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數個月前所發生的事情。天下比劍大會結束後,南宮碧入贅水家,水清瑤接任臨湘劍門的掌門。在大婚當日,洞房之夜,南宮碧告訴水清瑤說自己正在修練一種內功,要求煉精化氣,在練成之前不能接近女色。
 
這話對於一對新婚夫妻來說大概是匪夷所思,不過水清瑤一如既往沒有神情的動搖,只是淡淡地微笑回應。自此之後,在其他人眼中水清瑤與南宮碧雖然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但私底下她們卻總是互相保持距離,只有在一起修練臨湘劍門絕學的時候才比較多機會接觸──因為湘君劍湘夫人劍要求二人合練才成。
 
因此她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切磋習武比較多,與其說是夫妻,倒不如說是一對同門師兄妹。
 
不過對於水清瑤來說其實也沒有所謂。打從開始這就是一場政治婚姻,她只是希望能夠盡快重建臨湘劍門的名聲,以備日後的計劃。水清瑤反而憂慮因為她與南宮碧的關係比較疏離,就練不成鎮派的湘君湘夫人劍。可是她不知道其實最大的難關就是南宮碧也是女兒身這個事實。
 
事實上南宮碧自己也是心理正常的女兒家,自然是為了其他原因才跟水清瑤成親。而且南宮碧不想被其他人懷疑,只能一直隱藏自己的身分。在這個世界上,知道南宮碧是女兒身的除了她的父母之外就只有游同塵而己。
 




如是者過了幾個月,在計權的死訊傳開以後,司馬止很快就接下八八門掌門之位,鞏固了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他亦以掌門的身分邀請了其餘四大門派到八八門共商新任武林盟主之事。
 
理所當然地,臨湘劍門的代表就是水清瑤與南宮碧。至於矜兒,她依然陪伴在水清瑤左右,打算一同前往八八門。
 
「矜兒,妳準備好行囊了嗎?」水清瑤問。
 
「嗯。」矜兒反問:「小姐,我們就直接上雲台山八八門嗎?」
 
「妳有什麼在意的地方?」
 




「我想我們可以先到衡州城打點一下,讓大家知道我們出門的事。」
 
水清瑤想了一想,似乎是理解到矜兒的意思,便接受了她的建議先到衡州城。
 
「希望我的預感不會靈驗吧……」矜兒仰望著天空,心裡惦掛住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個人:「現在魔教已經派出很多人想把你殺死,如果現在你來衡州的話是必死無疑……求你不要來……」
 
 
──同一時間,在前往衡州的荒路上。
 
「啊?」




 
「游同塵你怎麼突然怪叫?」姬藻帶點鄙視的眼神望向旁邊的游同塵。
 
「不,好像剛才有人跟我說話的感覺。」游同塵莫名其妙地說。
 
「日光日白哪裡會有鬼怪!」姬藻一面拉著韁繩一面說:「別說瘋話了,你是累壞腦子嗎?」
 
依然是這個三人二馬的組合,游同塵等人已經連夜趕了幾天的路。游同塵就自己騎著馬,另一邊小珣則在姬藻的背後抓住。
 
「或許是這樣吧,反正離衡州城還有幾天的路程,要不要先在前面的小鎮休息?」游同塵遙指遠方城鎮問。
 
「我沒有意見。」
 
「小珣呢?」但小珣看似心不在焉,沒有回應。游同塵就繼續問:「小珣?」
 




「游哥哥?你剛才叫小珣嗎?」
 
「嗯,小珣妳也累了?」
 
「沒有,」小珣打轉水靈的眼睛,「游哥哥,你有試過聽了一首曲謠之後一直在腦中纏繞不散嗎?」
 
「小珣妳最近有聽過這樣繞樑的曲謠?」
 
「就是胡伯伯的『煙波釣叟歌』喔。雖然沒有音調,但就琅琅上口。」小珣接著說:「總覺得前面的小鎮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覺,還是不要停留,繼續趕路好像比較好……小珣是這樣想的。」
 
「那麼我們就繼續趕路。」游同塵說:「現在天色已經不早,先在前面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好讓今晚可以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