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第二層的湘君湘夫人劍依然傷害不到凶臉人,凶臉人的氣場實在太霸道,很多時候還沒有貼上去就被凶臉人的掌勁轟走。
 
「游大哥,在轉換上第三層之前,我大概已經猜到第三層的情意是什麼了。」
 
「青青,我想的東西應該跟妳一樣。」
 
湘君湘夫人劍從第三層開始才是精髓,以放棄防守換取凌厲的劍招;每招都是進攻,每一式都瞄準人體最脆弱的部位。可是這樣也產生一個問題,雖說是以攻代守,但萬一攻擊不湊效,露出的破綻同樣是足以致命的。
 
這時候游同塵和南宮青青深情對望,互相打著眼色,就一齊出招──
 




南宮青青的劍尖先到,但十分笨拙,一出劍胸口的位置就暴露了死穴。凶臉人看準時機,正打算運勁出掌,游同塵的劍卻從黑暗死角裡閃出,刺傷了凶臉人的手臂。
 
「這是巧合嗎?」凶臉人還是閃避了游同塵的劍,被迫退後,心想:「雖然周圍一片昏暗,但游同塵的劍不至於能夠逃出我的視線。可是如果不是剛才游同塵這一劍,那個女的早就被我打死……」
 
事實上,湘君湘夫人劍的第三層情意就是「託付終身」。配合「互相扶持」與「心有靈犀」,縱然游同塵與南宮青青的每一招都非常大破綻,但每當凶臉人要攻其破綻,另一個人的劍招卻能後發先至,截斷凶臉人的攻勢。
 
正因為第三層的劍招都有致命破綻,要是其中一人不信任對方,就會害死身邊的伴侶。所以「託付終身」的意思就是:不只是將自己的未來交給對方,甚至連性命都託予另一半。
 
然而,經歷了一個多月的朝夕相處,游同塵與南宮青青情投意合,互相信任;二人合擊第三層的湘君湘夫人劍已達當今武林高手之境界。
 




「原來這就是臨湘劍門的絕學!」凶臉人大笑,「太厲害,太有趣了!」
 
面對游同塵二人密密麻麻的攻擊,一時刺向左胸,一時又橫掃頸項,招招殺氣甚重;雖然凶臉人在大笑,不過面具背後他那一種輕鬆的神情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種緊張感……但不代表他認為自己會輸。
 
──啊啊啊!
 
凶臉人忽然大喊,面具立即斷開兩截掉在地上;旁邊的白河泛起無數漣漪,周圍的樹木都吹得東歪西倒,嚇走一群烏鴉。這種無形的壓迫感到底是什麼?游同塵和南宮青青全身都像被火灼燙,立即退後遠離開凶臉人。
 
「游同塵,你的確比我想像中難纏,不過遊戲的時間到此為止了。」凶臉人說:「我們來真正的一決生死吧!這才是我追尋的刺激!」
 




南宮青青就跟游同塵說:「那是仙人三疊功的最高境界,將體內真氣運行伸延至體外,於是就形成了一層護體真氣。」
 
「看樣子凶臉人的護體真氣比起我們劍刃的長度還要廣闊,所以我們在攻擊他之前,就必先會被他的真氣所吞噬嗎?」游同塵驚訝地說。
 
「嗯……要速戰速決,最好在一招以內解決他,否則我們傷害不到他之餘,還會一面倒地被他的真氣反傷。」
 
「可是我們有方法能夠一招以內打敗他?」游同塵問。
 
「大概只有湘君湘夫人劍的第四層才可以辦得到。」
 
理論上湘君湘夫人劍每遞升一層,劍招就更加凶猛,到第四層的時候就必定能置對方於死地。可惜就連臨湘劍門的歷任掌門也不是全部都掌握到第四層的情意。其中原因在於第四層的劍招太過詭異,有的甚至故意避開對方要害,跟湘君湘夫人劍只攻不守的理念背道而馳。
 
此時凶臉人雙臂大開大合,配合靈活的步法集中向游同塵出掌。「深山紫煙」、「醉倒花前」,一連兩招所擊出的內勁都有不一樣的淡光;游同塵就像中了鞭炮煙火一樣,即使用劍抵擋亦被內勁炸開,衣服也穿了幾個洞,胸口滿目瘡痍。
 
