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兒,有些話一定要跟妳講。」
 
游同塵見過姬重武後,在回去的路上碰見姬藻,便把她拉回房間並將秘密告訴她:
 
「妳應該也有聽說八八門掌門失蹤的事吧?其實我一直在尋找他的下落。」
 
「喔?武林盟主失蹤跟你有什麼關係嗎?」姬藻問。
 
「嗯,這就說來話長……」
 




於是游同塵把等級與八八門的關係、八八門與魔教的關係、自己等級上限的秘密,一五一十,都對姬藻說清楚。
 
「八八門掌門在江湖銷聲匿跡,但被指捉走他的人卻一直在暗地裡活躍。那個人一套漆黑背心,又蒙著面,全身只露出雙眼雙臂;由於他的右前臂有手掌長度一般大的蝴蝶狀疤痕,疤痕就成為了他身分的印記。」
 
「所以找到那個人就可以找到武林盟主的下落嗎?」姬藻問:「可是那些人跟你非親非故,游同塵你為了什麼目的要找他們?」
 
「我想看見一個沒有『等級』的世界,大家不再以『等級』去判斷其他人,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再沒有任何『等級』的限制。」
 
這是水清瑤的夢想,而現在亦變成了游同塵自己的夢想。
 




「可是你是說『等級』是八八門控制所有人的系統,你希望這個世界沒有『等級』,不就是擺明要跟八八門作對?」
 
「嗯……視乎情況很可能會成為八八門的敵人,不對,其實我本身已經是他們的眼中釘,所以我才想找出共同對抗八八門的人……這就是我想找到蝴蝶疤痕的人的原因。」
 
當然,敵人的敵人也不一定代表可以成為朋友,更何況如果真的是那個人消滅整個九華派就更加危險。游同塵心感此行吉凶未卜,所以才坦白把事情告訴給姬藻,看看她的想法。
 
「事情很有趣呢,」豈料姬藻卻開懷大笑,「本小姐一生人就討厭就是受束縛,就算是天王老子本小姐也不會放過他,更何況只不過是八八門罷了。」
 
「呵呵,藻兒妳天生不愛受束縛,但愛束縛別人呢。」
 




「你今晚要再試一下被『束縛』的滋味嗎?」姬藻摸一摸纏在腰間的鋼鞭說。
 
「不用了……」游同塵苦笑道:「可是藻兒妳是神農宮的千金,幫助我會不會讓妳難堪?」
 
「怎麼了,神農宮本來又不是八八門的部下。武林盟主什麼的本小姐也沒有放在眼內呢。」
 
「不過暫時我還是不想連累姬世伯,所以先不要跟他說吧。」
 
「嗯,就由你作主吧,但我會在背後鞭策你。」姬藻笑說。
 
 
九華派立於揚州九華山十王峰頂,鄰近池州城,馬不停蹄由襄陽往東走大概需要五、六天的路程。
 
有謂「妙有分二氣,靈山開九華」,九華山自古以來吸引了無數高僧交流佛法。原本是山明水秀的清淨地,可是九華派遭到滅門,一夜之間猶如鬼城,令到附近居民人心惶惶。
 




「一到夜晚,不時從九華山傳來悲慘的叫聲……」
 
游同塵和姬藻與小珣來到池州城,在一間酒家裡面店小二告訴游同塵有關九華山鬧鬼的傳聞。
 
「荒、荒謬!本小姐才不相信有鬼什麼的!」
 
游同塵會心微笑,想不到原來姬藻天不怕地不怕,卻是怕鬼的。相反看起來比較膽小的小珣反而不以為然。
 
「小珣妳不害怕有鬼嗎?」游同塵問。
 
「嗯?沒什麼好怕的,他們大部分都對小珣很好喔。」小珣高興地說。
 
對了,小珣自小就在陵園長大,會怕鬼才怪吧。
 
「喂,游同塵,我們真的要上九華山嗎?如果真的有那些東西出現怎麼辦?」姬藻抓著游同塵的手臂。




 
「姬姐姐放心,小珣會保護妳的。」
 
「小丫頭我才不用妳保護!」
 
「好了小珣,別作弄藻兒吧。這世上根本沒有什麼鬼怪。」游同塵安撫姬藻:說:「不過天色已經不早,我們今晚先在池州城內留宿,明早再上九華山。朝早的話應該不用害怕吧?」
 
「嗯……」姬藻默默點頭。
 
如事者到了晚上,三人便各自回到自己客棧的房間內作息。游同塵很快就入睡,直至夜深,突然有人踢開了房間門大叫:
 
「游同塵起來!」
 
「怎……怎麼了?是藻兒嗎?」游同塵看見窗外還是黑夜,便問:「現在什麼時間?我還想繼續睡覺……」
 




「快起來啊!本小姐睡不著你也休想可以安睡!」姬藻看見游同塵又閉上眼睡覺,便摑游同塵一下耳光,把他叫醒。
 
「好痛啊……好了好了,我起來就是。」游同塵無奈地問:「所以發生什麼事情了?」
 
「剛才我在窗外看到有黑影飄過啊!」姬藻緊張的道。
 
「妳是不是太過多心而已?這裡二樓沒有人會在窗外面走吧。」
 
「所以不是人,是那些東西啊!」
 
「怎麼可能──」正當游同塵打算敷衍了事,卻同時間看到了窗外有黑影掠過!
 
不過要說是鬼的話更加像是一個黑衣人?於是游同塵立刻跑到窗前看,但已經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喂,藻兒,妳不是擅長聽風辨色的嗎?快來聽聽有沒有人用輕功在城裡面走!」




 
「本小姐才不想聽呢!我要睡覺!」接著姬藻便強行把游同塵拉到床,又騎在游同塵身上並取出了麻繩。
 
「慢著,不用把我綁起來我也可以陪妳睡覺的!」游同塵大驚。
 
「對呢……只是習慣了這樣做……」姬藻不好意思地說。
 
但究竟剛才窗外的人是誰?在現時的情況下,很難相信那個黑衣人的出現純粹是一個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