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枝頭的鳥兒用歌聲喚醒了游同塵。游同塵打算起床,卻發現自己雙手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他看見姬藻的雙乳緊貼在自己身上熟睡,然後轉頭周圍望,衣笥的門半開裡面沒有人,馬婉若應該已經離開了客房。
 
「慢著,換言之昨晚發生的事情全都被她看到了?」
 
游同塵盯著自己身上的爪痕齒印,理應昨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可是卻慢慢產生了快感。而且現在知道昨晚整個行為都有其他姑娘在看,心中竟然莫名其妙的興奮?好像有什麼要覺醒了?太可怕,可怕到不敢正視自己。
 
──叩叩,「游哥哥在裡面嗎?」
 
「門外的是小珣?」糟糕了,這樣子絕對不可以被小珣看見,至少要保護她天真的心靈!
 




「有聲音,果然游哥哥還在賴床呢。小珣要進來囉。」
 
游同塵看見門扉稍動,便急忙地大喊:「等等!我正在更衣,小珣先不要進來!」
 
可是游同塵的叫聲卻吵醒了姬藻。姬藻看見自己一絲不掛的跟游同塵睡在一起,第一個反應竟是放聲尖叫。小珣聽到房間內有女性悲鳴,就把門推開,「啪」的一聲,她看見姬藻用棉被纏身並掌摑了游同塵一巴。
 
「游同塵你竟然污辱了本小姐!」
 
「不對,我的雙手都被妳綁起來,怎樣看都是我被妳污辱?」
 




「嗯?也對,量你也不敢對本小姐出手。」姬藻放下了鋼鞭,像是接受了游同塵的解釋。但另一方面小珣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游哥哥姬姐姐,你們在玩什麼嗎?」
 
「小丫頭不用知道,這是大人的玩意。」姬藻回答。
 
「喔……小珣以為自己已經是大人,果然姬姐姐比起小珣還要大人呢。」
 
「妳們可以等會再研究嗎?我的好藻兒,求妳先替我鬆綁好嘛?」游同塵無奈地說:「還有小珣,可以先把門關上嗎?」
 




 
經過一輪喧嚷,游同塵和姬藻穿回衣服,便跟小珣說:「剛才妳看見的東西不可以告訴給其他人,以免傷害藻兒的名聲。」
 
「小珣明白。」
 
游同塵又望著剛收拾好的床單,自言自語地說:「床單也弄污了,看來只能燒燬──」
 
「怎可以燒燬呢?」姬藻插口說:「……這可是第一次的紀念。」接著就把床單搶到手。
 
「嘛……既然藻兒妳想留作紀念就送給妳吧。先不說這個,小珣妳剛才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喔!」小珣回過神來,「差點忘記姬掌門在找游哥哥呢!」
 
「啊……那我現在就過去姬掌門那裡吧。」於是游同塵離開了房間,趕去會見姬重武。
 




 
「姬掌門,有事要找晚輩嗎?」
 
游同塵來到姬重武的書房時已經是巳時,姬重武吃過早飯後就一直在看書,直到游同塵的出現。
 
「咦,游少俠你的面色看起來不太好,是昨晚睡得很差嗎?」
 
「沒、沒有這回事。」游同塵心裡想,其實自己昨晚不只睡得差,還睡了你的女兒……希望姬重武不知道吧。
 
「話說游少俠,這次叫你來不為其他,就是你最關心的事情。」姬重武嚴肅地說:「今早收到消息,指九華派前晚一夜被滅門了。而且這很可能跟蝴蝶疤痕的人有關係。」
 
「你說蝴蝶疤痕的人把整個九華派消滅了?」游同塵感到不可思議。但他想起之前比劍大會在賽前被殺的也是九華派高徒,不禁為這個門派的悲慘命運慨嘆。
 
「這個暫時只是推論,因為我們懷疑九華派的崔掌門生前跟蝴蝶疤痕的人有聯絡。」
 




「無論如何,只要去看看就應該會找到有關那個人的線索吧。」游同塵回答說。
 
「嗯,不過九華派被滅此事,在武林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其他門派也會派人前往調查,游少俠你路上要小心。」
 
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像神農宮那樣善待游同塵。
 
「晚輩感謝姬掌門關心。」游同塵抱拳道別後,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不能不交代,便回頭說:「關於昨天的問題,晚輩想了一整晚終於想通了。我是真心鐘情姬藻小姐,希望可以繼續與姬藻小姐一起闖蕩江湖。」
 
「是這樣嗎?我尊重年青人的決定,就讓藻兒自己選擇吧。」
 
「感謝姬世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