹。採花賊瞪目說:
 
「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然後就斷氣了。
 
少女把採花賊殺死後,同樣被嚇得花容失色,雙手緊握匕首不斷顫抖。
 




啊啊啊──!
 
少女放聲慘叫後便昏了過去,此時官差才慢慢來到現場。
 
「看來她一定是受驚過度了……平常人很難可以衝破啞穴。」游同塵看見少女衣衫不整,只希望她沒有被淫賊沾污。
 
 
「辛苦兩位大俠,」早上回到太守衙門,李師爺招呼著游同塵和姬藻,「昨晚抓到的人確實是最近在襄陽作姦犯科的採花大盜。」
 
「就是說過我們會幫你緝拿採花賊嘛!記得要感謝華藻大俠!」姬藻回應。
 
游同塵覺得尷尬,便岔開話題:「那個,話說昨晚那位被拐帶的姑娘還好嗎?」
 
李師爺卻搖頭說:「說起來那位馬家姑娘還真可憐,因為面容姣好就引來淫賊色心。她的父母昨晚就被那淫賊殺死,現在孤苦伶仃的;好像她還打算賣身安葬父母,你們要不要探望一下她?」
 




於是游同塵和姬藻根據李師爺給的地址,找到了馬家。在他眼前是一位弱不禁風的少女正跪在門外,親手包裹自己父母的遺體;眼淚滴到白晢的雙手上,叫游同塵他們看得痛心。
 
正當游同塵苦惱怎麼開口安慰馬姑娘,她看見游同塵就馬上哭不成聲。
 
「是恩公嗎……對不起……奴家暫時沒有辦法招呼恩公你們……」馬姑娘用手帕抺著眼淚說。
 
「我們才不好意思……辛苦妳了。」游同塵輕聲說:「有什麼地方我們可以幫忙的嗎?」
 
「恩公……奴家別無所求……但願能夠安葬父母親,好讓他們安息而己……但女兒不孝,沒有銀兩替父母辦身後事……」
 
「那個,至少我想我可以出錢給姑娘妳處理父母的事情……」游同塵說。
 
馬姑娘聽見後,就連番道謝,「感謝恩公……待奴家把父母安葬之後,定必回來報答恩公的大恩大德。」
 
「不必了,」姬藻插口說:「雖然聽說妳在賣身葬父母,而且我們可以出錢幫妳,但我們沒有打算把妳買回家。」




 
姬藻心想,這女子我見猶憐,太過危險,不能把她留在游同塵的身邊。
 
可是馬姑娘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拒絕。事實上她化名做馬婉若就是想接近游同塵替養父收集『蝴蝶人』的情報。採花賊和父母只不過是一些不認識的陌生人,殺死他們就是毀屍滅跡。
 
自己亦故意裝作楚楚可憐,游同塵沒理由不收留她的。於是她繼續苦苦央求:
 
「奴家沒有其他心願……只望能夠報答恩公而已……請讓奴家以身相許侍候恩公……」
 
「不可以,此女子來歷不明,太危險了。」姬藻斬釘截鐵地說。
 
這個答案徹底打擊了馬婉若的自信心。明明已經服藥把等級偽裝成為等級9,在其他人眼中理應只是一個弱質女子;可是姬藻卻對自己有所防範,看來這女人不簡單。
 
游同塵打圓場說:「其實我只不過想幫助妳渡過難關而已,並沒有要買妳作奴婢的意思。」
 
「可是恩公,你叫奴家無依無靠怎麼生活下去?城裡面的人都知道奴家的事情,沒有人願意會娶一個被淫賊拐走的女子……奴家懇求恩公收留。」馬婉若跪在地上哭著說。
 
「不如這樣吧,馬姑娘妳一切事情安頓好以後就到神農宮那裡,我想應該沒有問題吧?」游同塵望向姬藻。
 
「嗯,這樣就好。」姬藻點頭說。
 
雖然事與願違,但現在馬婉若只好暫時接受提議。她在想,要留在遊同塵的身邊或者需要更加激烈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