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權拿起長劍,與白眼巨漢在山洞中互相對峙。雖然白眼巨漢的等級明顯比較高,但高手過招,變數就更加多,於是雙方都不敢輕舉妄動。
 
事實上計權早已料到對方會在今天午時找上自己,就在山洞內猶如擂台一般的空間裡面,佈下了奇門遁甲的陽遁之局。基於後天八卦的方位排列,山洞入口為「正西兌宮」;游同塵等人藏身的位置則為「東南巽宮」,同時亦是「杜門」,宜隱藏。
 
首先打破平衡的是白眼巨漢,他怒吼一聲震懾四方,內功隨聲音重複地在山洞內迴響讓游同塵膽戰心驚。緊接著「疊浪刀法」來勢洶洶,雙刀有如巨浪翻騰,而且一浪比一浪高的推向計權。有見及此,計權右手以劍斬浪,左手則以「後天掌訣」屈指運算時局變化趨吉避凶。
 
由於計權事前布下的只是基本局,形勢隨著時間、方位、日月星晨的運行都會產生微妙的變化。「後天掌訣」的應用是以不同的手印記錄地支五行,方便心算奇門遁甲,預測白眼巨漢的一舉一動。
 
擅長奇門遁甲的武林高手,據說甚至能夠準確預知對方未來的三招,因時制宜擊破對方。不過就算計權只能預知對方的下一招已經是十分厲害。
 




白眼巨漢亦知道計權以「後天掌訣」運算,便横刀劈向計權的左手──
 
可是計權的「後天掌訣」與「九遁指法」早已連成一體,能夠以指法迎擊而不影響屈指計算的過程。計權只伸出中指與尾指做出龍遁手印,二指運以陰陽內勁同時擊出,真氣竟相沖形成有如閃雷一樣的眩目光芒!此為「金靈電光指法」,能夠令對方暫時盲目,自己就出奇不意攻其弱點。
 
不過白眼巨漢並非善男信女,就算閉起雙眼亦以刀鋒分毫不差地劈下計權的劍刃。於是計權調整了步法,圍圈把白眼巨漢迫向山洞裡面西南的方位。
 
計權的奇門遁甲是把山洞內的空間劃成九宮,並以洛書順序排列。三奇、六儀,分別置於九個不同的宮裡,而九宮內同時亦放八門、九星。正如之前提及游同塵隱於「東南巽宮」,打開八門中的「杜門」,適宜隱匿避險;而現在白眼巨漢身處西南方的「死門」,被迫大凶,所有招式都被計權看出破綻。
 
縱使白眼巨漢知道計權的奇門之術,但自己沒有能力計算,只能夠被任意擺佈。此時,計權識破對方「浪淘風簸」的虛位,一劍直插白眼巨漢的左胸,「鏗鏘」一聲,長劍反被白眼巨漢的真氣彈開!
 




「嘿嘿,難道你以為看出我的破綻就可以傷得到我嗎?」白眼巨漢雙刀霍霍互磨。
 
「看來普通的劍法是傷害不到你這怪物。」但計權沒有動搖,因為他還有八八門中最上乘的「三奇劍法」還沒有使出。
 
「三奇劍法」是將奇門之術融入劍法之內,但一定要在指定的方位和時間才能使出特定的招式;一旦使出,威力無窮。計權屈指一算,現在「三奇」分別落入東、東南、西南宮。眼前的白眼巨漢正好身處「西南坤宮」,六丁到坤,在計權看準機會後揚手使出「玉女遊地戶」,劍尖飄靈刺向白眼巨漢的右肩──
 
這一次計權的劍沒有被反彈,但白眼巨漢右肩一卸就把劍勢避開,同時間推前左手,大刀一劈!計權勉強遊身閃躲,但背脊卻被劃出三道血痕。
 
其實關於計權與白眼巨漢的過招,躲在一旁偷看的游同塵只知道二人的武功極為深奧,但眼睛和腦袋就追不上他們的招式。究竟如何一刀劈出三道血痕,游同塵只能看得一頭霧水。
 




但身歷其境的計權恍然大悟,看見對方稍移腳步偏離了「西南坤宮」,就破解了自己的「玉女遊地戶」。白眼巨漢理應不懂計算方位,他大概只是猜到自己使用「三奇劍法」才嘗試游走於九宮之間。
 
計權心想,要迫使白眼巨漢落入「正東震宮」或者「東南兌宮」才能使出其餘兩招,但這樣做就會暴露了同樣藏身「東南兌宮」的游同塵,換言之現在「三奇劍法」被封印了,要等午時過後才能使出別方位的招式。
 
「距離未時還有一刻鐘。現在是潛龍勿用,只能防守嗎……」計權望著山洞內的線香,等候著機會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