「游大哥!」南宮青青看見游同塵傷痕累累,悲從中來,忽然領悟了第四層的情意。




 
昔日舜孝感動天,堯將二女嫁給舜,分別是娥皇、女英。其後舜接受堯的禪讓繼承帝位,是為上古時代五帝之一。舜生前被繼母與弟多次陷害,幸得娥皇、女英的幫助而脫險。最後舜死於蒼悟,娥皇、女英亦跳下湘江自盡,此乃湘水女神的傳說。能夠為愛而死,就是第四層的情意。
 
於是南宮青青說:「游大哥,我已經想通了第四層的情意,你放心出招吧。」
 
「青青,此話當真?妳果然是我喜歡的女人。」
 
「嗯,我也愛游大哥。請游大哥隨意出招,我自然會配合。」南宮青青說:「緊記我們只有一次機會,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要把劍招完成才可以殺死凶臉人。」
 
游同塵微笑點頭,深呼吸一口氣,便騰空使出「飛龍北徵」;劍的軌跡本來已經難以捉摸,加上游同塵的祝融劍本身也呈不規則的扭曲,在黑暗之中猶如天上神龍撲向凶臉人!
 
一直在背後觀察游同塵的南宮青青早已料到他的劍招,就以「靈來如雲」配合。可是南宮青青犯了一個大錯!她沒有跟游同塵同時出招,而是快了一招半式單獨向凶臉人揮劍──
 
凶臉人沒有放過這機會,決定左右開弓;一招以內先殺南宮青青,再殺游同塵。凶臉人的雙掌已經就位,第一掌直接擊中南宮青青胸口的膻中穴,瞬間打斷了南宮青青的任脈!
 




南宮青青口吐鮮血,雖然長劍已經打偏,還是用盡最後的力氣修正過來,指向凶臉人的右眼。此刻南宮青青只知道自己願意為游同塵而死,於是凶臉人就成全她,提掌往南宮青青的天靈蓋擊下──
 
游同塵的劍又再次從黑暗中閃出來,從唯一的空隙裡刺穿了凶臉人的心臟!
 
這就是湘君湘夫人劍最後的殺著,犧牲其中一方作為誘餌,敵人上釣的話另一人必定能夠殺死敵人;這亦是湘君湘夫人劍第四層難以領悟的原因,只因為南宮青青那種偏執的性格,才可以不顧性命地想通第四層的情意。
 
「哈哈……是我輸了嗎……」凶臉人坐在地上,心臟已經停止跳動,生命只餘下幾秒鐘,「事前我說過會告訴你的事……白眼巨人……下一個目標就是神農宮。」
 
凶臉人滿足地笑著離去,由始至終他到底在想什麼,游同塵也沒興趣知道。他只想知道在千鈞一髮間,凶臉人的第二掌有沒有打在南宮青青的頭頂。
 
可惜凶臉人已死他就不能回答,游同塵只好立即跑上前抱著南宮青青:
 
「青青,妳不要嚇我!妳不會有事的!」
 
南宮青青顯得十分虛弱,還是勉強開口說:「游大哥……不用擔心……凶臉人在擊出第二掌之前已經被刺穿心臟……是游大哥你救了我一命……」




 
游同塵聽見便放下心頭大石,只懂一直感謝南宮青青。
 
「不過……恐怕我以後不能幫游大哥的忙了……」
 
因為南宮青青的任脈被凶臉人震斷,內功盡失,武功亦如同虛設。
 
「別說什麼傻話,青青妳以後乖乖地當我的妻子就好。」游同塵又哭又笑地說。
 
南宮青青一直以來活在魔教與南宮家族的仇恨中間,不惜忘記自己的身分也要將魔教趕盡殺絕。走到這一步,大概可以算合格了吧?也對得起死去的兄長嗎?南宮青青望著游同塵,覺得這個男人能夠替自己分憂,終於如釋重負,流下了兩行眼淚。
 
決戰過後,萬籟俱寂。月亮依然守候在星空上,周圍樹林又恢復安寧,鳥獸亦繼續休眠。游同塵抱著南宮青青,心中想著再也不會放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