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兩天,來到差不多可以看見衡州城外村落的距離。可是游同塵不知道四周早已埋伏了要殺死自己的人,因為現在對於八八門和魔教來說,游同塵只不過是一個百害而無一利的危險人物而已。
 
「藻兒、小珣,今晚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吧。」
 
正值黃昏,游同塵把馬匹繫在溪水旁邊的樹幹,而小珣就幫助收集柴枝,準備今晚的露宿。
 
「唉,已經很久沒有睡在床上了。」姬藻抱怨道:「也沒有好好的洗澡淨身。」
 
游同塵亦很理解姬藻現在的心情,畢竟他們總不能每天都過著避難的日子。
 




「藻兒,很抱歉,再忍耐多一會兒吧。」
 
「也不是在怪責你,只不過有感而發罷了。」
 
看見姬藻沒精打采地躺在草地上,游同塵就打算看看這片樹林有沒有新鮮的野果或者獵物,可以讓這位千金小姐至少在食物方面能夠滿足。
 
結果幸運地,給游同塵打來了一頭野豬,就讓大家今晚在星空下吃燒豬吧。
 
「今晚的月亮很圓很大呢。」吃過晚飯後,小珣指著夜空的月光說。
 




「嗯,今晚是四月十五,所以有望月吧。」游同塵不經意的回答,但其實這一句話對於之後來說十分重要。
 
就在游同塵等人在樹林裡面睡覺的時候,已經有數十名魔教的人慢慢地接近他們。而且那些魔教的人都是專業的刺客。
 
──鈴鈴。姬藻聽見自己佈下的警報陷阱被觸動,就立即醒了過來,細心傾聽,「不會錯,有幾十人正在往我們的方向走過來。」
 
於是姬藻叫醒了游同塵和小珣,告訴他們有一群不速之客正在走近。
 
「是八八門派來的殺手嗎?」游同塵自言自語道:「看來我們的行蹤被發現了。」
 




「先別理會對方是什麼人,我們還是快點離開──」姬藻還沒有把話說完,一枝箭已經射穿了游同塵的馬匹,悲鳴一聲響徹了整片樹林。而姬藻就十分驚訝對方竟在自己沒有察覺之下已經來到面前,而且還是全部數十人都突然舉起火把對著自己!
 
「你們三人就是殺害計掌門的惡賊吧,」貌似是殺手的首領大叫:「納命來!」
 
游同塵看見對方人多勢眾,等級不低,又能夠在姬藻不為意下接近自己,可以想像他們都是魔教的精兵。這段日子游同塵雖然武功還沒有大進步,但始終經歷了不少江湖歷練,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裡只能拔足逃命。
 
「往樹林裡面逃吧!」游同塵雙手抱起了小珣,與姬藻一起運輕功逃跑,穿梭於叢林之間。
 
「追!別讓他們逃掉了!」殺手首領一聲令下,所有手下都同樣衝進樹林追捕游同塵等人,一時間殺氣充斥了整片樹林。
 
在一刻鐘之前,樹林都是漆黑一片,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不過現在已經被火把照亮,火光從游同塵的背後窮追不捨。幸好樹林生得非常茂密,令到游同塵等人在裡面不至於輕易被找到。
 
可是對方人數眾多,這片樹林也不算大;早晚他們可以把自己包圍起來,這樣根本逃不掉!現在可以怎麼辦呢?
 
「今天是四月十五……」在游同塵懷中的小珣伸出了十隻手指,唸唸有詞的,「望日的月亮和太陽天角一方,而月亮現在剛好在頭頂,應該是子時……」




 
游同塵看見小珣好像在玩手指一樣,不禁問她:「小珣妳怎麼了?」
 
「小珣突然有一個想法喔。」小珣又仰望星空,以北斗星找到方向,接著再伸出雙手反覆屈指。
 
「小珣妳有什麼想法?」游同塵一邊跑一邊問。
 
「游哥哥,可以在前面的那棵大樹旁邊停下來嗎?」
 
「咦?可是後面那些人快追上來了……」游同塵有點疑惑,但又想到走下去反正也是逃不過那群殺手,就叫姬藻一同停了下來。
 
「游哥哥,把這棵大樹斬下,要它倒下來並指向東北方位。」小珣指著方向示意。
 
游同塵雖然不明白,但只好依照小珣的意思去做。
 




「然後用火將倒下的大樹點燃,這裡就變成『死門』了。」小珣對游同塵說。
 
「『死門』?小珣妳……」游同塵與姬藻又看見小珣在專注地玩手指,才醒覺到她正在學習計權那樣屈指運算──只不過是比較笨拙一點而已。
 
火乘風勢,火舌一下子就吞噬了附近的樹木,這樣也間接透露了游同塵他們現時的位置。不過小珣並沒有在意,反而叫游同塵走回剛才他們逃跑的路。
 
「游哥哥姬姐姐,正北方是『杜門』,冷靜一點走就可以,他們不會發現我們的。」
 
於是游同塵就帶姬藻小珣沿著剛才逃跑的路回去,跟一群殺手擦身而過──可是殺手被眼前樹林的熊熊烈火誘導了視線,竟然沒有一人看見游同塵!
 
「游哥哥,再走到前面把那棵大樹斬下,今次是倒下來指向西北方。」
 
游同塵按小珣指示劈下了樹,問:「也是要點火燒了它嗎?」
 
「嗯。」小珣點頭,說:「這樣的話就可以把那些壞人困在樹林裡面了。」




 
「欸?」正當游同塵感到不解之際,樹林裡忽然刮起了東南風,令到火勢迅速蔓延開去。而小珣就說:
 
「東北是『生門』,我們就往那裡離開吧。」小珣望見星空,就拉著游同塵說:「游哥哥、姬姐姐,再不快點的話我們也會被困在樹林裡面喔!」
 
依舊是不明白小珣的說話,但當游同塵離開了樹林之後,夜空突然烏雲密佈,一瞬間就把星星和月光都掩蓋了。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樹林裡面的殺手都同一時間迷失了方向。他們好不容易逃到樹林北邊的入口附近,但又看見同樣倒在地下燃燒的大樹,以為走了回頭路,又繼續在樹林裡面兜;兜兜轉轉的,終究找不到真正的生路。
 
結果到最後,所有殺手裡面,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那一片燃燒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