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夜闌人靜的晚上,月光閃閃倒映在白河流水上,跟遠處零星的燈火互相輝映,為這個寂靜的舞台添了幾分色彩。
 
要問為什麼在深夜時分決戰,答案可能就只是在尋求刺激。所有人與生俱來都對未知的黑暗感到恐懼,在漆黑中刀光劍影,稍有差池下一秒就變成刀下亡魂;一個人就算武功再高,假如他沒有試過在這種黑暗的環境一決生死,也會被這種來自恐懼的壓力拖垮。
 
「妳害怕嗎?青青。」
 
「怎麼會?」南宮青青笑著回應游同塵:「我只想早一點把凶臉人殺死而已。」
 
不消一會,虛靜子也戴回了凶臉人的面具出現,這樣所有主角都到齊了。
 




「今次你們是兩個人嗎?也好,反正一對一你不是我的對手。」凶臉人說:「不過游同塵你身邊也太多女伴了嘛,我就送你上路讓你做一隻風流鬼,哈哈。」
 
游同塵與南宮青青的長劍亦同時出鞘,「接招吧!」游同塵大喊道。
 
其實上一次游同塵之所以敗給凶臉人,原因是祝融劍法講究以氣御劍;但在凶臉人這種高手面前游同塵的內功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沒有能力傷害凶臉人。
 
然而凶臉人也不是沒有弱點。他內力固然雄厚,九天雲海掌的掌勁也是催心裂肺,不過運勁於掌心卻需要時間。之前因為游同塵太過害怕對手,反而讓凶臉人有充足的時間運氣猛攻,才會這樣快就敗陣下來。
 
「所以要回歸基本,以快和狠的劍招取勝。」
 




游同塵想著對策,同時間南宮青青已經使出一招「木末芙蓉」攻向凶臉人的左側!可是凶臉人很快就識破了南宮青青的破綻,大概有數十種拆解的方法,而凶臉人就選擇最直接的,伏身避開劍刃同時間出掌重擊她的左胸──
 
游同塵看見南宮青青有危險,便出劍擋在凶臉人的掌前,再橫揮掩護南宮青青迴避。
 
雖說湘君湘夫人劍是臨湘劍門的鎮派絕學,但論劍法套路其實十分平凡。正如之前提及,湘君湘夫人劍共有四個層次,遂層遞上,一層比一層厲害。而且每一層劍法也要有獨特的「情意」輔助才算成功。
 
何謂「情意」?這個重點卻沒有記載於劍法之中,必須由使劍的情侶親自領會;因為每一對情侶都不一樣,沒有絕對的答案。
 
游同塵和南宮青青只是把套路背練熟,如果他們沒辦法在實戰中理解每一層的「情意」,還是使不出湘君湘夫人劍的真正威力。
 




「原來如此!」游同塵大叫,「第一層的情意就是『互相扶持』!」
 
因為湘君湘夫人劍原本是兩套劍法,各自都破綻百出。尤其是第一層的劍法平平無奇,只是普通的攻防招式,每當另一半有危險的時候要補上空隙才能共渡難關,化險為夷。
 
「游大哥,我明白了,你就放心出招吧!」
 
南宮青青說畢,游同塵便使出一招「逍遙容與」,劍招時快時慢地飄向凶臉人。不過凶臉人早已運氣匯聚雙掌,平排推出,漆黑中一陣黃光猛然撲向游同塵!
 
這是九天雲海掌的「黃雲萬里」,淡淡光芒照亮了整個湖畔,可想而知掌勁的威力。南宮青青知道游同塵來不及收式,就抱著他橫身閃避,並輕吻了游同塵一下。
 
「這是補充『情意』喔。」南宮青青靦腆地說著,十分可愛,游同塵又忍不住再親吻南宮青青。
 
「你們這對奸夫淫婦!」凶臉人一掌打在二人中間,強行分隔了游同塵和南宮青青。
 
「不管誰人,阻礙我和游大哥的都要死!」南宮青青目露凶光。




 
「青青,可以進入第二層了。」
 
「好的,游大哥。」
 
於是游同塵與南宮青青分開左右兩途刺向凶臉人,凶臉人往後一躍,二人不只撲空,他們的劍竟鏗鏘地互相擊中彈開。
 
眼見游同塵和南宮青青的劍招不攻自破,凶臉人亦把握機會來一招「倚天入海」──先用左掌震開方寸大亂的游同塵,再緊接右掌伸前,右腳撐後,真氣從腳掌直灌手心一氣呵成地轟出!游同塵硬吃一招,接著被彈飛數丈遠。
 
「可惡,竟敢傷害游大哥!」「青青住手!」
 
南宮青青單人匹馬衝向凶臉人,但她的劍還碰不到凶臉人就被他的真氣彈開,又滾了數丈遠。
 
「青青,冷靜一點,我們要一起進攻才行。」
 




可是第二層的湘君湘夫人劍,夫妻之間的劍招往往互相矛盾,耍起來比起第一層還要弱。
 
「游大哥,我們再來一次,我會配合你的。」
 
南宮青青這一次聚精會神,看見游同塵左腳踏前準備躍起,她就把重心壓低。結果,游同塵在凶臉人的頭頂使出「九嶷並迎」,相反南宮青青就以「沅湘無波」掃向凶臉人的下盤;上下夾擊配合得天衣無縫──
 
這一次即使凶臉人閃避走,游同塵二人的劍仍然連環進逼;每一對劍招都是互相呼應,二人的默契自然不能缺少。
 
「第二層的情意是『心有靈犀』。」南宮青青說:「感覺每使一劍我對游大哥的愛就加深了一層!」
 
「我也是這樣覺得,這劍招實在太神奇了。」游同塵心想,那些所謂「情意」就好比夫妻相處之道。完成了第二層的湘君湘夫人劍,自己與南宮青青之間彷彿不需要用言語就能了解對方的心意,既溫暖又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