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一直有視線從背後盯著本小姐……」
 
翌日朝早,游同塵、姬藻、小珣三人出發登上九華山,但從踏足山腳開始姬藻就一直神不守舍的。
 
「是妳太多心吧?我什麼也感覺不到。」游同塵拖著姬藻的手說。
 
「所以說我是一個敏感的女人嘛。」
 
「敏感嗎……」游同塵皺眉深思,忽然間在遠處看見一面旗幟在樹林中飄洋,那是屬於一間山中的小旅店,雖然偏僻但裡面似乎十分熱鬧。
 




游同塵三人走近旅店,發現裡面盡是武林中人,看來都是準備登上九華山。
 
「那是白鹿派的人。」姬藻解釋:「白鹿派興九華派同屬揚州名門,從地理上看,五大派之中最接近九華山的就是白鹿派了。」
 
「雖然不認識白鹿派的人,但感覺上還是不要和他們扯上關係比較好。」於是游同塵急步離開,卻被旅店裡面其中一位白鹿派的門生喊停:
 
「小兄弟,如果你們打算上九華山的話還是放棄這個念頭吧。」
 
接著旅店的店小二附和說:「沒錯,這幾天上山的人我見得多,但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下山的……」
 




「這是什麼意思?」游同塵顯得有點驚訝。
 
「再上去的話你會看見路上屍骸遍地,他們都是最近上去九華派搜括財物的人……聽說山上有怨靈鎮守,連官府都束手無策啊……」店小二慨嘆道。
 
游同塵看見姬藻臉色變青,便問:「為什麼要說是怨靈呢?就不能只是普通的山賊霸佔了山頭?」
 
「自從九華派被滅門之後,九華山上根本沒有人氣,沒有可能是山賊!而且據說山上的屍骸都是掛在奇怪的地方,死狀甚為恐怖……客官我還是勸你下山回去吧,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顧及身旁的小姑娘。」
 
「慢著,」白鹿派另一位前輩開口道:「請問姑娘是否神農宮的姬小姐?」
 




姬藻上下打量對方,是年約三十多歲的中年,「沒錯,但本小姐可不認識你,你是誰?」
 
「在下虛靜子,看來姬小姐是貴人善忘,記不起去年武林盟主的五十大壽宴席上面我們也有過一面之緣。」
 
「原來是『白鹿四子』的虛靜子嗎,難怪這麼面熟。」姬藻似乎不太高興,就掉頭呼喝:「游同塵,我們回池州城吧。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
 
「喔……」游同塵一方面遷就姬藻,另一方面聽見山上有無差別的殺人鬼,不想小珣有危險就打消了登山的念頭,目送白鹿派一行十多人離開旅店。
 
 
沿著樹林的小路下山,游同塵等到周圍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便問:「藻兒,妳好像不喜歡那個虛靜子?」
 
「你不覺得他瞧著本小姐的眼神是不懷好意嗎?我可是敏感的少女……小心──」
 
突然刀光從樹林中躍出,姬藻抱著小珣伏下,剛好避過了頭頂一刀。
 




「小妮子集中力不錯,早就察覺我的存在嗎?不愧是神農宮的千金。」
 
「一直在我們背後監視著的人是你!」姬藻取出纏腰鋼鞭,與剛才襲擊她們的人對峙著。
 
「等等!」游同塵看見眼前的敵人一身黑衣裝束,同時間露出手臂的蝴蝶疤痕,便握著劍柄大聲道:「我們沒有敵意,為什麼要襲擊我們!」
 
「我要殺的是那個沒有等級的少女,雖然我跟神農宮千金和你無怨無仇,但只能怪你們不走運了。」
 
話音未落,黑衣人揮轉四尺長的大刀,以一套霸道的八卦刀法同時擊向游同塵和姬藻二人!
 
──姬藻立刻雙手拉扯鋼鞭兩頭擋下黑衣人的刀,而游同塵亦剛好拔劍格擋八卦刀的餘勢,只是四周的樹葉紛紛被震掉下來。
 
黑衣人看見游同塵的劍,感到非常訝異,「沒可能……小子,你手上的劍從從哪裡偷來的!」
 
「你知道我手上是什麼劍?」




 
「你這黃毛小子不配擁有祝融劍!」
 
黑衣人大怒,決定要先殺死游同塵。姬藻當然不會袖手旁觀,但黑衣人等級32,是游同塵與姬藻等級加起來的兩倍。這個等級的差距令到游同塵擋下數招之後立即升級,讓黑衣人感到意外。
 
這時候小珣突然跑出來大喊:「你們別打了,祝融劍是小珣給游哥哥的,跟游哥哥沒有關係!」
 
「小珣退後,這裡太危險!」游同塵左手攔住小珣,右手劍指黑衣人。黑衣人則望著小珣,輕聲問道:
 
「小妮子,妳跟祝融劍有什麼關係?」
 
「不告訴你!」
 
小珣與黑衣人互相對望,大家都沒有退讓的樣子。同時間游同塵與姬藻亦不敢輕舉妄動,驚怕觸怒黑衣人。
 




「我問你們,這問題的答案會決定你們的生死。」黑衣人沉默過後終於開口:「你們為了什麼目的前來九華山?」
 
游同塵回答說:「我為了對抗八八門所以才上九華山找前輩你,我們真的沒有惡意。」
 
「你要對抗八八門跟我有何關係?」
 
「聽說前輩你捉走了武林盟主,又在暗中拉攏各門派,不就為了要反抗八八門的統治嗎?」
 
黑衣人冷笑數聲,說:「小子,看來你還是誤會了不少事情。但念在你弱小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放下祝融劍,我就放你一條生路。」
 
游同塵聽見後十分迷茫,但小珣卻大叫:「小珣的責任就是要守護祝融劍,游哥哥千萬不可以把祝融劍交到壞人手上!」
 
「哈哈,在妳們眼中我是壞人嗎?也對,反正我已經殺了不少像你們的人,多你們三個也不算多!」
 
「不會讓你得逞!」看見黑衣人轉刀,游同塵同時亦揮劍還擊。刀劍聲此起彼落,過了十招,游同塵很快就捱了幾刀,但升級後又再恢復了生氣。




 
「這是什麼回事……?」黑衣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子,你身上有什麼秘密?」
 
「我沒有告訴你是一個可以無限升級的人嗎?」游同塵虛張聲勢,希望可以嚇退對方。
 
黑衣人越想越不明白,但仔細地看,他看見游同塵與自己以前一個認識的人十分相似。
 
「難道眼前小子就是那個人提及過的關鍵人物……?」黑衣人對游同塵說:「我決定先不殺你們,但現在你們要見一個人,你們的死活由那個人決定。」
 
「你先說那個人是誰。」
 
「就是你們一直在找的武林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