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大哥,我們要起程前往神農宮嗎?」
 
翌日早上,游同塵與南宮青青來到城外一間麵館吃早飯。昨晚的決戰好像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南宮青青雖然內力全失,但除此之外也沒有大礙,只是變回普通百姓而已。
 
「嗯,如果凶臉人的話當真,神農宮就有危險了。而且在我們隱匿的日子裡,我們也不太了解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你該不會只是想找神農宮的大小姐吧?」南宮青青笑得十分詭異,要解釋何謂笑裡藏刀這就是完美的示範了。
 
自從宛城一別,游同塵依然不知道小珣和姬藻的下落。雖然當日水清瑤把自己打下懸崖,但游同塵不相信水清瑤會存心加害自己,更不認為她和矜兒會對小珣、姬藻不利。
 




水師姐一定是有什麼苦衷的,游同塵是這樣深信著。
 
「小珣年紀還小,如果我說不擔心小珣就是騙人了。」游同塵說:「而且我失蹤了一個月,我也不想她們擔心。」
 
「游大哥太好人啦。」南宮青青表面笑著說,內心卻想:「果然要跟游大哥單獨相處實在太多障礙了。」
 
這時候游同塵與南宮青青的「心有靈犀」就發揮了作用。大概南宮青青的愛是比較偏執和沉重,游同塵只好繼續解釋這也是為了對付魔教和八八門所作的準備,畢竟白眼巨漢是司馬止配下的最強高手。
 
「那游大哥,如果在神農宮碰上那白眼人,你有方法跟他打嗎?」
 




雖然白眼巨漢是司馬止的手下,但他的等級比起司馬止還要厲害。50等級的對手連計權都敵不過,游同塵又怎會是對手?只不過游同塵剛剛打贏了比自己等級高出一倍多的對手,便連續升了幾個等級,變得比較充滿自信。
 
至於游同塵連續升級的原因,這是由於他不止打敗,還殺死了凶臉人。一個人在生命被奪去的時候,就連畢身累積下來的經驗值也會有一部分被殺死自己的人搶掉。凶臉人生前26等級,游同塵殺死凶臉人就能承繼他的經驗值升至凶臉人一半的等級,等級13。
 
不過就算連續升級,還是跟白眼巨漢相差太遠了。
 
「這個嘛……」游同塵喝了一口湯,「的確比較無奈,沒有青青妳的幫助也不能使出湘君湘夫人劍了。」
 
「但你還是可以跟清瑤一起使湘君湘夫人劍呢。」南宮青青嘲諷說。
 




「不會了,湘君湘夫人劍就只屬於我們二人,好嗎?」
 
「嗯……」說到這兒,南宮青青才收起了反抗的意思。
 
失去了湘君湘夫人劍,游同塵唯一的依靠就是南宮青青留下的伏羲總訣。可是到底如何融合祝融劍法、神農藥體、伏羲總訣,然後從中領悟三皇五神劍?這是一個大難題。
 
既然是劍法,游同塵認為三皇五神劍應該跟祝融劍法與伏羲外功訣有關。他曾經嘗試把伏羲外功訣的要旨放進祝融劍法裡面,卻怎樣也不成功。很多時候兩者之間會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例如祝融劍法的「力拔三垣」要求劍身右旋,而伏羲外功訣的第三訣卻需要劍氣左旋。
 
三皇五神劍該如何練成,游同塵是完全沒有頭緒。
 
「不過我們還是被誤會成殺死計盟主的凶手,」游同塵說:「如果我們就這樣去神農宮的話不知道會否連累他們……」
 
「是游大哥你被通緝而已,我可沒有關係喔。」
 
「呵,妳說得對,南宮青青這號人物在江湖上是沒有人知道。而且妳現在只是一個不會武功的普通姑娘而已。雖然等級19是比較不相稱,但低調行事應該不會惹人注目。」




 
南宮青青望著茶杯,自言自語地說:「不知道清瑤會怎樣處理南宮碧的事情呢?」
 
「青青,妳會憎恨水師姐嗎?」
 
南宮青青思考一會,便回答:「如果是南宮碧的話,無論是什麼原因,他也會恨清瑤背叛自己投身魔教。」
 
「那青青呢?」
 
「南宮青青已經不想理會魔教的事情,她心裡面只有游大哥而已。所以也會恨清瑤跟自己搶丈夫。」
 
「所以說到底也是對水師姐沒有好感嗎?」游同塵苦笑說。
 
「也不是,在我跟清瑤當掛名夫妻共處的時間,我也明白她是一個值得敬重的人。假如我真的是男兒身的話也會被清瑤迷倒吧……不對,即使我是男兒身我也會喜歡游大哥。」
 




「是、是嗎?呵呵……」
 
果然南宮青青的愛還是比較沉重。游同塵亦開始擔心自己到處留情的結局該如何收拾好。說不定要讓她們和睦相處,比起融會祝融、神農、伏羲三種神功更加困難。