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旅店的客房,經過一整晚的療傷和照料,老胡總算沒有生命危險。
 
以往老胡都是蒙面黑衣,一副刺客的模樣;但剛才替他包紮傷口,脫下衣服面具後只不過是普通人,少了幾分殺氣,但又多了一點親切感。
 
「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姬藻會這樣說也不意外,大概老胡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人,所以才要隱藏自己的身分吧。
 
不過這些問題只能問老胡才有答案,而老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翌日朝早的事情。
 
 
「胡前輩,你感覺怎樣?」




 
朝早剛好輪到小珣照顧老胡,看見他醒了過來,就通知遊同塵和姬藻來到房間。
 
「游兄弟,我身上的只是外傷,沒有大礙。」雖然老胡這樣說,但身體明顯十分虛弱。可是他卻沒有理會,反而打算走下床──
 
「胡前輩你先躺下來休息吧。」游同塵關心地說。
 
「抱歉,我沒有時間休息了,」老胡忍著痛楚道:「實不相暪,我跟司馬止一樣都是八八門的八神護法之一……這一趟我是秘密出來協助計掌門,不可以離開八八門太久,以免司馬止起了疑心。」
 
「所以胡前輩現在要走了嗎?」




 
「不是,我有事情要交託給你……但這裡恐怕隔牆有耳,要到外面沒有人的地方再說。」
 
 
於是游同塵扶老胡到昌南鎮外的平原,那裡一望無際,可以肯定沒有其他人在旁邊監視。
 
「原本此事應該由計掌門交待給游兄弟你,可惜他已經不在,只能由我代為轉述。」說畢,老胡就把一卷書交給游同塵。游同塵見書,便問:
 
「這是武功秘笈嗎?」
 




「當然不是。雖然計掌門也希望把他的武功傳授給你,但向來八八門的武功不會寫在紙上,只能口傳,以避免外泄……不過回想起來,這也是造成伏羲總訣失傳的主要原因。」
 
老胡解釋,一直以來伏羲總訣都是口耳相傳,只有八八門掌門和八神護法九人知道。可是在大約二百年前,八八門中發生一場內鬥,掌門被殺,八神護法也是死的死、失蹤的失蹤,伏羲總訣就是這樣失傳的。
 
而當計權知道「三皇五神劍」是唯一能夠跟天兵對抗的武功後,就開始尋找伏羲總訣的下落。循著失蹤的八神護法調查,到最後得悉其中一位失蹤的護法改名換姓,在別的地方自立門戶,計權就著眼於在該段時間創立的門派。
 
其中一個可疑的門派就是九華派。不過當計權和老胡跟九華派接觸的時候,他們才發覺原來九華派已經是司馬止的人,九華派假裝知道伏羲總訣的下落只不過是司馬止的陷阱,因此計權跟老胡就在九華山上大開殺戒消滅了整個九華派。
 
「游兄弟,或者你聽起來是十分殘忍,但這就是江湖。江湖之事,從來都是用血來解決的。」
 
「我也沒有身分去批評前輩。不過前輩給我的這卷書又是什麼?」
 
「裡面記載了其他有可疑的門派,他們都有可能是二百年前八神護法的後人,想找出伏羲總訣只能逐一調查。」
 
「我明白了。」游同塵打開書看,裡面都是一些不太認識的門派,除了天劍門之外。




 
「還有另一件事,」老胡開口道:「正如剛才所說,八八門的武功都是口耳相傳。現在我就傳你八八門最精妙的『煙波釣叟歌』,只能說一次,看看你能否領略到裡面奇門之術。」
 
「奇門之術就是計掌門那套厲害的武功嗎?但只說一次我怕記不下來。」游同塵有點擔心。
 
「有緣之人自然能夠記住。當年我也只是聽了一遍就記得整套口訣……但始終不能從中領悟奇門遁甲之術,跟計掌門比又差得遠了。」
 
老胡一面回想以往的事情,一面背誦出「煙波釣叟歌」,竟在不知不覺間流下淚來。
 
游同塵不想辜負老胡的心意,努力把口訣記下,卻是力不從心。
 
「很抱歉……我記不下這一套『煙波釣叟歌』。」
 
「是這樣啊,」老胡有點失望,只好取出另外的書籍,「或許游兄弟還是比較適合練劍。這裡有幾部從九華派回收的劍譜,雖然九華派的劍術及不上臨湘劍門,但多學幾套劍法也是有益。我自己對劍法沒有研究,能夠幫助你的就只有這樣。」
 




「謝謝胡前輩。」游同塵接過九華派的劍譜後,老胡就跟游同塵道別了。
 
「很可惜呢游同塵,」姬藻說:「我還以為你可以學懂口訣,變得像計掌門那樣厲害。」
 
「藻兒妳不也是和我一樣,記不下來嗎?」
 
「哼,本小姐自少就討厭唸書,才沒有興趣背什麼口訣。」
 
在旁邊的小珣就說:「不過小珣很喜歡唸書喔,以前在家裡沒事情做,都是娘親教小珣唸書的。」小珣閉了雙眼,哼著歌:「陰陽順逆妙難窮,二至還歸一九宮,若能了達陰陽理,天地都來一掌中……」
 
「小珣妳把整個口訣都背了下來?」游同塵十分意外。
 
「嗯!背起來也算容易,不過小珣不明白裡面在說什麼就是。」
 
「只能背誦也已經很了不起。小珣妳就是前輩口中的『有緣人』呢,或許有一天可以領悟到箇中真締。」




 
「嘻嘻,是嗎?」
 
看見小珣這樣子,姬藻的心有點兒酸。其實她也想幫游同塵記下口訣,可是沒有辦法。一時間不懂得如何發洩這種情緒,只能抽鞭打在游同塵身上──
 
「游同塵你別在別浪費時間了!老前輩臨別前不是叮囑過要盡快離開此地嗎?你看看老前輩給你的書上有什麼關於伏羲總訣的線索,之後隨便找一個去看看吧!」
 
游同塵無奈地說:「我已經決定了要到哪裡啦。」然後打開了書,指著「天劍門南宮」五字,又說:「我們就回去霜湘劍門找水師姐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