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游同塵提出假裝夫婦也只不過是想作弄一下南宮碧而已,沒想到她居然一口答應,令到游同塵覺得十分有趣。
 
想到南宮碧會答應的原因亦不外乎兩種可能性:她對游同塵有好感?又或者她為了要打敗凶臉人和魔教就什麼都不顧了?游同塵不知道。只不過游同塵還需要一段日子來療傷,繼續逗樂南宮碧來打發時間也是不錯。
 
於是第二天的朝早,游同塵就對南宮碧說:
 
「昨晚想了一陣子,我想南宮姑娘應該先從外表著手呢。」
 
「外表?」南宮碧不明白。
 




「南宮姑娘一直都是男裝打扮,這樣就沒有夫妻的感覺嘛。」
 
「可是我自小就是這樣,不知道怎樣打扮才像一位女兒家。」
 
游同塵走近南宮碧,把她頭上的圓帽子拿下,「頭髮對於少女來說可是十分重要。其實南宮姑娘妳的秀髮很美,把它自然地放下來就很有氣質了。」
 
至於衣服,雖然南宮碧穿的男裝長衣,但在替游同塵包紮時她把衣裙撕下來,現在露出了白晢的雙臂與雙腿,十分性感。這樣看倒是很有女性的魅力。
 
「但女性打扮好像渾身不自在的……」南宮碧既害羞又煩惱。
 




「說回來南宮姑娘為什麼會女扮男裝行走江湖?」
 
「這個……我不想說。」南宮碧的表情十分哀傷。
 
「但我們不是夫妻嗎?夫妻之間應該坦誠相對,這樣才能夠練習湘君湘夫人劍打敗凶臉人。」除了說之以理,游同塵也嘗試動之以情:「而且,如果妳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把它告訴我,我也可以替妳分擔嘛。」
 
「既然是為了要打敗凶臉人……也沒有辦法呢。」然後南宮碧就開始訴說自己的身世。
 
其實南宮碧這名字原本是屬於她的孿生哥哥。因為南宮一家執意把魔教趕盡殺絕,她的父母不想唯一的子嗣有危險,就把她培育成為哥哥的代替品。每當有凶險的狀況也是讓她去承受,久而久之她也失去了自己妹妹的身分。
 




直至兩年前,在一次暗殺魔教的行動中,原本應該由妹妹的她去代替執行的。不過哥哥知道任務的難度太高,不想見到她為自己送命,就隱瞞了她去執行任務。結果真正的南宮碧死了,她就繼續以南宮碧的名字代替自己的哥哥繼續獵殺魔教。
 
因此南宮碧除了家族的原因,個人也是對魔教恨之入骨。在說著這一段過去的同時,她的臉上也蒙上一層陰霾,雙眼充滿仇恨;緊握拳頭,咬牙切齒的。
 
游同塵不忍看見被怨恨支配的南宮碧,便捉住了她的手。雖然游同塵什麼也沒有說,但南宮碧確實地感受到他的心意: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妳也再不是孤單作戰的。
 
「我也想知道妳的名字呢。」
 
「為什麼?」
 
「因為是夫妻嘛。」游同塵笑著回應。
 
已經很久沒有用過自己的真名示人,從來只有南宮碧的哥哥會叫她的名字。原本以為再沒有機會被其他人用真名稱呼自己,所以當她聽見游同塵這樣問的時候百感交集,不禁哭了出來。
 
「青青……這是我的名字。」




 
南宮青青。
 
 
自那一天起,南宮青青也對游同塵放開了懷抱,這對互相練習湘君湘夫人劍有很大的幫助。
 
修練湘君湘夫人劍總共有四個階段,各自有不同的等級限制。很可惜以現在游同塵的等級練到第二階段已經是盡頭,因為第三階和第四階分別需要等級9和等級10。
 
「所以游大哥你的等級上限是等級8,再對練下去也不能升級嗎?」
 
「嗯……不好意思,辜負了青青妳的一番好意。」
 
游同塵和南宮青青的約定,在二人獨處的時候游同塵都會叫她做青青的。而當她認知道自己是青青的時候也會變得小鳥依人,跟平常的南宮碧有很大分別。
 
「不要緊,游大哥也是一番苦心。」




 
游同塵心裡的確很想幫助南宮青青,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有方法解決等級的問題,只不過心裡面仍然有一番掙扎。
 
「青青,如果我說我有辦法可以打破目前的等級上限,可以幫妳一起對付凶臉人……但需要我們成為真正的夫妻……妳會怎樣想?」
 
「欸?但我已經嫁了人……不對,是入贅了水家才對……」
 
「搶了水師姐的夫君是有點兒對不起她,但這也關係到青青妳的終生幸福。妳不想跟喜歡的人一起嗎?」
 
「其實,最近我也覺得自己很古怪……可能我是愛上了一個男人……但我從來沒有愛過男人所以不清楚……」南宮青青臉紅地說。
 
「妳可以把妳的感受告訴我嗎?或許我也有相同的想法。」
 
於是南宮青青含羞地說:「最近我發覺我很想無時無刻都跟他在一起……我已經不能想像沒有他的日子了。」
 




游同塵確認她對自己的愛,然後選擇用行動回應,把南宮青青抱入懷中擁吻,吻了很久很久。
 
「青青,我也想跟妳永遠在一起。」游同塵溫柔把她抱在草地上,解開了她的上衣,開始慢慢地向下親吻。
 
南宮青青雖然是第一次感受到男女之間的愛,但身體還是很自然地配合游同塵的動作。另一方面游同塵是經驗豐富,他知道如何令到南宮青青享受魚水之歡,很快就完全支配了南宮青青整個人的快感。
 
在草地上,除了聽見旁邊的流水聲淙淙,還有另一種愉快的水聲充滿著整個空間,直至二人筋疲力盡為止。
 
 
「我愛妳。」巫山雲雨過後,游同塵躺在草地上,撫摸著南宮青青的頭髮。
 
「我也愛你……游大哥……我已經不能想像沒有你的日子……我想擁有你的一切……」忽然南宮青青目露凶光,繼續說:「我已經不能忍受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我好想殺死她們……我該怎麼辦?」
 
「等、等一下?妳在說笑吧?」
 




「不對,游大哥。你可以只愛我一個嗎?如果我把你身邊的女人處理掉,你會痛恨青青嗎?」
 
「這、這不太好吧?」
 
「果然是這樣……但我還是控制不了自己對游大哥的愛,我唯有殺了你再刎頸自盡,這樣在下面游大哥就只屬於我一人吧!」
 
怎麼辦?游同塵彷彿看見了隱藏在南宮青青身上的另一個人格,難道這就是真正的南宮青青?
 
「游大哥……這是我對你的愛!」南宮青青拔劍指向游同塵,游同塵大驚,只好賭一下。
 
──南宮公子!
 
神奇地,南宮青青變回了南宮碧的模樣,收起了劍,冷靜下來跟游同塵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