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中天,游同塵等人跟隨蝴蝶黑衣人離開林徑,翻山越嶺;周圍只有鳥語蟲鳴,十分偏僻。在這裡死了的話大概沒有人會發現吧,但自己也沒有本事反抗黑衣人,就只好繼續跟他走。
 
「就是這裡。」黑衣人停在高聳的山壁前,伸手往一塊比自己還要高一倍的大岩石,運起內勁向橫一推!煙塵滾滾,巨岩竟然被挪開出一條空隙,可以走入背後的山洞。
 
游同塵心想:「這大概是我見過最沉重的門了……此蝴蝶疤痕的人內功深不可測。」
 
走進山洞,裡面點起火光,還有一位受了傷的老人正坐在山洞中間打坐調息。
 
「計掌門,我帶了幾個有趣的人來給你過目。」黑衣人的聲音在山洞裡面迴響。
 




「計掌門?」游同塵問:「前輩就是八八門的掌門兼當今武林盟主嗎?」
 
不會錯了,眼前的老人等級40,就是天下武功最高的人──計權!
 
「你們三人……」計權張開眼睛,細心觀察游同塵等三人,「衣著華美的是神農宮姬先生的千金;另一位沒有等級,卻不會武功,看起來不是『天兵』……」計權看見游同塵的劍,便問:「請問小姑娘是否守護祝融劍的後人嗎?」
 
其實小珣不願意其他人知道祝融劍的存在,但計權一眼就看出自己跟祝融劍的關係,感到十分意外。
 
「沒有等級限制的祝融劍,跟沒有等級的守護人,這樣就講得通了。」說畢,計權又把視線移到游同塵身上:「至於這位少年……確實跟我死去的朋友有幾分相似……少年你的父母是誰?」
 




「不知道,我是一個孤兒。」游同塵回答。
 
「孤兒嗎?老胡,你把這位少年帶來有什麼原因?」
 
被稱作老胡的黑衣人回答說:「此人在跟本人過招的時候升了2個等級,或許他就是計掌門提及過的關鍵之人。」
 
「換言之在過招之前是等級4。少年,你的等級不會太過低嗎?為什麼?」
 
「我的等級上限天生比其他人低,但可以提升。」
 




計權神色凝重,問道:「你能夠證明你剛才所講的話?」
 
「提升等級上限需要特定的條件……恐怕暫時無法證明……」游同塵回答。
 
計權又看到游同塵手臂的傷口,大概是剛才跟老胡過招時被斬傷的,便問老胡:「你剛才過招時有留意這少年的血是什麼顏色?」
 
老胡回答:「確實怪異,是紫紅色。」
 
「那是神農宮君影火華之毒,但少年身負此毒卻依然能夠活命,在世上只有練成『神農藥體』的人才有這種本事。」計權對游同塵說:「看來你確實是我所認識的故人之子。」
 
此時姬藻感到難以置信,「沒可能,『神農藥體』乃是神農宮失傳的神功,游同塵為什麼能夠修練得到?」
 
計權回答:「『神農藥體』的確失傳已久,但故人窮一生精力終尋『神農藥體』的秘笈。所以修練『神農藥體』的人並不是這位少年,而是他的親父。『神農藥體』的作用在於血液,親生之兒分享了親父之血,自然天生擁有『神農藥體』。」
 
「前輩你認識我的父母嗎?」




 
「嗯,你的父親是姓風名維,風維的名字你們應該也有聽過吧。」
 
「風維不就是前任八八門的掌門嗎?前輩是說我的生父是那位風掌門?」
 
「沒錯。不過我對你的母親認識不多,只知道她是『天兵』。」
 
計權解釋,這個世界有兩種人:有等級的人和沒有等級的人。計權把沒有等級限制的人稱為「天兵」,而游同塵就是普通人與「天兵」所誕下的兒子,因此同時擁有等級卻沒有固定的上限。
 
「當一個人受封成為武林盟主,就會比其他人更加清楚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的真相。」計權說:「如果你也想知道世界的秘密就跟我來吧,我可以把你鍛鍊成為天下無雙。」
 
游同塵十分疑惑,「可是前輩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且你不是被那位黑衣人擄走的嗎?還是你們都在同一陣線?那八八門又是什麼?『天兵』又是什麼?」
 
「在少年你的眼中,你認為八八門,還有身為八八門掌門的我又是一個怎樣的人?」
 




「就我所知,八八門是把整個世界設下等級的元凶……掌門自然是罪魁禍首。」
 
「不完全錯,八八門確實是協助管理等級的組織,卻不是所有事情的元凶。只不過歷代掌門成為武林盟主之後,自知不能與『天兵』對抗,甘願為虎作倀,享受榮華富貴而已。歷任武林盟主,第一個企圖反抗『天兵』的人是你的父親,這也是他修練『神農藥體』的原因。」
 
「神農藥體」除了具萬毒不侵之效,更能夠將毒素轉化為功力:毒性越厲害,轉化的功力則越強。所以自從游同塵中了君影火華之毒後,修練其他武功總是事半功倍。
 
相傳第一任的武林盟主雖然答應成為「天兵」的傀儡,但暗中把能夠對抗「天兵」的武功分拆三部給予後人收藏,分別是:祝融八招、神農藥體、伏羲總訣。只有習得此三種武功的人才能領悟威力無窮的「三皇五神劍」。
 
「少年你擁有神農藥體,又得到祝融劍,看來這就是天意……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可以帶你尋找伏羲總訣,完成風弟的遺願,可惜情況看起來不容許我這樣做……他們終於找到我了。」
 
游同塵覺得奇怪,「前輩你不是當今武功天下第一嗎?還有人可以傷害到前輩?」
 
「哈哈……我只是表面世界的天下第一而已。天下間有比我更高等級的人,也有沒有等級卻比我厲害的。」計權自嘲,並問:「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游同塵。」




 
「游兄弟,你先帶同行的女伴到山洞深處避難吧,這裡快要有一場大戰。」計權慢慢站起來,看來他元氣還未恢復,但眼神卻帶有了死亡的覺悟,並對老胡說:「如果我有什麼不測,你就協助這位游兄弟成為武林盟主,繼承風弟的遺志。」
 
老胡明白計權的意思,便把游同塵等人趕到裡面,「這兒沒有我們出場的份兒,只能夠先躲起來,不能白白送命。」
 
究竟是什麼人能夠讓老胡跟計權這兩位武林高手如此害怕?游同塵躲到山洞深處,在看見山洞外的巨岩被炸至粉碎的一刻,他頓然明白。
 
山洞外站著一個彷彿是別世界的人──八尺之軀、披頭散髮、白色的眼睛、手執雙刀、有如瘋了的巨人一樣。同時間那個人也有等級顯示──50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