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珣妳累嗎?」
 
游同塵摸摸小珣的頭,看見小珣已經十分疲倦。
 
自從游同塵一行人離開九華山,往南連夜趕路,直至來到昌南鎮附近一間旅店才有機會稍作休息。現在剛好是正午,姬藻就代替二人到鎮上打探情報。
 
「小珣不累,姬姐姐還在外面幫手,小珣怎能說累呢。」
 
因為武林盟主之死,現在整個武林都在通緝游同塵等人。即使他們可以裝扮成其他人掩人耳目,但等級始終是騙不了人。小珣沒有等級,還有游同塵的等級比正常人低,都是十分容易辨認出來,就只好讓姬藻扮作平民百姓走到鎮上去。
 




──叩叩,客房的門打開,游同塵看見是姬藻回來。
 
「藻兒,有打聽到胡前輩的消息嗎?」
 
姬藻搖搖頭,說:「還沒有前輩的消息。但我想老前輩武功高強,等級在當中也是最高,應該不至於會被那幫人殺死吧。」
 
「希望是這樣。同是天涯淪落人,多一個同伴始終比較好。」游同塵嘆息說。
 
「其實所有事情都是司馬代掌門的陰謀,只要能夠拆穿他的面具,就可以還我們清白之身。」姬藻說道。
 




「可惜司馬止有權有勢,武功又比我們高得多,現在我們對他根本是束手無策。」
 
「計掌門不是有說過只要找到『伏羲總訣』,就可以領悟天下無敵的『三皇五神劍』嗎?」
 
也沒有說過是天下無敵,但聽起來也應該是曠世神功。
 
游同塵說:「可是我從來沒有聽過『伏羲總訣』,藻兒你有聽說過嗎?」
 
「不,本小姐行走江湖這麼久,也沒有聽說過『伏羲總訣』。」姬藻想了一想,「不過相傳伏羲創造先天八卦,這可能跟八八門有一點關係呢。」
 




「八八門嗎……或許矜兒會知道什麼──」
 
「你說誰是矜兒?」姬藻盯著游同塵,「又是你在其他地方的女人嗎?」
 
「矜兒小時候不也是在神農宮長大?我以為妳們互相認識的。」
 
「喔,是後來送到水家當丫鬟的那女孩嗎。但她為什麼會知道八八門的事情?」
 
「因為她原本也是八八門派來的奸細,不過現在已經改邪歸正,是我和水師姐重要的同伴。」
 
「所以現在想找『伏羲總訣』,要麼找到老前輩的消息,要麼找到你・的・矜・兒・呢。」
 
游同塵想起姬藻是一個醋罈子,便說:「我們先再找一下胡前輩的消息好了。在計掌門離開後,就只有胡前輩能夠為我們指點迷津。」
 
「可是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姬藻解釋:「如今計掌門已死,司馬止順理成章會接替八八門的掌門之位,甚至乎是武林盟主之位。到時候再反抗就太遲了。」




 
「武林盟主之位也可以繼承的嗎?」游同塵不太熟識這方面的規則,就問姬藻。
 
「什麼嘛,你不知道武林盟主是怎樣推舉出來的嗎?」
 
根據姬藻的解釋,當決定了要推舉武林盟主的時候,各門各派的代表就會擇日齊集崑崙山,一起投票選出新任的武林盟主。但終歸是武林之事,只有武功高強的人當上盟主之位才會有說服力,所以武林盟主一向都是由五大派之間所爭奪。
 
然而,有史以來一直由八八門掌門登上盟主之位,主要原因是八八門掌門比起其他人的等級都要高。例如計權是等級40,司馬止則是等級38,這比起其餘四大派的掌門還要高出差不多5個等級。
 
箇中原因,游同塵現在自然明白,肯定跟魔教控制等級有關。而且游同塵更加隱約感受到,在開始推舉新任盟主的期間魔教會再次活躍起來,暗中替八八門鏟除異己。屆時武林又將會有一片腥風血雨。
 
就在游同塵憂心的時候,從旅店外傳來七嘴八舌的聲音:
 
「這個人流了很多血,不知道是生是死!」「要找大夫嗎?」「哇,他倒下了!」
 




游同塵等人到外面看,浴血倒在地上的人正是老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