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掩人耳目,南宮碧把魔教中人抓進了布袋。此時剛好有兩位八八門的婢女經過,看見南宮碧就害羞地問:
 
「請、請問你是天劍門南宮公子嗎?」
 
「在下正是南宮碧,剛應邀作客八八門打擾數天,這段日子就麻煩兩位姑娘照顧了。」南宮碧對兩位婢女微笑說。
 
江湖上素聞南宮公子瀟灑俊俏,兩位婢女都被南宮碧的笑容所打動,不敢正視,便低頭說:
 
「南宮公子言重了,可以照顧南宮公子是奴家的褔氣。」這時候其中一位婢女看見南宮碧身後的麻布袋,便問裡面裝著什麼。
 




「只不過剛好在茱萸宮附近發現了一頭野豬,不希望看見牠傷害附近的人,就打算把牠抓到別處放生。」南宮碧問:「請問姑娘知道周圍有什麼地方人跡罕至,適合把野豬放生?」
 
於是婢女就把附近地形簡單地告訴給南宮碧,南宮碧道謝後就帶著布袋離開。
 
不認識南宮碧的人大概對她的印象就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但事實上她也有兇殘和不為人知的一面。南宮一家本來是八八門的名門望族,不過在一次叛亂裡面南宮一家的家主身敗名裂,妻女被殺,自己就被迫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
 
而魔教正好就是因為那一場叛亂而產生的殺手組織,因此南宮碧自幼就被灌輸要把魔教殺光報仇的觀念,魔教的人都是不值得同情而且是該死的。
 
南宮碧把布袋拋到茱萸峰一處山洞裡面,這裡遠離八八門,正好讓她好好拷問眼前的魔教殺手。
 




南宮碧先把殺手的口綁住,以免他咬舌自盡,然後再解開了他的啞穴並問盤他來到八八門的目的。
 
殺手狼狽地叫喊:「無論你怎樣問,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口中所講的魔教究竟是什麼!我只是一個送酒到八八門的普通工人而已。」
 
魔教殺手因為被綁了口,說話不太清楚,但仍然矢口否認自己是魔教的人。
 
「看來我不拆穿你,你就是不會死心。」南宮碧出劍指向殺手頸上的梅花斑,「所有魔教的人都被迫種下君影火華的藥引,而有少數人的皮膚會對藥引產生抗拒反應,就會在頸上出現這種梅花斑。我說的沒錯吧?」
 
殺手聽見後,雖然不知道為何眼前的小白臉會知道得這麼詳細,但自己魔教的身分肯定是瞞不過他的了,便說:「既然你知道君影火華,你也應該清楚我們絕對不會做出違反教主的事情吧。」
 




「只要對魔教有異心,就會觸動藥引令到君影火華運行全身,吐血而死。」南宮碧問:「所以你是怕死才不願意出賣魔教嗎?」
 
「哼,反正我告訴你也是死,不告訴你也同樣是死。你問我什麼我也不會回答的,要殺就快殺!」
 
南宮碧臉上一陣陰霾,平日和藹的神情蕩然無存。她把對魔教的憎恨發洩在殺手身上,說:「你以為你的選擇只有死路一條嗎?我可是很自由的,我會多給你一個選擇──」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血絲濺到殺手的臉上,原來他的右邊耳朵已經被南宮碧剁下來!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你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你就可以死得痛快一點;又或者你繼續為魔教保守秘密,這樣你大概會被我千刀萬剮慢慢流血而死。」
 
殺手被嚇得面色蒼白,只懂亂叫,然後南宮碧奮力把劍插在他的右腳上,「嗖」聲切斷了幾隻腳趾,露出了白色的骨頭!
 
「告訴我你來八八門的目的。」南宮碧壓著劍,冷冰冰地問。
 
「大俠!我講了!我講了!我只是來八八門把游同塵的下落報告給司馬掌門知道啊!」




 
「游同塵?為什麼會是他?」南宮碧聽到游同塵的名字,原本凶殘的臉孔突然泛起紅暈,接著又再次冷靜下來,「游同塵是臨湘劍門的那個游同塵?而你是來報告他的下落?」
 
「沒錯,游同塵等人三日後就會去到宛城,凶臉人已經潛伏在宛城附近打算殺死他們!」
 
「只不過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劍客,為什麼司馬止這樣關心游同塵的死活?」
 
「因為──」
 
還沒有說出口,殺手就口吐紫血當場死亡。南宮碧望著殺手血跡斑斑的屍體,心裡反而變得平靜,又再次恢復了平日俊朗的臉孔。
 
「游同塵……為什麼司馬止要親自處理這個人的事情?聽說他殺死了計盟主,但事實我不相信是這樣……說不定游同塵手中掌握了什麼重要的秘密嗎?」南宮碧一邊思考,一邊清理殺手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