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游同塵與南宮碧朝夕相對,轉眼間已經是一個月;立秋以後,每下一場雨天氣就變得更加清涼。
 
當有兩個人對練等級,等級高的一方可以較容易把對方拉至自己一半的水平。因此南宮碧等級19,就能夠把游同塵鍛鍊成等級10,剛好乎合要求可以圓滿修成湘君湘夫人劍。
 
在修行的日子裡,南宮碧多數是以「南宮碧」的身分出現,只有一些晚上會觸動神經變回了「南宮青青」。
 
雖然兩個性格之間有很大的差異,但不至於是兩個人格擁有不同記憶。「南宮碧」和「南宮青青」同樣喜歡游同塵。不過如果要配合使出湘君湘夫人劍,還是「南宮青青」比較合適。
 
「游公子,在離開此地前,我想把關於伏羲總訣的事情告訴你。」南宮碧說:「伏羲總訣的確是我們家傳的武功口訣,也是天劍門的武學基礎。雖然南宮一家都有修練伏羲總訣,但武功依然比不上魔教之徒。或許正如游公子所說,伏羲總訣只是原本一套武功的殘譜,所以我決定將伏羲總訣傳授給你,希望游公子能夠把它發揚光大。」
 




伏羲總訣一共有八種外功訣和八種內功訣,而南宮碧為救游同塵時所傳授的養生訣就是八種內功訣之一。
 
相傳伏羲坐於方壇上,聽八風之氣,畫出伏羲先天八卦圖。隨著後世演變,八卦化八門,八種內功訣就是分別吸納八個方位的真氣,再對應人體內的八條奇經,引發體內潛能的內功心法。
 
其中「開、休、生」為吉門,初學者可以吸納這三個方位的真氣調息經脈,補充氣血,達延年益壽之效;至於「杜門、景門」為中平,伏羲內功訣有小成者可以吸納這兩個方位的真氣附助內息調行,增加內丹修煉的速度。
 
最後「死、驚、傷」為凶門,相傳練成者能夠直接吸納大自然的先天真氣化為己用,一呼一吸都能夠提升自己的內功修為;即使內功全失,仍然可以直接從八方吸取真氣運功,於是內功就是無窮盡,乃是天人合一的化境。
 
不過南宮一家的祖訓禁止子孫修練凶門的伏羲內功訣,因為凶門之氣集合了自然裡面各種邪念,對人體是一種猛毒。動用凶門之氣輕則使人神智不清,重則七孔流血而死,所以南宮碧亦只可以吸納八方真氣的其中五方。
 




除了內功訣,伏羲的外功訣同樣有八訣,但就比較零碎,不能自成武功。幸好南宮的師祖天資聰敏,以伏羲外功訣為基礎創出一套「致柔劍法」。雖然不算是絕頂武功,但配合南宮家傳的食鐵劍還是能夠擠身一流高手之列。
 
「這就是我們南宮家秘傳的伏羲總訣了,游公子你能夠領悟到什麼嗎?」
 
可是伏羲總訣與祝融劍法不一樣,字裡行間都是有關八卦的知識,這方面正是游同塵所缺乏的。或許矜兒甚至是小珣能夠看出伏羲總訣與三皇五神劍的關係吧?但她們都不在游同塵的身邊,這件事只能暫時擱置。
 
「雖然我一時三刻不能參透伏羲總訣的精要,但至少伏羲內功訣可以讓我的內功基礎更紮實,即使日後遇上凶臉人亦增添幾分信心。」
 
「能夠幫到游公子我也很高興,」南宮碧十分滿足,「我覺得就算要立刻跟凶臉人再戰,現在我們也沒有會輸的感覺。」
 




 
距離推舉武林盟主之日還有四個多月,游同塵和南宮碧不能再浪費任何時間了。他們沿著白河往下游方向走,走了一日一夜終於回到了宛城。
 
他們知道無論如何都難以逃出凶臉人的情報網,所以也沒有顧慮,直接進城補給行囊和打聽消息。當然,還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辦,就是幫南宮碧添置一套襦裙和髮飾。
 
現在南宮碧穿上半袖的短襦,腰間束著絲帶,配上緊身長裙展露了美麗的女性線條。任何人看見她也不會聯想起她就是天劍門的那位南宮碧,這樣就更方便她追隨游同塵行走江湖。
 
在客棧換了衣服後,游同塵帶著南宮碧到城內一間很受江湖中人歡迎的酒館打探情報。然後,他們得悉了一件意想不到的江湖大事。
 
「喂,聽說梁州又多一個門派遭到滅門了。」其中一枱的江湖人士在談論。
 
「對……又是那個白眼巨人。而且聽說他50等級,根本任何人都不是對手啊!」
 
「可是有人說那個白眼巨人其實是某人用來鏟除異己的殺手呢,畢竟他第一次出現就是把巫山派的巫掌門殺死了。」
 




游同塵聽到其他人的討論十分震驚,「巫山派掌門被白眼巨人殺死了?」並低聲告訴南宮碧:「那個白眼巨人就是殺死計盟主的凶手,他分明是司馬止的下屬。」
 
南宮碧就回應說:「巫山派巫勝之一向十分自負,不願意當八八門的傀儡……大概就是這樣招來了殺生之禍吧。」
 
此時,剛才討論白眼巨人的酒枱更加說了一個可怕的消息:
 
「聽說那瘋子已經來了到荊州這兒……不知道下一個目標又是哪個門派……」
 
──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後酒館外傳來陣陣笑聲,在場的人聽見紛紛掩著耳朵,但笑聲還是穿過眾人的腦袋,十分難受。
 
「這種深厚的內力……應該是仙人三疊功的『仙人三笑』。」南宮碧說:「凶臉人一定在外面!」
 
南宮碧與游同塵就跑到酒館外,卻看見一個很面熟的臉孔。游同塵便說:




 
「你是……白鹿派的虛靜子?」
 
「哈哈,游同塵你果然還沒有死。」虛靜子大笑說。
 
可是眼前的虛靜子充滿霸氣,跟當日在九華山上遇見的文質彬彬有很大分別。說實在,現在的他更像是另一個熟人的感覺。
 
「沒辦法,」虛靜子說:「『凶臉人』是面具,『虛靜子』也是面具。人本來就是要不停換著面具才能生存的啊。」
 
「你果然是凶臉人。怎麼你連面具都不戴,不用再隱藏自己的身分了嗎?」
 
虛靜子冷笑道:「比起這個,你應該更想知道下一個被白眼巨人盯上的目標吧?那裡的人都和你關係密切,很快你心愛的女人都會一個接一個地被他殺死。」
 
「你……你在說什麼!」游同塵既憤怒又害怕,全身都在顫抖。
 




「想知道更多的話,今晚子時宛城外白河畔的十里鄉,我在那兒等你。」虛靜子說:「這是最後一次了,我可不會讓你再次逃掉。」
 
游同塵沒有選擇,只能接受虛靜子的戰書。此時南宮碧捉緊著游同塵正在抖的手,讓游同塵知道自己的存在。
 
沒錯,說好了我們二人要一起擊敗凶臉人,我們沒有戰敗的原因。因為我們可是夫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