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水師姐……不對……我已經不是臨湘劍門的弟子呢。」游同塵苦笑說。
 
「不要緊。反正都已經習慣了,你可以依然稱呼我做水師姐,我也叫你做游師弟,這樣好不?」
 
「喔,好的。」游同塵問:「可是為什麼水師姐會在這裡出現?」
 
在旁邊的矜兒就插口說:「不就是為了要找你這個笨蛋嗎!你明天要跟別人決鬥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欸?妳們怎麼會知道?換言之妳們是特意來幫我的嗎,我很高興。」
 




矜兒難以回應游同塵的話,因為游同塵也不知道水清瑤為了要保住他和矜兒而選擇跟魔教做交易。於是矜兒不經意地迴避了游同塵的視線,卻看到他背後的姬藻。
 
「游大俠你什麼時候又多了一位漂亮的大小姐跟在左右呢?小女子對你佩服得很,」矜兒再看見游同塵的等級,在逃避追殺的途中游同塵已經升至等級7,「游大俠還升級了呢,真是可喜可賀啊!」
 
姬藻憑女性的直覺,認為矜兒也是游同塵的情人,就先發制人說:「本小姐可是游同塵的正室,妳又是什麼?」
 
「正室?」矜兒指著游同塵責問:「快給我解釋她說的話!」
 
「那個……我還沒有娶妻,還沒有正室啦……」
 




「就是『將來的正室』,不是嗎?」接著姬藻又對矜兒說:「妳只不過是水家丫鬟而已,有什麼資格跟本小姐搶游大哥?」
 
「妳……!但游同塵是認識我們在先的,我比妳更早替游同塵『升級』啊,妳才沒有資格爭做正室!」
 
小珣站在背後,低聲地自言自語:「雖然小珣才是第一人呢。」
 
看見街上的人都望過來,游同塵只好安撫二人:「大家可以先冷靜一下……我們是被殺手盯上的,不宜太過張揚。而且明天一戰也不是兒戲嘛……」
 
「「對不起……」」意外地姬藻和矜兒都一同道歉,看來她們也不想給游同塵惹麻煩。
 




「這個話題暫時停下來吧。」水清瑤說:「話說今天我們找遍了整個宛城都找不到有空房的客棧,所以我們在宛城外租借了一間房子作據點,游師弟你們要一起來嗎?」
 
「嗯,我們也正在煩惱今晚的住宿,這樣就好了。」游同塵回答。
 
 
游同塵一行六人來到在城外租借的小木屋,想著如果把南宮碧都視作女兒家的話,游同塵現在可說是艷福不淺。
 
「這間房子也不太大,我們六個人,但只有三間廂房呢。」一進屋內,姬藻就拉著游同塵說:「你跟我睡同一間房吧。」
 
矜兒又把游同塵扯過來:「男未婚女未嫁,這樣不成體統啊!」
 
水清瑤記得南宮碧正在修練內功不能接近女色,就提議今晚游同塵跟南宮碧一間廂房,自己就跟矜兒一起睡,最後姬藻就和小珣在另一間房休息。眾人聽見,感覺只能夠選擇妥協,就唯有同意水清瑤的建議。
 
吃過晚飯後,水清瑤和南宮碧都在跟游同塵討論明天凶臉人一戰,直至鎮外的更夫打了第二更,表示已經開始夜深,是睡覺的時候。於是各自又到房間作息,游同塵和南宮碧也同樣離開客廳回到了廂房。
 




廂房裡,眼前只有一張睡床,游同塵就不好意思地說:「南宮……公子,還是讓給妳睡吧。」
 
「不,明天你要跟凶臉人對戰,今晚不好好休息不行。」
 
「可是妳明天也要跟凶臉人決鬥吧,妳也要養精蓄銳喔。」
 
「嗯……你也說得沒錯……」南宮碧腼腆地說:「那就一起睡吧……但請你尊重自己,不要有非分之想……」
 
南宮碧很快就把燈吹熄,沒有更衣就爬上床,背著游同塵睡覺了。
 
「嗯,明白。」游同塵說著的同時,也打算爬上床睡在南宮碧旁邊──
 
「啊……」突然傳來嬌聲,「你往哪裡摸了?」
 
「對、對不起!是太過昏暗,看不清周圍而已……」




 
「好了,我們早點睡吧,明天一定要把凶臉人殺死。」
 
游同塵聽得出南宮碧對魔教的敵意,又想起伏羲總訣的事;本來想問南宮碧她們家族的過去,結果還是開不了口,怕說了會影響了明天的一戰。
 
「還是聽南宮姑娘的話,別胡思亂想早點入睡好了。」游同塵心這樣想,卻明知有一位漂亮的姑娘睡在旁邊,始終有點兒興奮。
 
「嗯……!游同塵你又碰到我了。」
 
「我……沒有啊?」
 
「咦,那是我自己的手,抱歉。」
 
看來南宮碧缺乏跟男性單獨共處的經驗,畢竟她身邊總是圍著一群被她外表迷倒的女性。游同塵感到睡在旁邊的南宮碧十分緊張,只好隨意聊一下放鬆大家的心情:
 




「對了,水師姐還不知道妳的身分嗎?」
 
「嗯,這個秘密只有你知道,所以今晚才會變成這樣。」
 
游同塵想起現在的情況十分滑稽,不禁笑起來,「但是這樣妳不會很不方便嗎?」
 
「一直以來也沒什麼不方便,只是每次遇上你都好像都被你佔了便宜。」
 
「欸?可能這也是緣份?」
 
「別說傻話了,我對你沒有興趣……」不過如果撇開男女之情的話,南宮碧還是對游同塵被司馬止盯上一事感到興趣……雖然同樣也是說不出口,一切只能等待明日之戰結束後再決定。
 
 
晚上的月色很漂亮,游同塵和南宮碧在閒談中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直至明天清早南宮碧把游同塵叫醒,還有水清瑤與矜兒,都準備好隨時跟凶臉人決一死戰。
 




「藻兒和小珣呢?」游同塵問。
 
「今天的決戰十分凶險,姬藻和小珣的武功又不高,」矜兒回答:「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在小屋等你們回來就好。游同塵你今天就跟小姐和南宮公子一起對付凶臉人吧。」
 
矜兒的解釋也很合理,游同塵沒有懷疑就說:「那藻兒和小珣就拜託妳了。」
 
「嗯,放心交給我吧。你們一路順風。」矜兒向游同塵、水清瑤、南宮碧揮手送行,自己就低頭祈求:「游同塵,希望你能夠活下來吧……這樣我才可以幫你照顧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