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城位處於襄陽與洛陽之間,除了連接豫州和荊州外,更加是西出雍州的樞紐城鎮。所以游同塵會途經這此地也不意外,縱使這不是唯一的原因。游同塵要到宛城的因由,只能從數天前所發生的事情說起。
 
話說之前小珣幫助游同塵擺脫了殺手的追捕,但是在失去了馬匹後他們亦不能繼續趕路,只好到衡州城附近的村落打點行裝。在那裡,游同塵得悉水清瑤和南宮碧已經啟程前往八八門,要找她們打聽伏羲總訣的線索就唯有跟隨她們的足跡。
 
然而,在離開村落不久後,一位村民把凶臉人所下的戰書交給游同塵,相約三天後在宛城決戰。
 
「游同塵你要應約嗎?」姬藻問。
 
「我認為凶臉人現在能夠找到我,如果我不應約可能會更加危險,防不勝防。」游同塵回答說:「光明正大地決鬥或許還比較好。」
 




「可是聽說那個凶臉人是魔教裡面的頂級殺手,你不害怕嗎?」
 
「嘛,之前也跟凶臉人交手過兩次,我還沒有死就是了。」游同塵回想起之前的事,一次是與水清瑤聯手,另一次則是南宮碧前來助陣,倒還是沒有試過獨自跟凶臉人打。
 
不過如果能夠選擇的話,游同塵依然不想跟凶臉人單打獨鬥的,至少今次也需要姬藻的幫助。
 
 
在同一時間,不同地方,有著剛好相反的想法就是南宮碧。她知道凶臉人會在宛城出現,就恨不得立刻跟他決一死戰。
 
「你說三天後,魔教的凶臉人會在宛城與游同塵決戰?」在剛離開八八門後,水清瑤問南宮碧,「你是從哪裡得知這個情報的?」




 
「情報的來源是秘密,但我保證是千真萬確。」南宮碧回答,「而且這是一個削弱魔教勢力的好機會!就算找不到魔教我們也沒有損失,就趕緊去宛城看看吧!」
 
水清瑤若有所思,望向同行的矜兒。大概南宮碧還不知道水清瑤與矜兒的難處吧,現在她們不敢正面跟魔教對抗,以免觸怒司馬止。司馬止手上有水清瑤跟魔教聯絡的罪證,而矜兒更加原本就是魔教的人。假如她們的身分被公開,不單止她們會有危險,還會連累到整個臨湘劍門。
 
不過水清瑤沒有後悔過這樣做。因為矜兒對她來說十分重要,水清瑤不忍心看見一直陪伴自己的矜兒被魔教殺死,只好投降魔教暫時保住矜兒。
 
矜兒望見水清瑤察看自己,便說:「我們只有三人,貿然這樣去的話很可能會有危險……但如果任不管游同塵就會更加危險,所以我是同意南宮公子的建議。」
 
水清瑤聽見後內心不斷掙扎,她無法像矜兒那樣單純用私心去下決定。她如果幫助游同塵擊退凶臉人,就代表她造反了,司馬止就不會放過她們;但如果不到宛城助陣,游同塵恐怕就凶多吉少。這兩個結果對於水清瑤來說都是難以抉擇。




 
「小姐,我明白妳的苦處。」矜兒對水清瑤說:「其實我們還有其他選擇的,但始終也是要先找到游同塵才能決定。」
 
水清瑤沉思了一會,然後就答應南宮碧一同前往宛城,尋找游同塵和凶臉人的下落。
 
 
或者是凶臉人的安排,這兩天游同塵等人在前往宛城的路途十分順利,沒有被魔教追殺,結果比約定早了一天來到目的地。
 
「呼,終於不用跟野豬野狗生活,而且終於可以睡上軟綿綿的床舖了。」一走進宛城裡面,姬藻就好像魚兒回到池塘一樣恢復生氣,伸著懶腰呼吸城市繁華熱鬧的空氣。
 
「嗯,今晚就好好休息,準備明天跟凶臉人的一戰。」之後游同塵看見小珣心不在焉,又問:「小珣妳在擔心明天的事嗎?」
 
「游哥哥,小珣不是在想明天的事。小珣只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而已,總覺得今天游哥哥會遇上貴人,一個能夠幫助你打敗凶臉人的貴人。」
 
「欸?那會是怎樣的人?」




 
「嗯……還可能是游哥哥你其中一位命中注定的人呢。」小珣歪頸道。
 
「喔,難道是水師姐嗎──」
 
游同塵一時興奮,沒有留意周圍的路,就在市集的轉角處撞倒另一個人;同時間游同塵失去平衡,跌倒就整個人壓在對方的身上,幾乎互相擁抱起來。
 
「對不起……咦?」游同塵看見被自己壓在地上的人十分熟悉,「妳……妳不就是南宮姑……公子嗎?」
 
「笨蛋游同塵,你什麼時候連男人都不放過了!」這聲音也是十分親切,就是矜兒的罵聲!
 
矜兒一腳踏在游同塵的背上,游同塵與南宮碧的胸口就互相緊貼,令到二人十分尷尬。
 
「游公子你可以先移開嗎?」南宮碧近距離在游同塵耳邊呼氣,而游同塵十分狼狽地爬了起來。
 




此刻,水清瑤亦終於開口:「游師弟,很久沒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