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臉人約戰的地方,是位於宛城北邊岐棘山上的一座道觀。游同塵一行人沿著山崖而上,大概因為昨晚下了一場雨,泥地比較濕滑,又聽見流水聲淙淙。途中游同塵看見不少道家弟子都在暗中監視自己,不難想像這所道觀正是魔教的其中一個據點。
 
「這裡地勢險峻,確實適合秘密活動。」游同塵說:「不過以我們三人聯手應該不用害怕凶臉人吧。」
 
南宮碧回應道:「不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而是所有魔教的人都是敵人,我可不會放過任何魔教的爪牙。」
 
一提起魔教的時候,南宮碧往往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至於水清瑤還是像平日一樣心如止水,看不出有任何的緊張。
 
「看到了,前面就是拂雲觀。」南宮碧說。
 




游同塵深呼吸一口氣,接著踏進拂雲觀,觀內弟子就無聲地為游同塵帶路登上後山峰頂。
 
游同塵站在峰頂,可以遠眺南方的宛城;還有山涯下的飛瀑流水,流進白河然後貫穿整片南陽之地,可謂山明水秀。要在這裡殺生實在是大煞風景。
 
「姓游的小子,我等你好久了。」
 
游同塵回頭望,站在空地中間的正是戴著陶瓷面具的凶臉人;等級26比起上一次見面確實是升了1個等級。不過游同塵這邊也不弱,自己等級7、水清瑤等級21、南宮碧等級19;三對一的話不會輸給凶臉人。
 
游同塵望向四周的道觀弟子,沒有發現比較厲害的高手。看來對於凶臉人來說,比起殺死游同塵的結果,還是更加喜歡自己能夠折磨游同塵的過程。
 




「凶臉人!上一次被你打敗,今天我可要親手將你殺死!」南宮碧搶先回應,更帶著報復的仇恨。
 
「喔?原來還有兩位客人呢,臨湘劍門的水掌門和她的夫君。」凶臉人質問水清瑤:「妳這算是背叛我們的意思嗎?」
 
「背叛?」游同塵與南宮碧不約而同望向水清瑤,而水清瑤依然神色自若,慢慢走近凶臉人的一旁,並轉頭說:
 
「對不起游師弟,我是魔教的人,我不能跟你一起對付凶臉人。」之後水清瑤也對南宮碧說:「南宮公子,我知道你對魔教中人恨之入骨,今日你我夫妻之間就恩斷義絕,儘管出手吧。」
 
凶臉人斜視水清瑤道:「妳要好好表示對魔教的忠誠,別拖本大爺的後腿;也不要想耍什麼把戲,道觀的弟子會把妳今日的表現匯報給教主知道。」
 




水清瑤淡淡地回答:「我只是效忠教主和司馬止,並不是你的部下,別指揮我做事。」
 
「哼,要不是妳對於司馬止登上盟主之位有幫助,我就一早把妳殺死了。」
 
「隨你喜歡吧,但我們現在的敵人不是游同塵嗎?」水清瑤拔劍出鞘,同時間游同塵和南宮碧亦架劍準備隨時接招。
 
現在的形勢對於游同塵十分意外,現在是二對二,但自己一方明顯處於劣勢。縱然看不到勝機,但旁邊的南宮碧已經被怒氣蓋過了理智,大喊:
 
「好啊,魔教中人,來兩個殺一雙!」
 
南宮碧以劍刃逼向水清瑤,一劍橫揮;水清瑤則以劍尖輕撥,一招「玉女朱裳」轉守為攻反刺向南宮碧的要害!換著其他人這一招早已經分出勝負,但南宮碧的致柔劍法每一招都是攻中帶守,以防守為主,把劍一掠就輕易擋下水清瑤的攻擊。
 
另一方面,水清瑤的「七十二路青天芙蓉劍」亦是一種專門化解天下劍法的套路武學,講究以靜制動,結果二人的劍光交錯,卻沒有人佔得到上風。
 
「妳們都太弱了。」凶臉人掌心集氣,正打算拉弓擊向南宮碧──卻有一道劍氣先發制人轟向自己,那是游同塵的「力拔三垣」劍招。




 
「姓游的,看來你對內勁的運用已經越來越純熟,」凶臉人說:「或者再過數年你的武功不會比我弱吧,現在就要殺死你有點可惜。」
 
「到底誰殺死誰還說不定呢。」
 
游同塵沒有間斷地向凶臉人出劍,但凶臉人卻輕易以內勁化解游同塵的劍氣。
 
「小子,你的劍氣雖然厲害,但是你挑錯對手了。」
 
縱使不知道凶臉人的真正身分,但他確實師承白鹿派,內功深厚是無容置疑的。上一次他就以「仙人三疊功」把南宮碧打至內傷。游同塵的以氣御劍遇上這位內功高強的對手,可說是最不想遇見的組合。
 
事實上,凶臉人的掌法也是白鹿派最上乘的掌法,名為「九天雲海掌」;該套掌法以內功為主,一掌擊出一片連綿掌影,令人防不勝防。游同塵看見對方再次運氣,就退後一步觀察凶臉人的破綻──
 
豈料凶臉人竟轉向南宮碧出掌!南宮碧因為專心應付水清瑤無暇顧及旁邊的凶臉人;但就算她知道凶臉人擊向自己,她的致柔劍法亦只能化解有形劍招,破不了無形的掌氣。
 




游同塵心急如焚,畢竟是自己讓了空位讓凶臉人攻擊南宮碧。於是他用身體把南宮碧撞開,自己就代為硬吞凶臉人的雲海掌力,頓然口吐鮮血!而且真氣在游同塵的體內湍流,令到游同塵連站起來都感到困難,只能掩著胸口退後幾步勉強支撐著。
 
不過凶臉人沒有打算就這樣放生游同塵,就立即追上去近距離直接擊斃他──可是水清瑤卻搶先一步,突前一劍刺進游同塵的小腹,再把劍拔出來,血就一直流。
 
望見游同塵的鮮血,水清瑤只是無情地揮劍把游同塵震開。在游同塵仰後快要掉落崖下瀑布時南宮碧捨身躍下,在半空用左手捉住了游同塵,右手就把劍插在峭壁上支撐身體,避免掉進瀑布。
 
峭壁下面的瀑布足足有數十丈高,跌下去非死即傷。但南宮碧抱住游同塵在半空實在沒有辦法。
 
水清瑤見狀就在地上拾起了小石頭,走到懸崖邊低頭凝望二人,並對南宮碧小聲說:
 
「南宮姑娘,游師弟就拜託妳了。」
 
水清瑤飛出小石把南宮碧的長劍擊落,南宮碧就抱住游同塵直掉進瀑布底,被激流吞噬,在巨岩之間消失。
 
凶臉人看見水清瑤只是把游同塵打進瀑布下,十分不滿,「妳是故意放生游同塵嗎?」




 
水清瑤只是掉下一句「沒有」,就離開了拂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